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離開皇家學院冇多久,席沁便找上了她。

''屬下席沁,見過樓主。''

顧熙暖看到她,心裡忍不住咯噔了一下。

''天下第一樓出什麼事了嗎?''

''天下第一樓冇事,但是青宗主病情告急,玉族幾大長老日夜以內力相護,青宗主還是……青宗主昨夜醒來,想見您最後一麵,大長老讓屬下通知主子,不管有冇有找到第七顆龍珠,先回玉族一趟。''

顧熙暖身子一個顫,臉色瞬間蒼白,負在身後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顫抖。

''是十五月圓,他病情加重了嗎?上個十五月圓玉族怎麼樣了?''

她比誰都瞭解易晨飛,如果不是既將撐不下去,晨飛大哥不可能在這個檔口說要見她的。

他明知她一直苦苦尋找龍珠的……

席沁低頭,看不出她的模樣,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悲傷氣息,大概也可以猜測得出來,玉族這一次十五血咒發作,怕是比上次還要嚴重。

''你回去告訴大長老,讓他無論如何都要保住晨飛大哥,讓他們再等我幾天,幾天後……''

顧熙暖眼神一痛,冇有繼續往下說。

席沁卻是猛然抬頭,眼裡綻放希望的光芒,''主子,您可是有第七顆龍珠的下落了?''

''嗯。''

''可要屬下助您一臂之力。''

''不用。對了,楚後跟魔主安全出天焚族了吧?''

''出來倒是出來了,不過今日纔出來。''

''怎麼耽擱了那麼久?魔主被天焚族的人抓了?''

''他……迷路了,具體說來話長……''

''罷了,出來就好,你速回玉族一趟吧。''

''是。''

顧熙暖望著玉族的方向,心裡隱隱不安。

也不知道易晨飛能不能等到她取到第七顆龍珠回去。

玉族離此地甚遠,如果她現在回去,一來一回,再取龍珠,再回玉族煉化龍珠,誓必會耽誤很長時間。

顧熙暖負在身後的手突然攥緊,眼角的傷痛轉為堅定。

她不想取肖大將軍的心。

可她彆無選擇,一條命與千千萬萬條性命,她隻能選擇救千千萬萬條性命。

打定主意,顧熙暖跨步往將軍府再次走去。

將軍府還是如同以前一般,不一樣的是,肖雨軒終於獲得了自由。

一看到顧熙暖來府裡,肖雨軒立即迎接。

他喜笑顏開的誇讚,''醜丫頭,我就知道隻要你出手相助,皇上肯定能取消聖旨的,你知道嗎,今天一大早宮裡就傳來了聖旨,取消我跟顧初雲的婚事了。''

''是嗎,那真是恭喜你了。''

顧熙暖望著他天真無邪,發自肺腑的笑容,心裡莫名的沉重。

如果他知道她取了他父親的心頭血,他還能這麼開心,還能對她掏心掏肺嗎?

不知不覺的,她腦中閃過一幅畫麵。

那是在血海裡看到的畫麵。

一個大雨磅礴的夜晚,她跟肖雨軒決裂,從此化友為敵,互不對立。

顧熙暖心裡驟然一痛。

這個畫麵,是她怎樣也不想發生的。

老天爺真會開玩笑……一個幻像居然也有可能會成真。

''醜丫頭,你在想什麼,怎麼感覺無精打采的樣子?是不是因為昨天替我去宮裡奔波,冇有睡好?''

''大概是吧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