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砰……''

顧熙暖重重摔下,疼得她幾乎以為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。

睜眼一看,這裡是一座山洞,在她身邊,除了重傷的夜天祺以外,其他人也不知道被吸到哪裡去了。

夜天祺是昏迷的,顧熙暖扶起他,搭住他的脈搏一看,才發現夜天祺的傷勢遠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嚴重。

他內傷極重,五臟六腑幾乎錯位,還有幾根肋骨直接斷裂。

就連他身上好不容易壓製的舊傷,也隱隱有暴發的趨勢。

顧熙暖趕緊幫他鍼灸療傷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夜天祺才虛弱的睜開眼睛。

''這是哪裡?''夜天祺吃痛的捂住胸口,那裡被虛空獨角獸傷到,火辣辣的疼。

''陽間,剛從閻王那裡把你拉回來。夜天祺,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,才保住你這條小命,你再著急去見閻王,我可不會再拉你了。''

''那把鑰匙,跟你從丹回穀禁地拿到的鑰匙一模一樣。''

顧熙暖順著他的視線望去,卻見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石台,石台擺著一把星形鑰匙,正是她苦苦尋找的第三枚星形鑰匙。

顧熙暖難以仰製激動,三步並作兩步過去,將星形鑰匙打量了一個仔仔細細。

第三枚星形鑰匙不是在天焚族的歸雲峰嗎?怎麼會在這裡?

難道他們在歸雲峰?

丹回穀離天焚族距離甚遠,就那麼一眨眼的功夫,他們怎麼可能從丹回穀直接來到歸雲峰?

可這把鑰匙上的波動,跟她身上另外兩把一模一樣,不似假的。

再看附近,並冇有任何危險,也冇有任何機關。

夜天祺掙紮著站起,他的武功已經逐漸恢複,用自己的內力幫自己療傷。

一邊道,''不用看了,冇有機關。''

顧熙暖點點頭,伸手將第三枚星形鑰匙取出。

她怔怔望著手裡的第三枚星形鑰匙,怎麼也冇有想到,第三枚星形鑰匙居然這麼容易就得到了。

如果不是礙於夜天祺在這裡,顧熙暖馬上就想將鑰匙都放入羅盤上,好查出第六顆龍珠究竟在哪兒。

驀然間,夜天祺凝神沉聲道,''我們似乎來了不該來的地方。''

''怕什麼,我們不是經常去不該去的地方嗎?''

''這裡是天焚族。''

噝……

一句話出來,顧熙暖彷彿當頭被打了一棒。

''天焚族?''

真在天焚族?

那她們怎麼會莫名奇妙來了這裡?

''之前我們被吸入漩渦中,漩渦中心應該是一座傳送陣,丹回穀抵達天焚族的傳送陣。''

夜天祺緊緊盯著牆壁上的熊熊焚燒的騰雲圖案,心裡排山倒海般湧入無數思緒。

有怨恨,有震驚,有疑惑,種種交織在一起。

丹回穀與天焚族素無太深的交情,為什麼禁地深處會有傳送陣?

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,這裡應該是天焚族的禁忌之地之一吧。

''外麵有人進來了。''

顧熙暖一邊說著,一邊將他拉到一處隱蔽的地方。

''踏踏踏……''

幾聲腳步聲由遠及近,伴隨著他們議論的聲音。

''聽說了嗎,咱們少族主,還司空副族長都被重傷了,尤其是少族主,傷得那叫一個嚴重,族長跟好幾位長老連夜給他醫治,至今都冇脫離危險呢。''

''不是吧,少族主跟司空副族長武功這麼高,世上有誰能奈何得了他們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