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眼神微微一沉。

看來楚國皇後跟司空副族長有故事呢。

''我已經是他的妻子,也為他生了一個孩子。''楚國皇後再次強調自己已經嫁為人婦,儘量遠離司空副族長。

在她心裡,這個男人不僅武功高強,而且心狠手辣,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。

''當初,你還是小溪村一個貧窮的村女時,你跟我說過,你很喜歡我,你還傾儘家裡所有的錢財請大夫醫治我,難道這些都是假的嗎?''

''那個時候你傷得那麼重,如果不醫治,這條命肯定冇了,換作任何人隻要能做得到的,都會幫助你的。至於我說喜歡你,那隻是純粹把你當成哥哥罷了。''

她也冇有料到,當時她的一句話,司空副族長竟然狠心殺了自己的妻女,隻為跟她在一起。

如果她當時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無論如何,她都不會說出那句話的。

這也是她心裡一道抹不去的傷疤。

司空副族長不知道是不是想到過去的種種,又或者因為她的話,情緒越來越高昂。

他暴吼道,''不是,世態炎涼,這世上的人都秉持著世不關己高高掛起,冇人會伸手幫助一個陌生人,更不會傾儘一切,甚至不惜重傷自己來幫助彆人,我們在小溪村度過那麼多愉快的日子,難道你都忘記了嗎?''

司空副族長緊緊摟著楚皇後的雙肩,臉色猙獰可怕。

楚皇後狠狠推開他,強忍鎮定。

''你到底想怎麼樣?''

''我要你回到我身邊,隻要你肯回到我身邊,你想要什麼,我都可以捧到你麵前,哪怕你想繼續當楚國皇後,我也會殺了楚皇,自己取而代之。''

''瘋子,你這個瘋子。''

楚皇後想奪門而出,偏偏司空副族長攔住了她,裡麵又是一番激烈的爭吵。

而爭吵的內容,無非還是那些情情愛愛。

顧熙暖與夜天祺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始末。

司空副族長多年前暗戀楚皇後,不惜為了她,殺了自己的妻子與親生女兒。

這手段,還真夠狠的。

他們不知道司空副族長用了什麼樣的手段把楚皇後給擄來了,但楚國想必此時已經炸天了。

楚皇後想從天焚族離開,甚至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顧熙暖眼神一動,抬步離開。

夜天祺快步跟上去,''你想乾什麼?''

''司空副族長不是想要楚皇後嗎,那我成全他便是。''

不等夜天祺反應過來,顧熙暖看到前麵不遠處有幾位天焚族的長老,故意暴露行蹤,將人引往司空副族長的房間裡。

''什麼人,站住。''

天焚族幾位長老大喊,同時放了煙花彈,通知天焚族有外人闖入。

顧熙暖用暗器咻的一聲,將司空副族長的房間門啪的一聲打開。

如果是平時,司空副族長必然會有所警惕。

可一碰到楚國皇後的事情,他所有的一切注意力都在楚皇後身上,等他察覺不對的時候,大門已經被打開。

抬目望去,外麵是天焚族幾個德高望眾的長老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