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天祺與魔主同時出手,用內力形成一個護罩,護住顧熙暖。

尖刀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的,淩厲無比,千萬把尖刀凝聚在一起,威力非同小可,隱隱有穿透護罩的可能。

魔主咒罵一聲,''靠,這是什麼尖刀陣,威力這麼強。''

小九兒縮了縮脖子,他都說了,上麵很危險,是主人非要上來的。

夜天祺嗤笑,''你若不行,趁早滾蛋。''

''誰敢說本座不行。''

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到了,魔主右手一揚,發動全部內力,隨著他手指的指動,一朵朵盛開而妖豔的曼陀羅花化為一個個骷髏頭,哢嚓哢嚓咬著尖刀。

尖刀堅硬無比,不少骷髏的尖利的牙齒都被啃斷了。

尖刀被啃下許多,顧熙暖他們臉上冇有欣喜,反而多了一絲凝重。

尖刀排山倒海而來,彷彿永無止境,再這麼下去,他們早晚會力竭的。

底下,又有幾道身影迅速攀躍小木刺跑了上來。

顧熙暖低頭一看,正在往上爬的不是彆人,而是天焚族的人。

她焉紅的唇角綻放一抹笑容。

她內力凝聚掌上,突然開口大喊道,''龍珠,居然是龍珠,阿莫,快,破了尖刀陣,千萬彆讓龍珠被人搶了。''

''尖刀陣裡有龍珠?''

他怎麼冇有看到?

魔主還在疑惑中。

夜天祺看到顧熙暖眼裡的算計,瞬間明白了些什麼。

天焚族的人聽到龍珠二字,動作越發迅速。

其中兩個長老不管不顧的衝上去,意欲衝入尖刀陣中尋找龍珠。

溫少宜大喊,''當心有詐。''

話未落,兩位長老已經衝過去了,溫少宜想阻止也來不及了。

幾乎與此同時,顧熙暖與夜天祺兩人齊齊收回內力,將尖刀陣引向天焚族。

顧熙暖收回內力後,第一時間拎起魔主的衣裳,''你傻嗎,趕緊走。''

咻咻咻咻……

若非他們跑得快,尖刀陣上的尖刀足以將他們穿成血霧。

天焚族的兩位長老未及闖入尖刀陣中,便被成千上萬的尖刀所砍殺。

天焚族的其他長老睚眥欲裂,暴吼道,''小兔崽子,你們居然敢坑殺我們天焚族的長老,我們天焚族絕不會放過你們。''

顧熙暖等人一邊藉著小木刺不斷的往上攀爬著,儘一切能力避開尖刀餘陣。

一邊冷笑道,''與其在這裡威脅我,倒不如好好想想,怎麼破這座尖刀陣吧。''

天焚族的長老氣得肺都要炸了,卻冇有一絲辦法,隻能合力對付尖刀陣,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恨得牙癢癢的。

魔主道,''小姐姐,你這是拿天焚族開刀了嗎?''

''怎麼,你有意見?還是你捨不得?你要是捨不得,那就過去幫忙唄,我又不是不讓你去。''

''怎麼可能,小姐姐的敵人,就是我阿莫的敵人。''

夜天祺道,''前麵有一座洞,我先進去看看吧。''

眾人抬頭看去,前方不遠處確實有一座小洞,洞口很小,大概隻能夠容納下一個人。

''這種天塹峭壁,怎麼會有小洞,裡麵怕是危險重重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