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疑惑肖老將軍跟玉族的關係,也疑惑為什麼他看到六長老,反應會那麼強烈。

''砰……''的一聲。

顧熙暖將屋門打開,花綺羅豁然抬頭,看到顧熙暖,眼睛驀然一亮,她揉了揉眼睛,又揉了揉眼睛,不敢置通道,''姐姐……暖姐姐,真的是你嗎?我冇在做夢吧。''

顧熙暖身子一個踉蹌,那是被花綺羅給撲的。

這丫頭,年紀看著不大,力氣倒是挺大,這一撲差點將她給撲倒了。

''暖姐姐,你去哪兒了,可把我想死了,我找你好久都冇找到,還被這老頭給拐到了修羅門。''

顧熙暖摸了摸她柔順的秀髮,笑道,''你這一聲暖姐姐叫得倒是挺自來熟的,我怎麼記得,你第一次看到我,就想殺了我呢。''

''我那個時候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嘛,而且你的武功突然間變得那麼菜,我怎麼認得出來。''

花綺羅毫不客氣的在她身上使勁的蹭著,一如她小時候也這麼蹭她。

''乖,姐姐有事要找六長老,你跟小路先下去。''

花綺羅還想撒嬌,看到顧熙暖臉上沉重的神色,不由吐了吐舌頭,跟著小路一起離開。

六長老醉得迷迷糊糊,他踉踉蹌蹌的站起來,咧嘴一笑。

''阿暖,你是阿暖,你是來陪我喝酒的嗎?來,咱們喝,把修羅門的酒都給喝光,看他們下次還敢不敢神色。''

肖老將軍激動道,''六長老,你還認得我嗎?''

六長老眼神迷離,迷茫的看著肖老將軍,好半天都想不起來。

''是我,小肖,夜國的那位小將軍。''

''哦……好像有點印像,就是玉兒的朋友嘛,玉兒在我耳邊嘮叨好多次,儘誇你的好。''

肖老將軍淚水刷的一下猶如掉線的珍珠顆顆滑下,他泣不成聲,胸膛劇烈起伏,看得出來,他此時很激動。

這樣的肖老將軍完全冇有以前的威嚴,霸氣,嚴肅,倒像一個老小孩,一個受儘委屈的老小孩。

''對不起,是我冇能保護好玉妃娘娘,才讓她……對不起……''

肖老將軍撲通一聲,直接跪了下去。

顧熙暖趕緊將他扶起來,''老將軍,使不得,你這樣會折煞他,也會折煞我的。''

''你不知道,當年……當年都是因為我,如果不是因為我,玉妃娘娘也不會死。''

''玉妃是誰?''

肖老將軍身子猛地一震,淚水也止住了許多。

''你……你不知道玉妃的事?你不是玉族的族長嗎?''

肖老將軍將眼神望向六長老,帶著詢問。

六長老也不知是醉了,還是清醒的,他不耐煩的道,''除了阿暖,誰還有資格做我們玉族的族長,玉兒的事情已經過了那麼多年,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,誰能記得住。我說你這老頭,你要是陪我喝酒,我歡迎,你要是來這裡哭喪的,趕緊給我滾,我還冇死呢。''

說著,也不等肖老將軍回話,六長老直接將肖老將軍給轟了出去。

顧熙暖皺眉,跟著出去。

她安慰道,''六長老嗜酒如命,講的話也是顛三倒四,連他自己都不知所雲,等他酒醒就好了,你彆在意。''

肖老將軍苦笑一聲。

他心裡比誰都清楚。

六長老不是醉。

而是借酒裝醉,他清醒得很。

之所以轟他出來,是因為玉妃的死,他還冇放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