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刀光血影,劍雨紛飛。

顧熙暖等人架不住人多,負傷越來越重,漸漸的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天焚族長老一聲令下,萬箭齊放,每一支箭都帶著破空之響,隻要射到,必死無疑。

眾人以為這一次定然要涼涼,卻冇想到,一支驍勇善戰的蒙麪人殺了出來,招招直指天焚族的人,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,還把天焚族的弓箭手全部撂倒。

為首的老者道,''往這邊走。''

顧熙暖沉吟了一下,招呼席沁與白錦一起跟蒙麵老者撤退。

白錦催動冰椎,霎時間霧氣繚繞,一米外的場景幾乎都看不到,便於掩護她們離開。

正在殊死廝殺中的魔主傲嬌的等著顧熙暖招呼他一起離開,冇想到顧熙暖連頭也不回,隻顧揹著夜天祺,一路撤退。

魔主怔了一下,一個失神間,差點被司空副族長與雪夜太上長老重傷。

''小姐姐,你是不是落下了什麼。''魔主哀怨道。

顧熙暖頭也不回,隻留下一句,''自己想辦法開溜。''

''……''

臥槽……

小姐姐這是對他太自信了,還是太自信了呢?

她就不怕他被打死?

再看夜天祺穩穩的被顧熙暖背在背上,享受著他不能享受的待遇。

魔主大聲抗議道,''哎呀呀,小姐姐,阿莫也受了重傷了,你快來背背阿莫。''

魔主想甩開他們兩人,好追上顧熙暖,偏偏雪夜太上長老跟司空副族長就像狗皮膏藥似的,怎麼甩都甩不開,氣得他不儘出極招。

他以為,他都喊出自己受傷了,顧熙暖起碼也會折回來看看他。

可他再一次想錯了,顧熙暖在蒙麪人的掩護下,已經消失無蹤。

隱隱約約間,她隻聽到一句,''天焚族外彙合,要是你逃不出來,我跟夜天祺會幫你收屍的。''

''……''

天焚族外彙合?

天焚族外天大地大,在哪兒彙合?

什麼叫逃不出來就跟夜天祺一起幫他收屍?

他需要夜天祺收屍嗎?

夜天祺憑什麼跟她一起收他的屍體?

魔主本來心頭就有火了,偏偏雪夜太上長老與司空副族長越逼越緊,魔主瞬間怒上心頭。

也不知道他怎麼做的,隻見他眼神陡然一狠,手中曼陀羅花傾瀉而出,直抵天跡,璀璨的曼陀羅花發出耀眼的光芒,刺眼得他們睜不開眼睛。

高手對戰,勝敗也許就在一瞬。

雪夜太上長老與司空副族長不料他還有這等功力,被魔主重傷。

不過他們到底也是天焚族數一數二的高手,雖然受傷,還是很快就圍上了魔主。

''轟隆隆……''

震破蒼穹的聲音彼此起伏。

強大的餘波震得眾人都站立不穩。

房屋殿宇一間一間的在他們的彈指間化為飛灰。

一個狹長的秘道裡。

顧熙暖放下毒傷發作的夜天祺,取出金針,儘量幫他穩住體內不斷燥動的劇毒。

好半天才緩緩鬆了口氣。

''還好,隻差一些,你這條命就冇了。''

夜天祺全身虛弱,連話都說不出來,自己運氣小週天,希望儘快恢複武功。

顧熙暖拍開他的爪子,''省省力氣吧,這個時候強行恢複武功,隻會讓毒發作得越來越快,我可不想辛辛苦苦救下的人,轉眼就被自己作死了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