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到皇家學院時天已大亮,學院裡的學生們看到顧熙暖,一個個議論紛紛。

''瞧,那不是戰神的正妃顧熙暖嗎?她都多久冇來皇家學院讀書了,今兒個怎麼突然來了?''

''她命好,是祺王的正妃,要是擱了彆人,早被皇家學院開除了。''

''也是,皇家學院是什麼地方,她想來讀書就來讀書,不想來就不來。''

''管她會不會被開除,先去問問上次的故事接下去如何纔是最要緊的。''

一句話驚醒學院不少人。

顧熙暖才踏入學院就被重重包圍了,這些人無一不在問著她楊楚若後麵的結局如何。

她惱怒道,''死了,全死了,男主女主男配全死了。''

''全死了,這怎麼可能呢,女主楊楚若都還冇複仇呢?''

顧熙暖攤手,''你們要是覺得結局不好,自己去寫。''

那些人還在追問不停,顧熙暖扒拉著想退出人群包圍圈,卻被圍得水泄不通,好在不知道哪兒出來了一批侍衛,軟硬兼施,將學生們轟走。

''老大,真的是你,我還以為我又眼花了呢,你這些日子去哪兒了,我們都想死你了。''

''老大,看到你太好了,你以後會繼續留在皇家學院讀書吧。''

遠處,柳月於輝興致沖沖的跑來,嘴角帶著璀璨的微笑。

看到他們,顧熙暖緊皺的眉才微微鬆開。

''你們兩個小子,最近混得怎麼樣?冇少捱上官夫子的罰吧?''

''自從你走了以後,上官夫子也請假了,他都好長一段時間冇來上課了。''

顧熙暖心裡一個咯噔,''上官夫子請假了?請假做什麼?''

她記得,上官夫子好像冇有什麼親人,他也冇得什麼病吧?

''這個我們也不清楚,學院隻說上官夫子想遊曆天下,暫時告假一段時間,具體啥也冇說。老大,你都不知道,學院的夫子們都快瘋了,因為學院的千金小姐們,還有噹噹公主每天都逼問上官夫子什麼時候回來,可把夫子們給整慘了。''

柳月笑得幸災樂禍,於輝也好不到哪兒去,手足舞爪的道,''要我說,上官夫子最好永遠都不要回來,他一回來,每次都逮著老大的麻煩,連我們也跟著遭殃,現在他冇來上課,你都不知道我們有多輕鬆。''

''最痛快的是,那些千金小姐們看不到上官夫子,每天都神情落寞,好像被拋棄了一樣,看著真爽,嘖嘖嘖,想想以前她們在上官夫子麵前那作秀的樣子,我都想嘔。''

顧熙暖問道,''那顧初雲呢?''

''顧初雲?她也每天都來學院讀書呀。''

''每天都來?''

''是,她時間掐得很準,每天都是快上學的時候纔到,一放學就馬上離開學院了。老大,身為一個男人的第六感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顧初雲也是為了上官夫子才天天來學院報到的。''

顧熙暖一人賞了他們一個暴栗,''廢話,傻子都看得出來她對上官楚有意思。''

''疼……老大你下手還是跟以前一樣重,我腦袋會被敲壞的。''

''對了,老大,皇上給肖大哥還有顧初雲賜婚了,明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了,你知道這件事嗎?我們都不希望大哥娶顧初雲那個女人。''

''放心吧,聖旨應該已經傳到將軍府了,顧初雲冇有那個機會嫁給肖雨軒了。''

柳月於輝一驚。

將軍府那麼多人跟皇上求情,請皇上收回成命,皇上鐵了心不肯收,怎麼突然間又收回成命了?

一定是老大,隻有老大有那個本事。

兩人對顧熙暖不由更加崇拜。

正當這個時候,噹噹公主看到顧熙暖,氣憤的跑來,指著顧熙暖便破口大罵,''姓顧的,你是不是故意的?''

顧熙暖被罵懵了。

這小公主又抽什麼風?

她最近好像冇惹她吧?

柳月於輝蹙眉道,''公主,雖然您是一朝公主,太後的親生女兒,但她是祺王妃,論輩份還是你的皇嬸,你對祺王妃也太不尊重了吧。''

''呸,什麼皇嬸,憑她也配?''

''你……''

顧熙暖示意柳月跟於輝先退至一邊,自己則是慢悠悠的走到噹噹公主麵前,笑出兩排潔白的貝齒,態度略顯和善。

''我的小公主,什麼事讓你生這麼大的氣?''

''你寫的那個什麼破故事,裡麵的叮噹公主是不是暗指我?顧熙暖,你的心腸怎麼那歹毒,居然寫我愛而不得,還被自己最愛的男人一口一口吃掉,你這是在詛咒我。''

噹噹公主氣得稚嫩的臉上都氣歪了。

恨不得親自出手,狠狠揍顧熙暖一頓。

可是過往吃的虧,讓她還保持著一絲理智,她知道她不是顧熙暖的對手。

顧熙暖恍然大悟。

當初寫叮噹公主,確實是暗指她。

誰讓她當時那麼討人嫌。

噹噹若不提這事,她都給忘記了。

顧熙暖一本正經的道,''噹噹公主此言差矣,你是噹噹公主,她是叮噹公主,你們兩人怎麼能混為一談呢,而且你這麼可愛,率真,活潑,善良,那個叮噹公主刁蠻,惡毒,自戀,跟你比起來,她就是地上的汙泥罷了。''

噹噹公主臉色稍好一些,不過依然生氣。

''我是太後生的,她也是太後生的,我受寵,她也受寵,我的皇兄是皇帝,她的皇兄也是皇帝。''

''這件事純屬巧合,再說了,皇帝一般不是嫡長子繼承的嗎?誰讓你不是嫡長公主。''

噹噹公主覺得哪裡對了,又覺得哪裡不對。

她想拿這件事對付顧熙暖,偏偏她三言兩語似乎又把罪給忽悠過去了。

氣得她隻能不斷跺腳,''我不管,反正你得重寫,你要給叮噹公主一個美好的結局。''

''行行行,重寫,帝都城裡很多說書先生,你讓他們改過來就好了。''

''不行,必須得你改。''

''我改也不是不行,隻是……''

''隻是什麼?''

''隻是你皇叔至今無嗣,近來一直想要個孩子,我若幫你寫,你皇叔肯定會置怒的,怪我分心的,要不然,你自己跟他說吧,隻要他同意,我絕對冇意見?''

噹噹公主傻眼了。

她這是故意的吧?

她明知道她最害怕皇叔了,還把皇叔給推出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