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猜不透易晨飛是什麼意思,可易晨飛號稱天下第一詩仙,又是儒家大人物,連各國的帝王都得給他幾分薄麵,他又怎敢輕易得罪。

隻能訕訕道,''是是是,易公子說得是。''

夜皇心裡喜洋洋的,彷彿能看到顧熙暖裸奔的畫麵了。

上官楚怡然自得的品著茶,似乎對於顧熙暖與澤王的打賭絲毫不感興趣。

倒是徐夫子捶手頓胸,罵罵咧咧道,''皇上跟各國使者麵前,顧三小姐怎麼能說這般大話,萬一輸了怎麼辦?''

她可是戰神的未婚妻呀,戰神能容忍自己的未婚妻在學院裸奔?

徐夫子簡直不敢想像後果。

澤王咬牙切齒,''既然你那麼想找死,那本王便跟你賭了。''

''比賽開始……''

馬公公怕了顧熙暖了,她一出口就冇好話,到時候也不知道得把澤王氣成什麼模樣,隻能趕緊扯過話題。

一聲比賽開始,眾人紛紛提筆思慮著要畫什麼。

顧熙暖朝著葉楓努了努嘴,''小楓楓,要不,我們也來賭一把,如何?''

聽到小楓楓三個字,葉楓的手微不可聞的抖了抖。

他朱唇輕啟,''我冇錢。''

''我先借你,你到時候連本帶利還給我就好了。''

葉楓**裸的將她忽視,提筆在宣紙上開始畫了起來。

顧熙暖撇了撇嘴,嘟囔了一句,''鐵公雞。''

隨即,她把目標打在棋聖身上,''老頭,要不咱們來賭一把?''

''老夫可冇有二百萬兩銀子。''

''沒關係啊,十萬兩也可以。''

眾人無語。

棋聖學富五車,他並不是隻會下棋,琴詩書畫,他樣樣精通,隻是在棋理一塊,尤為擅長。

跟他打賭,不是找死嗎?

棋聖頓了頓筆,抬頭有些佩服她,''小娃娃,你就那麼有自信自己能贏?''

''做人就得自信嘛。''

''我可以跟你賭,不過我不要你裸奔,我要你當我十年的小棋童。''

''成交。''

眾人抹汗。

她還真敢賭啊。

顧熙暖朝著趙國兩個才子吹了吹口哨,''二位小哥哥,棋聖跟澤王都賭了,要不,你們也來娛樂幾把?''

趙國兩位才子笑道,''多三小姐抬愛,不過我們對賭博冇興趣。''

''哎,這怎麼能叫賭博呢,這叫增加生活情趣,要不然這鬥文大會比得得有多枯燥,還是你們怕輸給我這麼一個草包,會掉麵子?''

趙國兩位才子紛紛看得易晨飛,似在征尋他的意見。

易晨飛嘴角噙著一抹笑意,薄唇輕啟,''不知三小姐想怎麼賭呢?''

''好說,要是他們兩輸了,你陪我玩七天,要是我輸了,我陪你玩七天。''

肖雨軒跳腳了。

''窩槽,醜丫頭先是看上上官楚,隨後看上葉楓,現在這是又看上易晨飛嗎?''

什麼叫玩七天?

哪種玩法啊?

不會是床上的那種吧?

柳月煞有介事的點點頭,''老大肯定是看是易公子了,剛剛老大磕睡前,一直盯著易公子看個不停,嘴角還流口水呢。''

''混蛋,易晨飛不就是肚子裡多了點墨水罷了,能當飯吃嗎?''

''話也不能這麼說,畢竟易晨飛確實長得挺好養眼的,任誰看了都心情舒暢。''

''難道我就不養眼嗎?我在帝都中也是數一數二的美男子啊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