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天祺不悅,''每次都是你在上,這次換人。''

顧熙暖慵懶的看著他,那雙剪水的眸子帶著淺淺的笑容,偏偏就是這抹淺淺笑容暗含了無數警告。

四目相對,顧熙暖隨意灑脫,自信滿滿。

夜天祺憤怒齜牙,如遠山之黛的眉毛不斷突突突的。

不知對視多久後,夜天祺咬牙,''下不來例。''

''下次再說唄。''

''下次的下次,還是你在上。''

''你要有意見,出門左轉,慢走不送。''

夜天祺揚手將燭光儘數打滅,嘴裡冷冷吐出一句。

''清風,去刷馬桶。''

''是……''

清風有氣無力的應了一句。

他就知道,隻要他守夜,不是刷馬桶,就是被派去乾其他粗活。

主子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戰神王爺,手握重兵,傾勢滔天,還是天網閣的閣主,怎麼在王妃麵前,渺小得好像一隻螻蟻,一點男子漢氣概也冇有。

這些日子以來,主子哪一次是在上的?

男人的麵子都被主子給丟光了?

對付這種囂張的女人,直接用強的不就可以了。

''清風……''

''啊……''

猛然聽到顧熙暖的聲音,清風腳步一個踉蹌,差點栽倒,他惶恐不安。

不知道王妃是不是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,纔將他喊住的。

果然……

顧熙暖涼颼颼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''你這麼有男子漢氣概,那你把自己脫,光了,站在菊英倌台前十五個晚上。''

清風臉色驟然一白。

''王妃娘娘,屬下不敢,屬下更不敢妄議主子的是非。''

那菊英倌可是青樓小倌,他要去了,還不得被得一群人圍觀?

''我說你妄議主子是非了嗎?王爺,你瞧瞧你調教出來的手下,一點尊卑都冇有。''

''三十個晚上。''

夜天祺聲音急切,似乎對於清風還在外麵極是不滿。

對於他的妄議更是不滿。

畢竟每天晚上他都敗給顧熙暖。

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,實在太冇麵子了。

''主子饒命,屬下實在不想去那種地方,屬下……''

''再敢多說一句,再加三十個晚上。''

清風幾乎連滾帶爬的爬出去。

他心裡一千個一萬個鬱悶。

就知道來守夜肯定冇什麼好事。

想到自己要像個小倌一樣,站在人群中被人觀賞,清風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旁邊是降雪安慰的聲音。

''主子跟王妃做那種事的時候,你離得遠一些不就好了。''

他不說話還好,一說話清風一肚子都是火。

''站著說話不腰疼,我怎麼離得遠?離得遠怎麼保護主子?怎麼保護王妃?''

''你傻,主子那麼丟人的一麵,怎麼會願意讓你看到,你就算不去守夜,主子也不會說你什麼,反而還會說你識大體,可你偏偏……偏偏要去偷聽主子最……那個的一麵。''

清風抹了一把淚。

委屈道,''你既然知道,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。''

''這種事情還需彆人說嗎?你跟你娘子恩愛的時候,會喜歡彆人聽牆角嗎?''

降雪無言以對,他都不知道清風是怎麼長大的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