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帝三下兩下的解下自己的龍袍。

急不可耐的伸出鹹豬手,替解下溫少宜的衣裳。

溫少宜殺氣一閃而過,冷冷道,''你敢碰我一下試試。''

女帝伸出的雙手頓了一下,雖然她怕溫少宜。

可她更想占有溫少宜。

''我知道你武功高強,可是大夫診治過了,你的身上被金針封住穴道,內力無法使出來,而且你還受了重傷,根本冇有力氣。''

''這鐵鏈是精鋼煉製而成的,專門用來對付你的,彆說你現在冇有絲毫內力,就算是你全盛時期,也不一定能夠掙得破。''

''你還是乖乖的當我的鳳後吧,我保證你的下半輩子一定會錦衣玉食,榮華富貴享之不儘。''

許是太喜歡溫少宜了,女帝不再用朕,而是用我。

她動作很急,嘶拉一聲就將溫少宜的衣裳解開,還想將手伸到裡麵去。

溫少宜怒瞪女帝。

女皇有些心虛,扯了一塊布,將他的眼睛蒙了起來。

''你彆掙紮了,今天晚上誰也救不了你,你註定成為我的男人。''

''你放心,我會很溫柔的,絕對不會弄疼你的。''

''……''

女皇的氣息噴灑在溫少宜鼻尖,聞得他忍不住想犯嘔吐。

溫少宜掙紮著,可是這精鐵確非他能夠掙脫的。

他一用力,全身便疼得倒抽口涼氣。

他雙眼被蒙,什麼都看不到,耳朵與鼻尖的敏捷度卻更高了。

察覺到女帝越來越過份,越來越瘋狂,溫少宜心裡一涼。

''你敢碰我,我保證倭人國全國都會為你今天的所做所為陪葬。''

''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。隻要你成為我的男人,以後我便是你的天,你的地,你的神。''

''……''

一陣異樣傳入心底,溫少宜極為反感。

他怒道,''顧熙暖,你還準備看到什麼時候。''

一陣清風吹過。

顧熙暖輕飄飄的躍到屋裡,一掌下去,直接將瘋狂的女皇打暈。

她揭開溫少宜的眼睛裡的黑布,雙手環胸,饒有意味的看著他衣裳不整的模樣。

嘴裡噙著一抹笑容,''嘖嘖嘖,這身材確實夠好的,彆說女皇想上,連我看著都想上了。''

''放開我。''

''我還冇欣賞完呢,你這曲線,嘖嘖嘖,比起夜天祺……''

''顧熙暖……''溫少宜近乎咆哮。

他的上衣幾乎被解開了。

全部露在她麵前。

她就不能考慮考慮他的感受?

顧熙暖嚇了一跳,故作害怕的反退幾步,''這麼凶做什麼?脫你衣服的是那個矮東西女皇,又不是我,你朝我凶什麼凶?''

''要不是我,你早被她給染指了,真是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。''

溫少宜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要不是她把他給賣了,他至於被人綁在這裡,還遭人汙辱嗎?

顧熙暖摸了摸下巴,眼裡笑容越來越盛。

''不過你這姿勢,還真是挺誘人的啊,你說什麼時候咱們也來試試,看看誰床,上武功更好一些。''

''無恥的女人。''

''我牙齒在這裡呢,瞧,兩排大白牙。''

''……''

''有刺客,保護陛下……''

門外傳來侍衛的大喊,隨即是大批侍衛瘋狂湧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