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個彪形大漢將顧熙暖團團圍了起來,其中一個嗤笑道,''殺雞焉用牛刀,這個女人不過隻是二階,我來對付她,綽綽有餘。''

其他重量級高手則警惕的盯著夜天祺,隻要夜天祺出手,他們立即動手,將夜天祺拿下。

顧熙暖打量了眼前鄙夷望著她的男人。

這個男人大概四十左右,長得橫眉怒目,滿身健肉,目測實力大概也有三階。

''你確定就靠你一個人?''

''小丫頭片子,你算什麼東西,也需要我們其他們動手殺你。''

顧熙暖搖了搖頭,似乎在歎息他的不自量力。

這種冷傲的眼神瞬間激怒了那個彪形大漢。

他一個大錘狠狠砸過去,似想一錘將顧熙暖給震懾住,順便將他拿下。

這一錘實力很強,周邊的樹葉也因它而簌簌而落,彷彿秋風掃落葉般隨風疾走。

天焚族的人紛紛帶著看笑話的表情。

王猛雖然實力並不高,可他的力道在天焚族可是出了名的。

一般的四階高手,也未必能頂得住他的全力一擊,而他這一錘子,分明是使了全力,一分也不留情。

這個女人不過隻是二階,怎麼可能閃得過。

人人都在等待著顧熙暖被一錘砸成肉餅。

唯有夜天祺,對顧熙暖很有信心,隻是他的雙手還是忍不住握緊了。

然而……

一錘過後,倒下的並不是顧熙暖。

而是王猛。

那把錘子已經脫離他的手上,狠狠砸在石牆上,整座石牆承受不住重力,應聲而倒。

王猛也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,連生死都看不出來。

再看顧熙暖背脊挺直,迎風而立,笑得風華絕代,綽約多姿。

這……

這怎麼可能……

''妖女,你使了什麼手段,又或者誰出手相助了?''

''你們天焚族不是自詡高手如雲嗎,我有冇有使手段,你們看不出來嗎?有冇有人相助,你們也看不出來嗎?''

眾人被她一說,紛紛覺得臉上無光。

剛剛那一幕發生得太快,他們根本冇有看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隻有司空副族長等幾個長老看清了,心裡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。

這個女人雖然隻有區區二階的實力,可她輕功極好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閃過了那必死的一錘,而且以柔克剛,趁著王猛驕傲自大的時候,將他給撂倒了。

不得不說,這個女人勇猛雙全。

她的速度隻要稍微差一些,便會死於非命,可她還是賭了,就賭王猛的輕敵。

''讓我來會會你。''又一個彪形大漢站了出來,這個大漢手持方天畫戟,太陽穴高高凸起,起碼也有三階實力。

顧熙暖淡淡道,''怎麼,你們是打算車輪戰嗎?''

''哼,對付你,你們需要車輪戰嗎?''

''既然你們那麼有自信,那不如我們來賭一場,以三場定勝負,如果我贏了,你們放我們走,如果我輸了,我們任你們處置,如何?''

''你?就憑你?''

眾人紛紛看向夜天祺。

雖然夜天祺受傷了,不過他們還是顧忌他。

''對,就憑我一個人。''

''小丫頭,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當我們天焚族都是死人嗎?憑你也能勝得了?''

''那是我的事,就不勞你們操心了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