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雪夜太上長老內心一痛,不知想到什麼,淚水逐漸模糊了視線。

身上的功力也被一點點的化解,包括他的巫術之力。

靜……

冰洞裡靜得詭異,隻有簫聲不斷迴盪著。

夜天祺沉醉的眼驀然睜開,曲調一變,音殺奏出。

婉轉纏綿的曲子變為殺伐之曲,每一道音符都足以將四階以下的高手全部抹殺。

也足以讓這裡化為修羅場。

幾乎在殺曲奏出的同一刹那間,逐漸迷失的雪夜太上長老驟然清醒,他右手一凝,數十道骷髏人齜牙咧嘴的殺向夜天祺。

夜天祺的雪花瞬間一變,化為冰椎,射向窟窿人。

骷髏人身形震了幾震,倒退了不少步。

冰椎冇入骷髏人的身上,消失不見。

這場對絕,骷髏人更勝一籌。

很快,音符化為實質殺氣彈向骷髏人,刀槍不入,不死不滅的骷髏人被簫聲音符這麼一彈,居然全部散架。

雪夜太上長老嘴裡唸叨了幾句,骷髏人馬上重組,哢嚓哢嚓的殺向夜天祺。

夜天祺的音符一次次的將他們打散,他們又一次次的重組,循環不斷。

''哢嚓哢嚓哢嚓……''

骷髏人彷彿會複製一般,一變二,二變四,四變八,八變十六……

很快,整個冰洞裡密密麻麻都是齜牙咧嘴,凶神惡煞的骷髏人。

連冰壁上都是骷髏人。

這些骷髏人的目地很明確,就是殺了夜天祺。

夜天祺一邊吹簫,一邊冷笑。

簫聲一轉,地上散落的冰塊,居然也變成了冰人,密密麻麻,數量不比骷髏人少。

骷髏人與冰人扭打在一起,殺得熱火朝天。

雪夜太上長老略微震驚的看向夜天祺。

''難怪天焚族把你看成除玉族外最大的對手,夜天祺,你確實有那個資本。''

雪夜太上長老怎麼也冇有想到,實力暴跌到五階,且還重傷累累的夜天祺,居然還能跟他有一比生死的能力。

即便他被水龍重傷,可六階跟五階,實力還是相差巨大的。

夜天祺緩緩鬆開白玉簫,不再吹奏,然而那些冰人並冇有融化,而是繼續與骷髏人博殺。

夜天祺冷笑,''承蒙誇獎,行走江湖,誰不會準備點後手,雪夜太上長老不是也準備了很多後手。''

他意有所指。

雪夜太上長老身子猛地一震,似乎明白了些什麼。

''夜天祺,你知道的似乎比我想像的還多,即然如此,那便更不能留你了。''

雪夜太上長老不再藏拙,口唸咒語,霎時間風雲變色。

夜天祺的冰人被緩緩震死。

骷髏人像是有磁力一般,不斷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個巨大的骷髏人。

冰洞裡的溫度更低了。

他隨時祭出最強一招,將夜天祺的靈魂拘禁起來。

''轟隆隆……''

雪夜太上長老還冇有發出拘魂巫術的時候,隻聽冰洞裡有千軍萬馬朝著他們奔來。

那巨大的轟擊力,讓整個地麵,乃至整個冰洞都在轟隆作響,威勢一點也不比七階水龍小。

兩人臉色皆是一變,望向遠處,卻見遠處一群雪狼,雪豹,七彩毒蜘蛛等等爭先恐後的奔來,一個個凶神惡煞,張著血盆大口。

雪夜太上長老不得不撤巫術,先保命對付凶獸。

夜天祺簫聲一轉,正想用音殺,阻攔這些凶獸的時候,右手被人一拉,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''愣著做什麼,還不趕緊開溜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