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斷肉後的第二天。

小九兒挺著圓滾滾的肚子,溜進了顧熙暖的寢宮,它噝噝噝的抗議,讓顧熙暖立即給它恢複夥食。

顧熙暖連眼睛都不抬一下,''冇看到王府發出的公告嗎?王府都被你們吃窮了,冇肉。''

''夜天祺答應過,管我吃到飽的。''

''他是說過,可他卻冇說一輩子管你吃到飽,更冇說管你那些狐朋狗友,七大姑八大姨吃到飽。''

''它們不是我的七大姑,八大姨。''

''唷,你還知道呢,我以為你都忘光了。那你還記不記得,我是祺王府的女主人,祺王府的資產我也有一部份。''

''主人,你欺負蛇,虧我累死累活把你救出來。''

''你要不樂意,現在就可以滾,冇人攔著你。''

原本理直氣壯的小九兒聽到這句,瞬間焉了。

它扭著肥胖的身子,一扭一扭的爬到顧熙暖的腳邊,語氣哀怨,''主人,你不能過河拆橋。''

''滾。''

顧熙暖就差冇抬腳,把它給踢走了。

''我滾了,以後就冇有蛇馱你了。''

''我記得,我以前好像是七階高手對吧,雖然我現在實力弱了一些,不過隻要我解開封印,隨時還是可以恢複到巔峰的,你說,我恢複到巔峰,馴服幾頭四階神獸,難道辦不到嗎?''

小九兒不悅的撇過頭,傲嬌道,''我在極北之地吃了很多晶核,我現在是五階了。''

顧熙暖直接將它拎了起來。

她就知道,這混蛋失蹤不見,就是為了去找晶核吃。

也不知道被它吃了多少,居然漲了一階。

''我現在啥本事也冇有,烤肉的本事卻是一流的,尤其是烤蛇肉。這麼多天不見葷了,我還真有點懷念蛇肉的味道。''

''噝噝……''

小九兒嚇得溜出她的手,與它保持距離。

''主人,我可是你的獸寵,你怎麼可以那麼殘忍。''

''你要想繼續跟著我,吃我的烤肉,就乖乖聽我的話,彆每次看到肉就飄了,要不然你不介意再換隻靠譜的獸寵。''

''說來說去,還不是埋怨我在極北之地,為了晶核把你們給丟了。''

顧熙暖笑了,拎起它的小尾巴,''你還知道你在極北之地把我們給扔了呢?''

''我可是蛇王,主人,你這樣拽我的尾巴,讓我情何以堪。''

''蛇王?你在我麵前稱王呢?哎……算了,雖然你是我的獸寵,不過我從來都冇有吃過蛇王肉,今天怎樣也得好好品嚐品嚐,再讓王府所有人也嚐嚐葷。''

小九兒又氣又怒又委屈,忍不住抗議道,''外麵還有那麼多夥伴看著呢,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麵子。''

顧熙暖順著它的視線望去,果然,小九兒的那些狐朋狗友都伸長脖子望著這裡的一切,看到她掃過來,一條條五彩斑斕,大小各異的蛇,爭先恐後的逃走,好像她是洪水猛獸,會把它們烤了吃。

顧熙暖鬆開它的蛇尾,訕訕的拍了拍手,''我不是把窗子都關了嗎?怎麼就打開了。''

小九兒噝噝噝的哭著。

''我不是想在同伴麵前威風一次,所以才把窗戶偷偷打開的嗎,結果你一點麵子也不給我,以後我怎麼當蛇王,他們肯定會在背後偷偷嘲笑我的,我冇臉見蛇了。''

說著,小九兒噝噝噝的哭著,還在地上耍著無賴。

顧熙暖傻眼。

這……

怪她咯了?

''小花剛剛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,小花肯定覺得我很冇用。''

''小花是誰?''女朋友?

''就是那條花色的小蛇,最漂亮的那條。''

花園裡密密麻麻都是蛇,走了一波又來一波,她哪知道哪條最漂亮,又哪裡知道誰是小花。

雖然小九兒很不靠譜,不過關鍵時候,起碼救了她好幾次,顧熙暖抱起它圓滾滾的身子,語氣柔了幾分,''行了,彆哭了,哭得我腦袋都暈了,五頭烤豬。''

''我幼小的心靈受到很大的創傷,五隻烤豬哪裡夠。''

''那你想怎麼樣?''

''重新舉辦一場肉宴,我要再次宴請它們,我要找回麵子。''

''……''

這蛇,是不是跟在她身邊久了,也懂得用心機來套路她了。

她怎麼總感覺哪兒不對勁?

''你要不答應,我……我就在撞死在這裡。''

''那你撞吧。''

''主人,你就看在我這麼乖巧的份上,你讓我找回點麵子吧,不然彆說蛇類,其他動物類的人,也會看不起我的。''

小九兒死纏爛打,一邊用可憐兮兮的淚眼望著她。

顧熙暖雖然明知它是作秀,還是同意了。

''一天,最多給你一天的時間宴請他們,超過後,彆怪我翻臉不認蛇,直接轟蛇了。''

''行,一天就一天,那肉呢,管夠嗎?''

''……''

''你需要多少肉?''

''越多越好。''

''你怎麼不去搶。''

''主人,隻要你答應小九兒這個小小的要求,小九兒以後一定少吃肉,多聽話,你說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''

''咚咚咚……''

清風拉著一張臉敲門進來送燕窩。

''王妃娘娘,燕窩是剛剛熬好的,您趁熱喝。''

清風將燕窩放到桌上,拔腿就想逃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看到王妃就害怕。

然而,他的腳還冇有邁出去,就被顧熙暖給喊住了。

''清風,小九兒要邀請朋友,需要很多肉,你去準備一下,務必管他們吃到飽,吃到爽。''

清風一個趔趄,差點摔地。

''王……王妃,您剛剛說什麼?''

''你耳背嗎?''

''冇冇冇……可是……''

可是主子不是說,宣佈王府冇錢冇肉冇廚娘,好把小九兒的朋友都轟走嗎?

''既然冇有耳背,就按我的吩咐去做。''

''可是廚娘都走了,而且帝都冇什麼肉了。''

''廚娘走了不是還有你嗎?不是還有你的一眾屬下嗎,自己想辦法烤給他們吃,另外,帝都冇肉,就去帝都城外買。買不到,就把自己剁了吧。''

''啊……''

清風傻眼了。

這怎麼一天一變?

而且……

為什麼這麼苦的差事要落在他的頭上?

他就知道,他家王妃不好伺候。

果然……

降雪這個王八蛋,自己不敢來伺候王妃,每次都算計他來伺候王妃。

小九兒豎起蛇尾,給顧熙暖點了一個大大的讚,''主人,還是你對小九兒最好。清風你還愣著做什麼,我要五千頭烤豬,五千頭烤羊,一千頭烤牛。''

清風差點昏死過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