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雨軒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他在問這句話的時候,內心有多害怕。

他怕顧熙暖回的是是。

如果真是顧熙暖殺的,他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她。

顧熙暖心裡驟然一疼,與肖雨軒認識那麼久,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肖雨軒露出那麼無助,彷徨,害怕的眼神。

他的心裡該有多緊張,該有多難受。

雖然他表麵像個紈絝公子哥一樣浪蕩,處處頂撞肖老將軍,經常氣得肖老將軍火冒三丈,可她知道,肖雨軒很孝順,他之所以這麼做,也隻是想讓肖老將軍多陪陪他,多關心他。

顧熙暖搖了搖頭,堅定道,''肖老將軍不是我殺的,如果你相信我,給我一些時間,我會把凶手找出來,親自帶到你們麵前。''

肖雨軒忽然笑了,那顆緊繃的心也鬆了下來。

''隻要不是你殺的,就足夠了。''

說完,他再次站在顧熙暖麵前,用自己的形動告訴肖雨衝他的決定。

''噗……''

肖雨衝當場被肖雨軒給氣得吐了血,近乎咆哮道,''混賬東西,我肖雨衝冇有你這個弟弟,你給我滾,滾……''

''走。''

肖雨軒握住顧熙暖的手,拉著她一塊離開。

耳邊是肖雨衝憤怒的聲音,''來人,把祺王妃拿下。''

''誰敢動本王的女人。''

一道雄渾霸道,帶著凜然不可侵犯的聲音由遠及近,傳入眾人的耳中。

眾人齊刷刷往聲音的方向看去。

卻見一個身穿紫色華服的男子跨步而來,身後跟著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侍衛。

男子五官棱角分明,美得無法用語言來形容。他周身有著一股睥睨天下橫掃**八荒的霸氣,壓得眾人忍不住想匍匐下去。

好強的威壓……

這個是……戰神王爺夜天祺?

夜天祺冷冷環視眾人,目光犀利的瞪著顧熙暖被肖雨軒緊握的手,似乎要把肖雨軒的手給瞪斷。

他霸道的攬過顧熙暖的纖腰,避免她跟肖雨軒接觸。在看到慘死的肖老將軍時眼裡微微一痛,很快便恢複冷漠。

''剛剛……是誰要動本王的王妃?''

夜天祺的聲音不大,卻讓人莫名的毛骨悚然。

肖雨衝卻不怕,肖家那些府兵也不怕,與夜天祺呈現了對峙的局麵。

''顧熙暖殺我父親,挖我父親心臟,此仇不共戴天,就算她是祺王妃,就算你是戰神夜天祺,今日也休想把她從將軍府帶走。''

夜天祺嗤笑一聲,眼角儘是不屑,''你是第一個敢在本王麵前這般狂傲的人,本王倒想看看,今日你要怎麼攔下我。''

''咻咻咻咻……''

夜天祺的手下一個個拔劍出鞘,隨時準備作戰。

論兵力,夜天祺與肖家皆是手握數十萬重兵。

然而世人都知道,先皇給夜天祺另外留了一支軍隊。

這支軍隊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,是夜國最精銳的王牌。

且……

夜天祺手下的兵馬,比肖家多了一倍。

真要打起來,肖家不見得能討到什麼好處。

肖老將軍愛兵如子,他的手下自然不能容許夜天祺這般囂張。

一個個憤怒大罵,''就算跟你們同歸於儘,今日我們也要替肖老將軍報仇。''

''替肖老將軍報仇,替肖老將軍報仇……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