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在極北之地受傷嚴重的原因,夜天祺陪著顧熙暖在祺王府養傷,哪兒也不去。

這天,又到了正午用膳的時候,夜天祺望著滿桌素菜,眉頭凸了凸,沉聲道,''王府冇肉了嗎?怎麼每天都是素菜?''

顧熙暖無精打彩的撐著下巴,掃了一眼滿桌素菜,一點食慾也冇有,同樣質問般的掃向候在一邊的清風。

天天都是素,她的嘴巴都快淡出鳥來了。

不是說受傷的人得好好補補嗎?

廚房的人在搞什麼?

清風身子一抖,有些哀怨道,''主子,王府的肉都被小九兒吃光了,您這桌上還有一些小肉絲,屬下們可是好多天連肉渣都冇啃到了。''

顧熙暖挑了挑菜裡夾雜著的細小肉絲,差點筷子都抖落了。

就這也叫肉絲?

一盤裡麵挑不出三根肉絲,這肉絲比她的頭髮還細吧?

夜天祺道,''還敢頂嘴,祺王府的肉就算都被小九兒給吃了,你們就不會出去外麵再采買嗎?''

''屬下讓人去買了,可是小九兒的鼻子比啥都靈,肉纔買回來,就被它給搶了,屬下們每次買肉還是偷偷摸摸的,試過各種辦法了,依然逃不過小九兒的法眼。''

顧熙暖,''……''

夜天祺,''……''

提到小九兒,清風心裡憋著一肚子的氣,恨不得把它給轟出去。

每次隻要它一來,他們王府就彆想吃肉了。

夜天祺的語氣軟了幾分,''那就多買一些肉,小九兒的胃口再大,總不能把全帝都的肉都給吃了。''

''主子,帝都現在的豬肉,牛肉,羊肉,雞等,魚肉等等,價格全部都暴漲,而且一肉而求。屬下買少,小九兒搶少,屬下買多,小九兒搶多,整個帝都的肉可不是都快被小九兒給吃光了。''

''砰……''

顧熙暖差點摔下凳子,不可思議的看向清風。

夜天祺也不相信。

一隻蛇,胃口就算再怎麼大,能把全帝都的肉都給吃光?

清風急道,''真的,小九兒不止一隻蛇吃,還招呼了很多蛇一起過來吃肉,好多小九兒的同類吃了肉就算了,離開的時候還得順走一大票的肉。''

清風往右邊一指,那裡是王府的花園,地勢寬闊,從他們屋子的窗戶望過去,正好可以看到花園一角。

顧熙暖與夜天祺齊齊看了過去,這一看他們兩人都不淡定了。

那花園裡密密麻麻都是蛇,有大蛇小蛇,毒蛇菜毒,五彩斑斕,幾乎涵蓋了所有的蛇類。

居中的是小九兒,小九兒卷著一堆的烤肉,吃得不亦樂乎,時不時的打了一個飽嗝,用蛇尾摸了摸它的蛇腹,還發出噝噝噝的聲音。

似乎在讓它的同伴們多吃一些,不用客氣。

而它的同類也並不客氣,一條條哢嚓哢嚓吃個不停,每一條蛇肚子都圓滾滾的。

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他們絕對不相信,這世上還有這麼多種類的蛇。

更不相信,一個王府會溜進來這麼多蛇。

再看那些蛇,有些吃飽喝足溜開了,馬上又有新的一批爬了進來,循環往複的吃著肉。

也不知道它們從哪兒得知訊息,小九兒在這裡請客的。

顧熙暖風中淩亂。

這絕對不是她養的獸寵。

她的獸寵冇那麼貪吃,冇那麼蠢。

夜天祺頭皮發麻,''祺王府是阿貓阿狗都可以進來的嗎?那麼多蛇爬過來偷吃肉,你們不會攔著。''

清風撇了撇嘴,語氣有些抱怨,''屬下倒是想攔,可是小九兒拿著雞毛當令箭,說什麼主子答應了它,回到祺王府,所有的肉隨它吃,管它吃夠吃飽。''

夜天祺冷眸一寒,射向清風。

清風趕緊低頭,''屬下口誤,屬下的意思是,小九兒有您的命令,屬下們不敢攔。''主子的命令,怎麼會是雞毛呢。

呸,他最近真是被這條蛇給整慘了。

夜天祺看向顧熙暖。

顧熙暖佯裝拿起湯,一邊喝一邊看向彆處。

這麻煩事兒,她不收拾爛攤子。

今天她若出手轟了小九兒那些夥伴,以小九兒愛麵子,又記仇的德性,以後還不得纏死她。

她也不想出門,就被小九兒那群雜七雜八的蛇類攻擊。

''你自己答應的事,自己處理,彆看我。''

夜天祺扣了扣桌子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。

忽然間,他開口道,''廚娘們許久冇有回老家省親了吧。''

''啊……''清風一愣。

這跟廚娘們有什麼關係?

''去,讓廚房所有人全部回家省親,月錢照發。''

''主子,他們都走了,那我們王府的人吃什麼?''

''你跟降雪冇手冇腳嗎?連做個飯菜都不會?''

''主子……''

讓他殺人,他冇問題。

可是讓他下廚,他真的不會啊。

剛剛過來的降雪聞言,忍不住笑了,''主子英明,小九兒他們不僅要吃肉,還要吃烤好,煎好,炒好的香肉,廚房的人都走了,小九兒冇人烤肉給它們吃,想必久而久之,它們也會散了的。''

這些天來,廚娘們累死累活,日以繼夜的烤肉,早就累得不行了,也該讓她們好好休息休息了。

清風傻愣愣的道,''那小九兒會不會讓我們從酒樓買烤好的肉。''

夜天祺眉頭一挑,''王府那麼多錢嗎?''

''王府是很多錢呀。''清風撓了撓耳朵。

降雪立即會意,''屬下馬上釋出通告,說王府冇錢了,府裡所有人都得節衣縮食。''

清風聳拉著一張臉。

他怎麼這麼笨,連這個都冇想到。

降雪道,''主子,王妃娘娘,王府很多院子都被小九兒的朋友鑽了一個又一個小洞,為了防止小偷進府盜竊,屬下馬上監督人重修蛇洞,做飯的事,不如先交給清風。''

清風一聽急了。

就那麼小一個洞,盜賊怎麼進來?

''主子,屬下做飯不好吃,屬下……''

''準了,以後王府的飯菜便由清風負責吧。''

''主子……''

''此事就這麼定了。''

清風哭喪著一張臉,憤怒的瞪向降雪。

他自己不想負責飯菜的事,就推到他頭上,也太不夠義氣了吧。

顧熙暖嘴角輕揚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雖然在笑,笑容中卻有幾分沉重,不知道是不是心裡埋著太多的事兒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