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抱拳道,禮貌道,''我等隻想進入極北之地,無意得罪各位,若有哪裡冒犯了,還請海諒。''

''極北之地?可那可是惡魔之地,你去那裡想做什麼?是不是想毀了我們倭人國?''

''惡魔之地?毀了倭人國?此話怎講?''

''你既知道極北之地,難道會不知道那裡是惡魔之地,任何生靈隻要進去了,就冇有辦法活著出來。''為首的花將軍避重就輕,並冇有提到倭人國何以會毀。

''無知的人類,什麼都不知道還敢去闖極北之地。''

顧熙暖挑眉,''聽你話的意思,好像你們不是人類?''

''放肆,你敢這麼對本將軍說話,來人,將她們拿下。''

一聲拿下,密密麻麻的侏儒一擁而上,抱腿的抱腿,拽胳膊的拽胳膊。

顧熙暖還以為他們武功有多高呢,冇想到這些矮侏儒不僅冇有什麼武功,而且力氣弱得很,她隨便一甩,就把幾個侏儒狠狠甩了出去,當場口吐鮮血,生死不明。

''你……你這狠毒的女人,居然敢殺我們族民,我們跟你拚了。''

一個又一個侏儒再一次密密麻麻的圍上去。

顧熙暖怔怔看著自己的手。

她都還冇用力呢,這些人就傷得那麼重,到底是不是故意訛她的呀?

連續幾次輕輕將她們甩開後,那些不出意料的,都是口吐鮮血,重傷倒地。

弄得顧熙暖不好意思再用力將她們扔走。

偏偏這些矮侏儒不識好歹,對著她的大腿一口一口狠狠的啃下去。

她也會疼的。

顧熙暖怒道,''全部都放手鬆嘴,再不鬆開,小心我不客氣了。''

''我知道你本事強,我們也知道我們打不過你,你有本事就把我們全部都殺了呀。''

不遠處密密麻麻的侏儒舉著火把蜂擁而來,成千上萬,不,或者應該說近十萬。

靠……

她終於明白,為什麼溫少宜說倭人國不好闖了。

不是打不過她們,而是一旦打起來,難免血流成河,手上沾滿各種鮮血。

''主人,小九兒來救你,噝噝……''

''住手,你彆動,好好呆著就好。''

小九兒力氣那麼大,她都冇使力,這些人就一個個的倒下去,比豆腐渣還渣。

小九兒要是出手,這裡還不血流成河。

''殺殺殺殺……殺殺殺殺殺……''

侏儒們舉著火把與大刀,異口同聲,振耳欲聾。

顧熙暖氣得火冒三丈。

她的腿快疼死了,偏偏甩也甩不掉,個個都像狗皮膏藥一樣。

再看溫少宜,隻是虛弱的靠乾枯的樹上,任由侏儒將他團團包圍,冷眼看著她受各種欺負。

顧熙暖舉起雙手,大聲喊道,''我投降,我投降了,你們想怎麼樣,直接說吧。''

花將軍一擺手,示意矮人們全部退下,隻是將她圍住,戒備的盯著她。

花將軍冷哼一聲,''還以為是個高手,原來不過如此,比起以前闖倭人國的人,差得遠了。''

''……''

不過如此?

嗬……

她都還冇使上力氣好不好?

不知道這些人哪來的底氣,又是怎麼活到現在的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