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丞相直覺不大妙。

果然,顧熙暖伸手,冷冷指向乖巧站在一邊的顧初雲,''我要她。''

顧初雲似乎早已明白顧熙暖就是衝著她來的,臉上倒是冇什麼震驚之色。

可大夫人就嚇得不輕了,她急道,''祺王妃,不知道雲兒哪兒得罪您了,值得您這般動怒。''

''我看她不爽,可以嗎?''

''這……''

這算什麼理由?

大夫人趕緊將求救的眼神看向顧丞相。

如果是以前,她可以直接教訓顧熙暖那個賤丫頭,可現在,她是戰神最寵愛的妻子,得罪她等於得罪夜天祺,她哪裡敢得罪。

顧丞相猶豫著怎麼開口的時候,顧熙暖似笑非笑的警告已經響了起來,''顧丞相,看來你是想攔了。''

''這……她畢竟是你的姐姐……''

''顧丞相怕是說錯了吧,我娘就生了我一個,可冇有哥哥,也冇有姐姐。她又算哪門子的姐姐。''

顧丞相臉色一變。

她這話,是隻認娘,不認爹了,也鐵了心要跟他鬥到底了嗎?

夜天祺那雙冰冷無情的寒眸射向顧丞相,似乎在等著顧丞相開口說話。

他的一眾手下更是刷刷刷的拔出刀劍,隻要顧丞相敢說一句阻攔的話,他們就讓丞相府血濺千裡。

顧初雲見此,她緩緩走了出來,聲音溫潤,體貼乖巧的道,''爹爹,孃親,你們不用擔心,祺王妃想必是有事找我,我去去就回。''

''雲兒……祺王妃,我求你了,如果雲兒有什麼地方做得對不起你,我替她跟你道歉,你看在她是你姐姐的份上,饒了她一命吧。''

''看來,想攔的是大夫人呢。''顧熙暖涼颼颼的說著。

馬上便有侍衛將刀劍架在大夫人的脖子上。

顧初雲怒道,''顧熙暖,你要找的人是我,放開我娘。''

''清風呆頭呆腦,他的劍可經常不長眼睛,二姐姐,我覺得您還是儘快離開這裡,免得影響清風,讓清風的劍歪了是不是?''

顧初雲冷哼一聲,瞪了一眼顧熙暖,轉身豁然離開。

她被押走後,顧熙暖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糊塗,也跟著離開。

大夫人急得團團轉,''老爺,雲兒就這麼被帶走了,您怎麼也不出麵救救她,顧熙暖心狠手辣,她跟雲兒素來不和,萬一……萬一……嗚嗚……''

''你以為我不想救嗎?現在的顧熙暖早已不是當年的顧熙暖了,我能有什麼法子。''

''那現在怎麼辦?''

''管家管家,你快派人去查查,為什麼祺王妃突然對二小姐發難。''

''是……''

祺王府裡,顧熙暖與夜天祺各自坐在一邊,旁邊是天下第一樓的暗線與天網閣的暗線回報。

''回主子,肖老將軍被害那天顧初雲一直呆在閨房裡,她哪兒也冇有去。''

''肖老將軍遇害前一天,顧初雲倒是有找過肖老將軍,他們兩人發生口角,顧初雲被肖老將軍狠狠轟了出去。''

''至於肖老將軍中的毒,是您的祕製毒藥,除了您,無人懂得此毒,不過……半個月前,帝都城外的一間藥鋪裡,有人買了那幾種劇毒的藥材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