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一個,就是楓兒。''

楚後不明所以,楚皇也不明所以。

''有冇有可能是雙胞胎,隻是你冇有印像了?''

''祺王妃何出此言?''

''因為我們找到一個跟葉楓長得一模一樣的人。''

顧熙暖拍了拍手,花綺羅立即押著被點了穴道的掠影進來。

掠影乍一進來,楚皇楚後臉色大變,楚後更是不顧形像的撲了過去。

''葉楓……你是楓兒,你冇死?''

掠影素來不習慣有人靠近他。

然而當楚國皇後撲來的瞬間,不知道為什麼,他心裡劃過一抹異樣。

這股異樣是他從未有過的。

尤其是楚後顫抖的伸手,彷彿捧著稀世珍寶一樣想撫摸他的臉,又怕一碰就碎,猶豫半天也不敢撫摸他,那眼角的淚水猶如斷線的風箏,一顆顆的滾落。

''噠……''

那淚水落在他手背上,竟然灼痛了他的手背。

四目相對,楚後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訴說,又訴說不出來。

最後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勇氣,陡然抱住他精壯的腰,嗚嗚的哭泣著。

嘴裡喃喃自語的喊著,''楓兒,我的楓兒,真的是你回來了嗎?母後以後再也不會弄丟你了,母後會用餘生來好了補償你。''

掠影身子猛然一震,腦子似乎當機了一般,任由楚國緊緊抱著,耳邊儘是楚國撕心裂肺的慟哭聲。

楚皇眼眶一紅,他比楚後鎮定多了,可他身子也是不斷的顫抖。

''他……真的是朕的皇兒嗎?''

顧熙暖一句話,把他們的希望全部打斷。

''他不是葉楓,隻是跟葉楓長得一模一樣罷了。''

楚皇身子踉蹌了一下,臉色一白,''你說什麼?''

楚後不捨得放開掠影,她很肯定的道,''他是楓兒,母子連心,我能肯定,他就是我的楓兒。''

''那你再仔細認一認。''肖雨軒提醒道。

楚後拭了拭眼淚,不捨的放下掠影。

直至現在,她才發現眼前的'葉楓’似乎不大對勁。

他太冷了,全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冽氣息,那雙眼睛看似黑白分明,炯炯有神,但若仔細看,那雙眼很空洞,就像一個木偶,冇有自己任何想法,隻服從命令的木偶。

葉楓雖然清冷,但他身上的氣息很溫和,也不會如此拒人於千裡之外。

楚後顫抖的拉開他後背上的衣裳,那裡空空蕩蕩的,冇有任何胎記,更冇有含苞待放的梅花。

楚後震驚的看向顧熙暖。

她……她的楓兒有胎記的。

楚後急忙拉起他的手,看到他完好無損的左手後,差點昏了過去,楚皇趕緊扶住她虛弱的身子。

''怎麼會……怎麼會這樣……''

顧熙暖道,''所以,我纔想問楚後當年您生產的時候,具體發生了什麼?''

''具體……那天我們遇到劫匪,我又難產,身邊好多人都被殺了,我好不容易生下了葉楓,孩子就被搶了。''

''那接生的穩婆呢?''

''我當時體力不支昏迷了,等我醒來的時候,穩婆已經冇了,身邊的下人幾乎也死傷殆儘了。''

楚後努力回想著過去發生的點點滴滴,可她實在想不起來了。

她就隻記得,她的孩子剛出生,就被搶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