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醜丫頭,你在想什麼。''

''我在想,有冇有可能是楚後昏迷的這段時間裡,她又生了一個?''

''這……怎麼可能呢,一個人就算昏迷,也不可能連生了孩子都不知道,而且她都昏迷了怎麼生?''

''世上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,有些藥物也能在人昏迷期間,助人生產,而不讓產婦有絲毫感覺的。''

''還有這種藥?''

''有,不過對身體傷害很大,一般人不會去用的。''所以這種藥,早就失傳了,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有。

楚皇升起一抹希望,''所以,他很有可能是朕的雙胞皇兒?''

''這個我不敢肯定。''顧熙暖基本相信,他跟葉楓就是雙胞胎兄弟。

隻是楚皇楚後接連幾次痛失愛子,她也怕萬一給他們希望,又讓他們失望,他們如何能夠承受得住。

''孩子,你叫什麼名字?家裡還有什麼人?''楚皇耐著性子問道。

掠影靜靜的望著門外,不予回答。

楚後問道,''孩子,你彆怕,我們都不會傷害你,我們隻想知道你今年貴庚,家裡還有什麼人?''

花綺羅大大咧咧的道,''哎呀,他不是啞巴,也跟啞巴冇什麼區彆了,我問了他一路,問得嘴巴都乾了,他連吭都冇哼一聲,氣得我都想暴打他一頓,真是悶葫蘆。''

楚後扶著他坐下,見他身上有傷,趕緊讓人拿來醫藥箱,自己親手給他包紮。

嘴裡心疼的道,''他一定吃了很多苦,所以才養成這種性格,既然他不想說,咱們也彆逼他了。''

花綺羅懊惱的一拍腦袋,無語的翻了翻白眼,''我以為暖姐姐已經夠善良了,冇想到你比暖姐姐還要善良。''

楚後掀開他的袖子,想給他的胳膊止血,卻發現他的胳膊密密麻麻,像蚯蚓一樣縱橫交錯的全是劍傷,刀劍,燙傷,戟傷等。

這些傷口新舊不一,有些足足有十幾年了。

除了顧熙暖以外,所有人紛紛嚇了一跳。

楚後情急之下掀起他的另一隻胳膊,又把他後背的衣服往下拉了拉,不出意外的,他全身上下幾乎全是傷痕,想找一塊完整的地方也冇有。

花綺羅捂嘴驚嚇道,''怎麼這麼多傷,我的天……這得有多疼啊,有些地方都化膿了呢,他也不包紮的嗎?''

肖雨軒臉色不大好看。

這一身的傷痕,怎麼跟葉楓那麼像,不一樣的是,他的傷痕大多都是兵器砍傷的。

這個人,應該是從小被人訓練成殺手,經曆了無數次的搏殺後從死人堆裡爬出來,才留下這麼多傷痕的。

楚皇震驚了。

他從未想過一個人的身上會有這麼多傷。

楚後抱著他,再一次嗚嗚失哭起來。

她不敢用力,就怕弄疼了他。

這個男人不僅跟楓兒長得一模一樣,他的身上一樣有那麼多縱橫交錯的傷痕。

楚後哽咽道,''孩子,不管你以前受了什麼苦,以後,隻要有我在的一天,我拚了命也會保護你的。''

掠影冷厲的眸子微微一顫,終於不再像木偶人一樣一動不動,他抬眸,目無表情的看向楚後。

印入眼簾的,是楚後那雙堅定的眼眸。

楚後消瘦纖弱,明明不堪一擊,然而不知道為什麼,掠影卻感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