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焚族的人紛紛一愣。魔主說這話是什麼意思?

早前有訊息說,魔主與戰神的王妃關係匪淺,難不成他們真有什麼曖昧關係?

隨著訊息逐漸傳來,他們也知道了顧熙暖在丹回穀的時候,居然煉製出了四品的全能丹,震驚了全天下。

那可是四品的全能丹,就算丹回穀那幫老不死的出來煉製,也不一定能夠煉製得出來。

顧熙暖要嘛為他們所用,要嘛死,否則這樣的人留在世上,對他們隻會是禍患。

而現在,他們與顧熙暖發生多次不愉快的矛盾,想必她是不會為他們所用了。

今日就算是魔主相護,他們丹回穀也勢力要剷除了她。

演武場上,王風王雨一招刀劍合一,形成一個巨大的弧形罩,對著顧熙暖當頭罩下。

''轟隆隆……''瓦礫四飛,沙石飛屑,巨大的塵霧向外四處擴散。

眾人被塵霧嗆得睜不開眼睛,紛紛捂住口鼻。

等他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半個演武場都被夷為平地。

眼前眼還有顧熙暖的影子。

這一招的威力太大,幾乎媲美四階巔峰了。

尋常人想不死都困難。

席沁白皙的手緊緊攥在一起,銳利的指尖,將她的掌心都給穿破了。

她在隱忍,隱忍巨大的怒火,可她表麵依然在笑,笑得冷漠嫵媚。

白錦心頭微微一顫抖。

夜天祺與魔主看不出表情,不過從他們冰冷的眼神來看,想來也是動了怒了。

納蘭淩若急喊道,''丫頭,丫頭……''

天焚族的人紛紛展開笑顏。

王風王雨一臉得意,倨傲的等著塵霧散開後,露出顧熙暖的屍體。

然而塵霧散開後,演武場上什麼也冇有。

他們錯愕,不及反思過來,背後便是一涼。

一道淩厲的殺氣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襲而來。

''嘶……''

王風王雨措不及防,後背紛紛捱了一劍。

又是這招,搞偷襲嗎?

王風王雨震怒。

他們兩人都是四階,卻被一個二階的黃毛丫頭砍了一劍,這麼多人看著,他們顏麵何存。

憤怒之下,兩人速度更快,下手更狠。

麵對他們的狠辣,顧熙暖應該退的,出乎眾人意料的是,顧熙暖以快打快,以狠打狠,勇往直前,毫不畏懼。

好多次都是拚著同歸於儘的打法殺向他們。

王風王雨縱然武功比她高出不少,可她輕功無雙,招式刁鑽,全是他們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的,加上她這麼拚命的打法,他們就算贏了,也要被重傷殘廢。

頓時間,場麵再次膠著了。

陳長老感慨道,''這個女娃娃不簡單。''可惜不是他們天焚族的人,否則將來必將大綻天下。

司空副族長冷笑一聲。

如果她簡單,他又怎麼可能安排這麼多高手,藉著比試除掉她。

''轟……''

幾掌相對,顧熙暖被震得後退十數步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臉色慘白了許多。

陳長老搖了搖頭,''到底還是太年輕了,二階也敢跟四階對掌比拚內力,這是著急去見閻王呢。''

不止陳長老這麼想,所有人都覺得顧熙暖不自量力。

這次必然被震斷筋脈而亡了。

然而事情再一次顛覆他們的認知。

顧熙暖居然強撐著站了起來,還動作瀟灑的將嘴角的血漬擦掉,綻放一抹妖冶怪異的笑容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