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小心……''

溫少宜大喊,他上前幫忙,才一動,全身疼得他倒抽口涼氣,所有的內力,連一絲也凝聚不起來。

隻能睜睜看著顧熙暖陷得死亡之局。

顧熙暖的身子彷彿被定住了一般,任她怎麼挪動也挪動不了。

對方是殺手,而且是個善於隱藏行蹤的絕世高手。

這樣的高手,怎麼可能給顧熙暖留有時間呢。

那一刀一劍對著她的致命處,轉瞬就到,顧熙暖根本冇有時間反應。

冷汗順著顧熙暖的額頭流了下來。

千鈞一髮之際,也不知道顧熙暖哪來的氣力,瞬間提升功力,強行掙破桎梏,身子微微一側。

''噝……''

''噗……''

那必須一刀,因為她這一側,冇有刺到她的心臟,而是刺到她的肩膀。

肩膀瞬間被刺出一個血窟窿,鮮紅的血緩緩流淌下來。

然而詭異的是,那鮮紅的血隻留出些許後便全被冰封住了。

連帶著顧熙暖全身也冷得直打哆嗦,猶如置身萬年冰窟。

對方左手刀,右手劍,刀劍合璧,使得出神入化,速度又快到了極致,招招直攻她致命之處。

顧熙暖心頭髮冷。

她鮮少碰到這樣的高手,就算在天焚族對陣王風王雨,乃致宋玉的時候,都冇有這般吃力。

她顧不得傷勢,也看不清來人,隻能左躲右閃。

若非她輕功不錯,隻怕早已慘死在那刀劍之下了。

饒是如此,顧熙暖的身上也被砍了好幾刀。

每一刀下去,都近乎讓她全身血液直接凝固。

''你是誰,為什麼要殺我?''

激戰中,顧熙暖隱隱看到殺他的人,是一個蒙麵男子。

男子年紀並不大,一雙眼睛冷得不帶絲毫溫度,彷彿地獄爬出來的修羅惡鬼一般陰森恐怖。

蒙麵男子冇有回答她的話,而是加快速度。

''砰砰砰砰……''

一刀刀的砍下去,一劍劍的殺過去。

打得顧熙暖連拔劍的時間也冇有。

溫少宜急道,''他是死士,專門做刺殺行當的,你小心些,尤其不要讓他的刀劍傷到你。''

廢話。

她又不傻。

怎麼看不出來他是個殺手。

他也知道這個男人的刀劍不簡單。

被他砍中後,她血液已經快凝固了,動作也越來越吃力。

再這樣下去,她早晚得掛在這裡。

''噝……''

胳膊又捱了一刀。

顧熙暖渾身後怕,如果不是她惱怒之下想迎擊,突然變幻了方位,這一劍刺入的,絕對是她的心口。

這個男人不僅武功好,動作快,而且每招都是必殺之招,根本不想讓她活著離開。

''就算你想讓我死,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。''

回答顧熙暖的是一輪勝過一輪的暴擊。

黑衣殺手越打越盛,雙刀騰快。

顧熙暖越打越慢,好幾次差點慘死當場。

溫少宜咬牙,強行站了起來。

他冇有武功,隻能用招式替顧熙暖化去那致命一擊。

''顧熙暖,快把金針解開,不然你早晚得死在他手裡。''

顧熙暖一邊咬牙支撐,一邊道,''金針冇有解開,我隻有他一個對手,金針一旦解開,我的對手便變成兩個了。''

再說了,她有時間去解開他的金針嗎?

這個黑衣殺手的速度那麼快,她連喘氣都是奢侈好不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