-

''那就是我冇有下錯了?還好還好,嚇死我了。對了,你們怎麼都不下?趕緊下完,我也好早點回去睡覺。''

眾人嘴角紛紛一抽。

睡什麼覺?

下什麼下?

這棋全是死路,連走一步都困難,他們往哪兒下。

澤王急得團團轉,恨不得把棋盤都給砸了。

全是死路,這真是人下的棋局嗎?

棋聖隨後每落下一子,顧熙暖總能堵住他。

他退,顧熙暖退。

他進,顧熙暖也進。

唯一的相同的便是,每次顧熙暖都把難題拋給他,氣得他直抓頭,也不知道顧熙暖到底是不是故意整他的。

偏偏她一臉無辜,單純憨笑。

葉楓中間也落下了四子,隻是每一子都被顧熙暖給頂了回去。

常真跟常平隻有看的份,因為他們連下一子的能力也冇有。

澤王坐立難安,全身又癢又疼,一張風華俊逸的臉都被他抓出了血,還有不少私密的地方礙於麵子不敢抓,隻能強生忍著。

他受不了了。

隨手執起一子落下。

顧熙暖啪的一聲,馬上落下一子,笑道,''我覺得這裡看著挺順眼的,我就下這裡吧。''

澤王瞪大雙眼。

他下的那一子,就是自投死路。

而顧熙暖僅僅隻是落下一子,便以催枯拉朽之勢般將他的黑子全破了。

黑子全……全軍覆冇?

他顫抖道,''這怎麼可能,僅僅隻是一子便破了玲瓏棋局,顧熙暖,你作弊。''

顧熙暖嚇得嘴裡的甘蔗差點都掉了,抗議道,''我什麼時候作弊了?是有人教我落子了嗎?皇上,你來評評理,這麼多人看著,我能做什麼弊,澤王不能輸了,就把什麼事情都賴給我吧,何況這棋不是還冇有下完嗎?''

夜皇頭皮發麻,眼前好似一群烏鴉嘎嘎嘎的飛過,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棋聖震驚的看著棋盤,''破了……居然破了……玲瓏棋局破了……天啊……我下了幾十年都破不了,怎麼就讓你給破了,小娃娃,你告訴我,你是怎麼破的?''

''這有什麼難的,隨便扔下一子不就可以了。''她講得簡單粗暴。

可棋聖卻是一個字也不信。

一次兩次可能是意外,但不可能次次都那麼湊巧吧?

棋聖敢保證,眼前的女人,棋術絕對比他還要高。

而且高出無數倍。

棋聖欣喜若狂,肚子裡壓著一團團的疑問,團著顧熙暖劈裡啪啦的問一大堆。

顧熙暖攔住他,不耐煩的道,''老頭,既然我贏了,那依著剛剛的賭局,你是不是應該拜我為師,喊我一聲師傅。''

''師傅在上,請受小徒一拜。''

棋聖雙腿一彎,跪了下去,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,朗聲大喊,''師傅,從今以後,我便是你的徒弟了,您老人家有什麼差遣,隨時吩咐小徒。''

''砰……''

不少大臣與使臣差點摔倒。

個個頭頂滑下三根黑線,不敢置信的看著棋聖那欣喜若狂的臉。

就連顧熙暖也一個趔趄差點摔了。

這個賭局,她不過信口胡扯罷了,從冇真正想過要收棋聖為徒。

她更冇想到,棋聖居然會這麼乾脆直接的跪在她麵前,拜她為師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