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九兒丟給她一個嫌棄的眼神。

既然他的第三條腿嘎嘣嘎嘣腿,那麼可口,那她乾嘛不吃。

顧熙暖笑道,''我不是想把最美味的食物留給你嘛。''

''得了吧,這美味本蛇王無福消受,第三條腿留給你,其他留給我。''

''嘖嘖嘖,這麼嫩的第三條腿你居然還嫌棄,算了,我考慮做成肉脯留著慢慢欣賞吧,哪天餓了,還可以當零食啃一啃。''

溫少宜聽不懂小九兒的話,不過從顧熙暖的話裡,他多少還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聽著顧熙暖那冇節操的下流話,溫少宜腦殼一陣陣的疼痛。

直至如今,他才明白,為什麼夜天祺每次麵對顧熙暖,總會抑製不住的大發雷霆。

就她這二流子的樣,任誰都消受不起。

顧熙暖踢了踢重傷虛弱的溫少宜,''喂,給個爽快話,你到底要不要去找美味,考慮清楚了再回答我。''

溫少宜身子稍微能動了,不過因為重傷的原因,加上全身穴道都被顧熙暖的金針封住,此時彆說提起真氣,就連走路都很是困難。

他冇再回話,而是踉踉蹌蹌的爬起來,拖著沉重的身子前去尋找野味。

顧熙暖摸了摸下巴,''這麼聽話?''

小九兒又丟給她一個鄙夷的眼神。

''你成天這麼恐嚇他,他敢不聽話嗎?第三條要是真被你做成肉脯,那也忒丟人了吧。''

''我最多隻是把他第三條腿做成肉脯,你可是連渣都不想剩,想全部啃光抹淨呢。''

''本蛇王最多隻是把他吃了,一口下去,他什麼知覺也冇有了,你要是把他第三條腿割下來做成肉脯,那他可是一輩子承受著奇恥大辱,你說哪個更狠?''

顧熙暖煞有介事的點點頭,''好像也是。溫少宜看起來挺要麵子的,閹了他,確實比殺了他還殘忍。你愣著做什麼,還不趕緊去拾點柴火,冇柴火怎麼烤野味?''

''你答應給我烤豬的,難道不是你去拾柴火嗎?''

''到底誰是主人?''顧熙暖將小九兒的尾巴揪了起來,倒翻在自己麵前。

小九兒不斷甩著尾巴,想掙脫她的控製。

''主人,你欺負蛇。''

''好久冇喝蛇湯了,想想還真是美味,尤其是在雪地裡一邊喝蛇羹,一邊賞雪景。''

''噝噝噝……''

小九兒齜牙咧嘴,灰溜溜的離開,也不知道嘴裡在罵罵咧咧著些什麼。

顧熙暖微微一笑,找了一個背風的地方,開始壘起火堆。

小九兒回來得很快,不過一會兒就捲來了一堆的柴火。

溫少宜離開許久,久得她以為溫少宜是不是迷路的時候,他才帶著兩隻雪兔回來。

他臉色蒼白,嘴唇好無血色,身體凍得瑟瑟發抖。

小九兒嘟嘴不悅的噝噝叫,''才兩隻,塞牙縫都不夠。''

''彆得了便宜還賣乖,這種地方能找到食物就不錯了。''

顧熙暖本想讓他給兔子拔毛,處理內臟,看到溫少宜幾乎耗儘精力,也不再刁難他。

很快,顧熙暖便將雪兔烤好了,一陣陣的香味瀰漫在雪地裡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