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是虛空獨角獸。''溫少宜倒抽一口涼氣,想退出,已然來不及了。

夜天祺與魔主默契的將顧熙暖護在身後,魔主警惕的盯著虛空獨角獸,夜天祺則四處尋找出口。

顧熙暖低聲問向小九兒。

''虛空獨角獸是什麼?''

為什麼她感覺這股氣息,像極了葫蘆血山上的七階魔龍?

這怪獸,不會也是一個七階的吧?

小九兒舌頭打著顫,第一次看到他麵露驚恐,''虛空獨角獸生長在虛空裡,我們現在置身的地方就是一個虛空地,無論武功多高的人,隻要在這裡,他們使出的武功,都會化為虛無,比一團綿花還冇力氣。''

''所以,你的意思是,在這裡打架,我們很吃虧,因為我們的武功等於全部喪失,而他武功完好?''

''差……差不多吧。''

''能看出來他是幾階的嗎?''

''七……七階……''

顧熙暖瞳孔一縮,總算知道那三個天不怕,地不怕的傢夥,為什麼那麼沉重了。

她努力睜開眼睛,想看清眼前獨角獸的樣子。

可這裡太黑,她隱隱約約隻能看到前麵有一團巨大的陰影。

那團陰影像一頭巨牛,通體肥胖,頭上隻長著一隻角,牙齒尖利,比狼牙還要銳利無數倍。

再瞧那陰影,足足有十數米高,在虛空獨角獸麵前,他們就像螻蟻一般弱小。

虛空獨角獸漫無目地的移動著,如果不是他閉著眼睛,他們幾乎都要以為,獨角獸已然發現了他們。

夜天祺小聲道,''想活命,動作便輕一些,先找出路。''

在場的人都是聰明人,怎麼會不知道,一旦獨角獸醒了,麵對獨角獸,他們隻能凶多吉少,眼下隻能先離開。

顧熙暖摸黑尋找著出口,不知道什麼光線一閃而過,她眼尖的發現,獨角獸的脖子上,掛著一串星形鑰匙。

靠……

星形鑰匙居然在獨角獸的身上。

顧熙暖不知該喜還是該悲。

''你們兩人,有辦法幫我把獨角獸脖子上的星形鑰匙取過來嗎?''

魔主掃了一眼道,''不過是一枚鑰匙罷了,冇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。''

溫少宜彷彿明白了些什麼,一雙溫潤的眼睛不著痕跡的轉著,似乎在想怎麼從獨角獸的身上奪走星形鑰匙。

夜天祺道,''你真那麼想要星形鑰匙?''

''想。''

''非要不可?''

''非要不可。''

她來這裡就是為了星形鑰匙,如果星形鑰匙拿不到,她來這裡做什麼?

''先找出口,等找到後,我幫你取回來。''

顧熙暖感激的看了夜天祺一眼。

一番摸索後,他們終於找到了一個凹點。

凹點跟外麵的劍形山形狀一模一樣,顧熙暖取出小劍,與夜天祺魔主使了一個眼神,示意魔主盯著溫少宜,夜天祺奪取星形鑰匙,她打開石門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正待行動時,出乎眾人意料的是,石門轟隆隆的打開了,外麵的冰族,天下第一樓,天焚族,以及丹回穀的人混打了進來。

光亮照入,廝殺聲響起。

虛空獨角獸一下子就被喚醒了。

''嗷嗚……''

一聲怒吼,獨角獸猛地衝了過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