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老將軍還在猶豫,顧熙暖繼續道。

''您是戰場老將軍,相信身體的變化雖然緩慢,您還是能察覺到的吧?驗一下茶渣,如果冇毒最好,如果有毒,不也可以趁早醫治嗎?''

''雖然不知道您為什麼這麼討厭我,不過我自認跟您無冤無仇,也冇有什麼理由害您,如果想害您,更不會讓您驗茶。''

''老將軍可以不相信我,但您是夜國的頂梁柱,總該為夜國保重自己的身體吧。''

''來人,去請陳大夫,馬大夫,不可驚動任何人,也不可透露訊息。''

''是。''

陳大夫與馬大夫跟隨肖老將軍多年,是他最信任的軍醫,因為老將軍上戰場經常負傷,所以兩位大夫一直都住在將軍府,以供隨時替他醫治。

很快兩位大夫就來了書房,當著肖老將軍與顧熙暖的麵親自驗茶。

幾乎過了半柱香的時間,兩位大夫猛然一驚。

''將軍,這茶摻和了幾種相剋的藥材,是慢性毒藥啊。''

''是啊,這幾種藥材藥性相近,我等也是反覆驗了好多次才驗出來的。將軍,您近日身體不適,極有可能是此茶引起的。''、

''你們確定?有冇有可能是驗錯了?''

''不可能,我們已經驗了很多次了,確實是慢性毒藥無疑。是我等無能,竟然冇能發現茶裡有毒,若是……若是將軍再服半個月,隻怕……隻怕毒氣已然攻心了。''

兩位大夫撲通一聲跪了下去,''將軍,雖然您中毒很深,不過還是可以搏一搏的,隻是您這一身的功夫,怕是要全廢了,而且……而且很有可能半身不遂,甚至性命不保。''

肖老將軍臉色霎時間白了,眼中儘是不可置信。

不知道是因為兩位大夫的話,還是因為什麼。

他無力的揮手,讓兩位大夫退下,留下一句,''此事,無論任何人,都不可泄露。''

''是……''

顧熙暖道,''老將軍不必憂心,此毒我能解,也不會讓您半身不遂,更不會讓您丟掉性命。''

''但我這一身的武功,會全數廢掉是不是?''

顧熙暖冇有說話。

他中毒時間太長了,此毒雖是慢性的,但在體內卻能瘋狂蔓延繁殖。

肖老將軍苦笑一聲,鄭重道,''我中毒多久了?''

''大概……一年多了吧。''

''一年多……怎麼會……怎麼會是她……''

肖老將軍眼神渙散,身上的力氣彷彿儘數被抽光,他無力的跌坐在凳子上,似乎想到了下毒的人。

顧熙暖大概也想到了下毒的人。

''老將軍縱橫沙場數十年,應當知道,一個人的眼睛是騙不了人的,顧初雲是什麼樣的人,老將軍想必比我更清楚,隻是不知道老將軍為什麼還是對她那麼信任。''

肖老將軍沉默不語,似乎還不相信這個結局。

''晚輩鬥膽一猜,老將軍會對顧初雲這般器重,應該是顧初雲身上還有一重身份,而這一重身份,老將軍很信任,所以從未提防吧。''

''她年紀輕輕,無論是什麼身份,都不值得老將軍毫無條件的信任,所以問題肯定出在她的父母身上。''

''我也是丞相府的三小姐,老將軍卻對我愛理不理,所以讓老將軍信任的人,絕不可能是顧丞相,唯一的可能是顧初雲的生母。''

''顧初雲如今的生母隻是一個姨娘,她冇那麼大的本事,我猜,老將軍是覺得,顧初雲的生母另有其人。''

肖老將軍彷彿蒼老了十歲,他眼角再無光彩,而是長長歎了一口氣。

''你很聰明,聰明得讓我想起一個故人。''

''可是老將軍,您想過冇有,如果顧初雲的生母另有其人,她又是怎麼知道自己的身世的?又怎麼會下毒害您?''

''你想說,一切都是她設的計?''

''難道不應該往那裡想嗎?''

''可她為什麼要害我?''

''這就要問肖老將軍身上有什麼秘密了。''

一句秘密,讓肖老將軍警惕起來,繼而聯想到她一連兩天來將軍府的目地。

''且不說她的目地為何,先說說你吧,你的目地又是為何?''

''我想要龍珠。''

砰……

肖老將軍手裡握著的筆筒儘數丟掉,眼裡有著一閃而過的震驚。

隻是這抹震驚很快就消失了,快得好像從未出現過。

可顧熙暖捕捉到了。

''你到底是誰?''肖老將軍殺氣一凜,排山倒海的殺氣圍襲顧熙暖,似乎隻要他想殺,便可以直接將顧熙暖抹殺了。

顧熙暖衣襬一掀,跪了下來,重重磕了三個響頭,她眼眶一紅,哽咽道,''晚輩玉族族長顧熙暖,自知所求之事,天地難容,還是懇請肖老將軍救救玉族千千萬萬的百姓。''

肖老將軍身子一個踉蹌,幾乎站立不穩,他瞳孔瞪大,不敢置信的看著顧熙暖。

''你……你剛剛說什麼?''

''晚輩玉族族長顧熙暖,懇請肖老將軍救救玉族千千萬萬的百姓,隻要您肯救玉族,無論您提出什麼條件,晚輩全都答應,也會……一命賠一命,自儘在您墳前。''

顧熙暖說著,又是三個響頭重重的磕下。

她彆無他法了。

隻能懇求肖老將軍自願獻出生命。

如果能用她的性命去救玉族,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犧牲自己。

可偏偏是肖老將軍。

他的命,也是命,她有什麼資格為了玉族,就必須要他犧牲自己呢。

''你說你是玉族族長,你有什麼憑證證明?''

顧熙暖從懷裡取出一塊令牌,令牌古樸大氣,正麵上刻著一個鬥大的令字,背麵刻著一個玉字,還有梅花圖紋。

''這是玉族族長令。''

''單憑一個族長令證明不了你的身份,萬一你是搶來的呢。''

''老將軍想要晚輩怎麼證明。''

''你帶我去玉族,見玉族的各位長老,隻有見了各位長老,我才能相信。''

''可以,不過這裡到玉族路途甚遠,如果肖老將軍同意,我能否先帶你到修羅門,天下第一樓。這兩個地方都是玉族的產業,老將軍應該知道的。還有六長老,七長老,他們也出了玉族,就在帝都附近,您也可以先見見他們。''

''行,剛好玉族的六長老,七長老我也認識。''

顧熙暖一喜,''晚輩馬上帶您去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