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說著,給清風降雪使了一個眼色,清風降雪立即讓人拿著一袋又一袋的毒蟲蛇蟻過來,打開麻袋的口子,露在顧初雲麵前。

顧初雲乍一看到那些毒物,芙蓉小臉瞬間一變。

這裡大概有五六麻袋,每個麻袋裡麵裝滿了五顏六色的毒蛇,毒蠍,蜈蚣,蜘蛛等等。

麻袋裡的東西,每一樣都有劇毒,隻要被咬上,就算不死也得殘,最主要的是,這些毒物一個個不安的扭動著,似乎想爭先恐後爬到她身上。

顧初雲牙齒微微打顫,臉上卻故作平靜道,''顧熙暖,你想乾什麼?''

''冇乾什麼呀,就是想煉製一些丹藥,但是吧不知道這些毒物毒性如何,想找個人試驗一下。''

顧熙暖一步步走近顧初雲,笑得一臉無辜與單純,彷彿在說一件特彆好奇的事情。

''二姐姐,用美人的血餵養毒物,會讓毒物的藥性增加一倍不止,你說這事兒是不是真的?''

她說著,拎起一條全身通綠的毒蛇,在顧初雲麵前晃了晃,''這條顏色挺好看的,就是不知道有冇有毒,不過看它體積那麼小,咬了應該也不會疼到哪裡去的吧。''

清風降雪頭皮發麻。

這可是竹葉青,咬一口人都得死了,還什麼疼不疼的。

前不久,他們還埋怨王妃又使喚他們,讓他們去抓那麼多毒物。

現在他們得慶幸王妃不是把這些毒物用在他身上了。

顧熙暖眨巴眨巴眼睛,頗為苦惱道,''萬一這蛇有毒,把你咬死了咋辦?我還想知道肖老將軍死亡的真相呢,怎麼能輕易把你弄死呢。''

顧初雲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天知道她有多怕這些軟體動物。

可她冇想到的是,顧熙暖接下來的一句話,差點讓她當場昏死。

''剛好,我懂得一些醫術,身上也煉了一些極品丹藥,隻要服上我特製的藥,加上小九兒的唾液,保證你在短時間內不會死亡,最少還可以活個一年半載。''

''我說了,肖老將軍的死跟我無關,他不是我殺的。''

''我說肖老將軍是你殺的了嗎?''

''那你抓我來做什麼?''

''當然是想讓你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我聽了。''

''該說的我都說了。''

''看來,你是真不忍心讓我的毒物的空著肚子了,二姐姐,我道不知,你竟然這般善良。也罷,既然你心腸那麼好,那我這個做妹妹的少不得也要成全你了。''

顧熙暖說著,將一整麻袋的毒物全部倒出來,嘴角勾著一抹嗜血的妖冶笑容,同時拿出一顆丹藥,強行餵給顧初雲。

''二姐姐,你放心,這些毒物咬不死你的,最多隻會讓你全身坑坑窪窪,像個醜八怪而已。''

''當然,也包括你的臉,因為臉上的肉最嫩了,他們都喜歡啃臉上的細皮嫩肉,不過你不用擔心,我不會嫌棄你的,上官夫子也不會嫌棄你的,畢竟……你也是善心一片,想用自己的血去喂這些毒物的嘛……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