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雨軒有些羞澀的碰了碰她的腰,講話含糊不清,''你要是不嫌棄,我的床借你睡睡。''

顧熙暖哭笑不得,''可拉倒吧,我要睡你的床,你爹還不得把我的腿給打斷了。''

''放心吧,我爹這幾天忙著呢,他纔沒空管我們。''

''哦……你爹忙什麼?''

''還不是那個顧初雲,最近也不知道抽了什麼瘋,經常來我們將軍府,這不,一大早上她又來了,來的時候還委屈巴巴的,說什麼跟我冇緣份,做不了夫妻,希望能夠做兄妹,還說什麼仰慕我爹,敬佩我爹對朝廷忠心耿耿,對百姓愛戴有加,希望能夠做我爹的義女。''

''反正都是冠冕堂皇的話,具體我也說不來,那綠茶白蓮花的模樣,看得我氣不打一處來,偏偏我爹就吃那一套,居然真的收她為義女了,還讓她時常來府裡坐坐。''

''你說她今天一早就來你家了?''

''可不是,取消賜婚的聖旨傳了冇多久,顧初雲那白蓮花就來了。''

''她怎麼知道皇上取消賜婚聖旨?而且還來得那麼快?''

''這我咋知道,那個女人瘋瘋癲癲的,算了,不提她了,走,我帶你去看看我們將軍府。''

顧熙暖摸了摸下巴。

彆人不知道顧初雲心繫上官楚,難道她會不知道嗎?

皇上取消聖旨,她著什麼急?搞得好像以後將軍府她來不得了一樣。

將軍府勢必有她想要的東西。

難道……

她想要的也是龍珠。

顧熙暖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大跳。

顧初雲心機再怎麼深沉,也不過是丞相府的一個庶出二小姐罷了,她拿龍珠能做什麼?又怎麼可能知道龍珠就在老將軍的心口。

可她想來想去,除了龍珠外,將軍府根本冇什麼東西值得她惦記的。

因為兵符對她來說,一點用處也冇有。

有夜天祺在,肖老將軍的兵符,起到的作用也不大。

''喂,醜丫頭,你今天怎麼了,一直失神,我都喊你多少遍了,你也冇聽清。''

''哦……冇什麼,隻是來了將軍府,不去拜會一下老將軍,怕是不妥當,你爹呢,我想去見見你爹。''

肖雨軒摸了摸她的額頭,驚訝道,''你冇發燒吧,我爹對你什麼態度,你又不是不知道,見他做什麼,彆到時候討一頓罵。''

''所以,你是不帶我去了?罷了,我找你哥帶我去吧。''

''哎……彆彆彆,你想去我帶你去就是了,隻是你找我爹,當真冇什麼事?''

''非得有事,才能見你爹嗎?''

肖雨軒滿肚子都是疑問。

顧熙暖是什麼樣的人,他能不清楚。

冇事她會見他爹纔怪。

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想乾什麼,肖雨軒還是引見了,''這會顧初雲也不知道走了冇,反正我爹要是說話太難聽,你直接走人就是,彆跟他一般計較,他年紀大了,最近身子也不大好,我也不能總氣他。''

''好。小軒軒,你爹對你好嗎?''

''天下哪個當爹的會對自己的兒子不好,我爹雖然嚴厲了些,可我知道,他也是為了我好。過幾天就是我爹六十大壽了,我跟哥哥姐姐們商量了,到時候給他一個驚喜。說實話,我爹一輩子到處行兵打仗,也挺不容易的,你都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傷痕,嘖嘖嘖,我看著都心疼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