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老將軍態度恭敬謙和,渾然冇以前的冷傲,他對著顧熙暖道,''祺王妃見笑了,犬子從小被寵壞了,做事毛手毛腳,講話也不經大腦,以後……還請祺王妃多照顧照顧軒兒,這麼多個孩子中,我最不放心的,也是軒兒。''

肖雨軒撇了撇嘴,嘟囔了一句,''爹,你這話怎麼聽著像交代遺言似的?而且還是跟醜丫頭交代的,你倆什麼時候關係那麼好了?''

花綺羅得意道,''我暖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,不管誰都會跟暖姐姐好的,肖老將軍自然也不例外呀。''

顧熙暖抱拳,鄭重道,''老將軍放心,肖雨軒是我兄弟,隻要有我顧熙暖在的一天,便不會讓人傷了他。''

肖老將軍蒼老的容顏上綻放一抹微笑,感激的看向顧熙暖。

隨即他一勒馬繩,一邊揚塵而去,一邊衝著肖雨軒說道,''以後多聽祺王妃的話,我先回軍營一趟,一會你自己回去吧。''

話才落,老將軍已連人帶馬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
肖雨軒眼裡晦暗難聽,一雙幽深的眸子彷彿千年寒潭般,看不出喜怒哀樂,也猜不出他心中所想。

好一會,他才語氣鄭重的對顧熙暖道,''醜丫頭,你知道的,隻要是你在乎的人或事,無論我是否討厭,我一樣在乎,我不知道你跟我爹之間究竟有什麼秘密,希望你不要去傷害我爹。''

顧熙暖臉色微變,心跳加快了些許。

認識肖雨軒那麼久,這是他第一次這般嚴肅的對他說話。

這種鄭重的表情,跟她認識中的肖雨軒完全不一樣。

她想仔細打量他。

肖雨軒已恢複原來紈絝的模樣,拿著一把扇子,慵懶的搖著,咧嘴笑得冇冇肺,''我剛剛跟你開玩笑的呢,你怎麼可能會傷害我爹。''

''你為什麼這麼信任我?''

''因為你是我的醜丫頭啊,天底下誰都可能傷害我爹,唯獨你不可能,走了,醉春樓的酒香得很,我們去那裡喝幾杯。''

顧熙暖心裡驀然一痛。

天底下誰都可能傷害我爹,唯獨你不可能。

肖雨軒就……這般信任他嗎?

''醉春樓?有美酒?那有冇有佳肴?暖姐姐,我想吃。''花綺羅不明所以,聽到有好吃的,第一個激動起來。

忽然間,空氣中傳來一陣肅殺,一道凜冽的殺氣朝著顧熙暖席捲而來。

眾人都嚇到了。

尤其是花綺羅與肖雨軒。

好快的速度。

好快的刀光。

他們離顧熙暖那麼近,居然都冇有察覺到那抹殺氣。

這般迅捷的速度,他們想攔也攔不住了。

顧熙暖冷笑一聲,冷冷看著一刀一劍直卷她致命處,嘴角勾起一抹冷豔的笑容。

肖雨軒等人不明所以,卻見一道暗器咻的一下射出,將刀劍射偏些許。

隨即一道黑影竄出,與殺手大戰在一起。

兩人皆是身著黑衣,都是以快打快,以狠打狠。

他們一時間竟看不出他們是誰,也看不出他的招式,隻能看到一圈圈的黑影,以及砰砰砰的刀劍撞擊聲。

肖雨軒驚道。

''醜丫頭,那個刺殺你的人是誰?你又得罪誰了?剛剛出手救你的人,是不是浮光?''

花綺羅憤怒,當即加入戰場,嘴裡罵道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