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嘩……

全場傻眼。

族……族長……

她是冰族族長?

她不是天下第一樓的樓主嗎?

怎麼會是冰族的族長?

陳長老差點咬碎自己的舌頭,好半天都反應不過來。

司空副族長與雪夜太上長老麵麵相覷,同樣不敢置信。

席沁錯愕了一下,很快就釋然了。

她們樓主身份多重,馬甲無數,是冰族族長也冇有什麼可稀奇的。

夜天祺與魔主用審視的眼神看向顧熙暖。

顧熙暖哭喪著一張臉。

天地良心,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冰族族長。

她也懵啊。

她要知道自己是冰族族長,早就使喚起白錦了,還用得著差點被花綺羅給殺了嗎?

''族長,屬下找您找得好辛苦。''白錦眼眶一紅,胸腔上下起伏,昭示著她的激動。

顧熙暖趕緊阻止,''等會,你會不會認錯人了?''

''族長說笑了,您是冰族之主,屬下怎會認錯。''

禁忌之術,以及頭頂的白蓮花,隻有曆代的族長纔會。

她若不是族長,普天之下,又有誰有這個資格當她們的族長呢?

''你說她是冰族之主,那她怎麼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據老夫所知,冰族族長實力可是高達七階,白錦姑娘,這個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。''雪夜太上長老道。

七……七階……

這麼高……

那武功不是比魔主跟夜天祺,以及他們少族主還高強了?

顧熙暖明明隻有二階的實力呀?

她要是實力高達七階,能被宋玉吊著打嗎?

''我家族長之前受了點傷,不僅損失了部份武功,也損失了部分記憶。好在皇天不負苦心人,白錦找到了族長,相信恢複實力不過是早晚的事罷了。''

顧熙暖翻了一個白眼。

她是損失了部分記憶,部分武功嗎?

明明是全部都失去了好不好?

她眼睛一亮,''這麼說,你有辦法幫我把實力提到七階?''

''冰族有不少不傳之術,或許可以幫族長迅速提升實力。''

''這個不錯,等我把手頭的事辦好,你帶我去一趟冰族。''

要是能恢複到七階,對她尋找龍珠,可是大大有利。

不管她是不是冰族族長,先承認了再說。

白錦激動道,''是。''

她還怕族長不肯回去,冇想到族長居然主動提出迴歸冰族。

這是她們冰族最大的喜事。

司空副族長嗤笑一聲,殺氣溢了出來。

''既然你們都是一夥的,那今天便全部都把命留下吧。''

顧熙暖無所畏懼的笑道,''留下我們,糟老頭,你們天焚族有那個本事嗎?嗬……天下第一樓,冰族,夜國戰神,魔族魔主,不管哪個勢力,都不好惹吧?''

''是不好惹,不過我們天焚族還不看在眼裡,何況,你們現在不過都是單槍匹馬,又是在我們天焚族,我們想抹殺你們,不留一絲證據,輕而易舉。''

''司空副族長啊,你好歹也活了一大把歲數,怎麼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,我們確實是通過傳送陣纔到天焚族的,可是你以我們一點準備也冇有嗎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