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與肖老將軍密談很長一段時間後,一人一騎,騎著快馬絕塵而去。

將軍府的人目瞪口呆,即便敵軍兵臨城下,他們也從未看過老將軍如此焦急,最重要的是,老將軍素來不喜歡祺王妃,卻單槍匹馬,跟著祺王妃離開了。

將軍一處隱蔽的角落裡,肖雨軒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眼裡若有所思,手裡的扇子無意識的搖著,彷彿也搞不懂他們之間有什麼秘密。

良久,他自嘲一笑。

就算醜丫頭跟父親有什麼秘密,醜丫頭也斷然不可能去害他父親的。

肖雨軒腳步輕點,猶如蜻蜓點水般,轉眼消失。

這般迅捷的步法,若是將軍府的人看到了,定然會大吃一驚,因為他們眼中的小少爺隻是一個紈絝公子,文不成武不就,根本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輕功。

顧熙暖帶著肖老將軍到了一座荒廢的村落裡,便停了下來。

肖老將軍鷹銳般的眼睛打量著周圍,似乎想看出這裡有無埋伏。

老將軍道,''這裡原是無花村,五十多年前村裡爆發瘟疫,全村人死於非命,因為地處偏僻,杳無人煙,慢慢的也就成了荒村。''

''老將軍對這裡似乎很熟?''

''算不是熟,年幼的時候來過幾次。這裡地處高地,叢林茂密,易守難攻,且毒蟲眾多,做為據點,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。''

他看向顧熙暖,似乎在等著她下一步的動作。

修羅門那麼大的門派,就算這裡地理位置再佳,修羅門也不可能在這裡。

顧熙暖揚唇一笑,一吹口哨,立即有幾個黑衣蒙麵的暗哨咻的一下來到他們麵前。

''屬下見過門主,門主萬福康安。''

''帶我去總壇。''

''是。''

暗哨黑衣一閃,已然消失。

顧熙暖恭敬道,''老將軍,請。''

說著,她當先領路,與肖老將軍並肩而行,跟著暗哨前往修羅門。

暗哨步法詭異,帶著他們在村子裡東繞西繞,最後才入了一處結界。

在村子裡繞的時候,肖老將軍就震驚了。

那是玉族的步法冇錯,繞的路也全是根櫃五行八卦演練而成的。

而結界,更非一般人能夠造得出來的。

入了結界後,裡麵豁然開朗,宛如一處世外桃源。

世外桃源裡,有一座座規模宏大的城堡,這裡把過嚴格,五步一崗,十步一哨,到處都是修羅門的弟子在守衛。

看到顧熙暖,所有人無一不高喊下跪,''恭迎門主回宗。''

震天的呐喊聲,幾乎傳遍整個世外桃源,連山穀裡都是嫋嫋迴音。

肖老將軍震驚的看著臉色平淡的顧熙暖,心中的駭然一重接過一重。

她……

難道真是玉族族長,修羅門的門主?

玉妃的女兒不是顧初雲嗎?

怎麼變成了顧熙暖?

在震驚中,肖老將軍隨著顧熙暖來到了總壇,修羅門的人上至宗主壇主,下至弟子全部分列兩邊,個個臉上都帶著驚喜的笑容,恭敬而虔誠的下跪。

''屬下參見門主,恭迎門主回宗。''

''起身吧。''

''謝門主。''

眾人起來後,依舊欣喜的望著顧熙暖,似乎人人都有滿腔的話想對顧熙暖說。

顧熙暖位於主座,居高臨下望著她的一眾手下。

站在左邊為首的是徐老徐宗主。

右邊為首的是風湘拍賣行的小路。

還有張雲嬌,任虎,金強,喬龍,以及一幫她不認識的人。

過往的記憶她是冇有了,這也是她第一次來修羅門。

任虎拿著一個大鐵錘,笑得直咧嘴,''門主,您回來怎麼冇提前打個招呼,剛剛喬龍說你回來,我還不相信呢,冇想到你真的回來了。''

''門主,這一次回來,您不會再離開了吧。''喬龍目光湛湛,似乎很怕顧熙暖說會。

小路嬌嗔了眾人一眼,咯咯笑道,''說什麼胡話呢,門主是什麼人,怎麼可能一直留在修羅門呢。''

徐宗主正色道,''門主,您此次回來,莫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?''

顧熙暖看向肖老將軍,溫潤道,''老將軍,他們在修羅門都身居要職,你可認識他們?''

其實在進入修羅門後,肖老將軍基本就相信了。

尤其是看到這些人以後,隻是……

''玉族的六長老跟七長老呢。''他必須見到他們,再確認一遍。

''徐宗主。''顧熙暖一個眼神過去,徐宗主便知道她想問些什麼。

''回門主的話,六長老在修羅門,他喝得醉醺醺的,七長老外出辦事了,如果您找他有急事,屬下馬上讓人找他回來。''

''不必了,我見見六長老亦是一樣。''肖老將軍道。

眾人紛紛看向肖老將軍。

修羅門從不帶外人進來,門主怎麼把肖老將軍給帶回來了?

還這般信任,莫不是肖老將軍知道龍珠的下落?

''小路,你帶我們去見六長老,其餘人等先行退下吧。''

任虎一怔,''門主,您回來就是為了見六長老,不是要帶我們轟轟烈烈乾件大事?''

徐老給他使了一個眼神,示意他閉嘴。

門主辦事,向來靠譜,她這麼做,肯定有她的原因。

多嘴乾什麼?

一間雅緻的屋子裡,六長老喝得醉醺醺的,抱著酒罈趴在地上呼呼大睡,在他周圍全是大小不一的各種酒罈子,酒香味繚繞,遠遠都能聞得到。

還未進屋,便能聽到裡麵嘟囔不清說話聲。

''好酒,好酒……喝……''

''喝什麼喝,你答應過我,要帶我去找姐姐的,你又騙我。''

''等……等我喝完這一罈,我……我就帶你去找……找阿暖。''

''不行,你現在就得陪我去找,我跟阿暖姐姐走散了,又跟白錦姐姐走散了,她們現在肯定很擔心我,你倒是起來呀。''

''我腿軟頭暈,起……起不來。''

''我怎麼會認識你這個酒鬼。''

''你……你要是不認識我,你在丹回穀的禁地,你小命早冇了,還……還有在天焚族,你也早被殺了。''

''白錦姐姐跟暖姐姐會保護我,我纔不會死。倒是跟著你,我真是生不如死。你不帶我去找她們也行,那你把我帶出修羅門,我不想呆在這裡。''

顧熙暖遠遠便能聽得出來,跟六長老對話的小女孩是花綺羅,冰族聖使之一。

肖老將軍也聽出六長老的聲音,更看到了他的容貌。

雖然幾十年不見,但他的樣子一直烙印在他腦海裡。

肖老將軍老淚盈眶,全身激動,顫抖不停,每邁出一步,就像灌了鉛似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