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轟隆隆……''

禁地大門打開。

顧熙暖在太上長老的指引下,獨自進了禁地。

禁地很深,顧熙暖走了足足大半個小時,纔來到一座寬闊的石台上。

石台左中右分了三條岔路。

左邊有指路標誌,太上長老千交代萬囑咐她,進到石台以後,隻能走左邊,中間與右邊堅決不能走。

可顧熙暖卻在石台上止步了,遲遲不願意往左邊進入。

她凝眉苦思。

依著太上長老的話,往左邊走,可能會學到高深的煉丹之術,或者絕世武功。

如果星形鑰匙在左邊,太上長老斷然不會連一句提醒的話也冇有,丹回穀更不可能讓弟子進入禁地深處。

想找到星形鑰匙,隻有中間或者左邊或許還有可能。

她現在要走中間,或者右邊呢?

顧熙暖從空間戒指裡取出一個銅板,動作利落的往上一拋,最後在地上滾了好幾圈,正麵朝上。

她右手一撈,將銅板撈起,嘴角綻放一抹妖冶的笑容,往正中間走去。

罷了,賭一把吧,萬一賭對了,星形鑰匙就是她的了。

要是賭錯了……嗬……她也絕不會把命交代在這兒。

往中間直走,走了一段距離後,前方出現三道岔口,又左中右,顧熙暖果斷選擇中。

讓她皺眉的是,前方不遠出現兩道左右兩道岔口,顧熙暖咬咬牙,往右邊走去。

她以為,遇到幾個岔路口,裡麵已經夠迷了,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,一路所過到處都是岔路口,蜿蜒盤旋的,也不知道通往哪裡。

她隻能按著最初的選擇,遇三岔口就選擇中間,遇兩岔口就選擇右邊。

禁地所有的岔口路都一模一樣,根本分不清是否走過,顧熙暖每道岔路口上都做了記號,可惜的是,她繞了半天,繞得腦袋都快暈了,也冇有找到任何一個她留下的記號。

''難不成,禁地裡有一個巨大的迷陣?''

顧熙暖左右觀察,想破開這座迷陣。

然而,無論她怎麼觀察,這裡根本冇有陣法,彷彿這些岔口就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。

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太上長老一直反覆交代,讓她一定得按著路引走。

就這些複雜的迷宮,任何人想必都有可能迷路。

行行複行行,顧熙暖豆大的汗水淋漓而出,還是走不出迷路。

隱隱約約間,在迷陣裡彷彿還能聽到淒厲的哭泣聲。

這些哭泣聲彷彿遠古傳來的,滄桑無助委屈又憤怒,聲聲讓人心碎。

顧熙暖想順著哭聲走,可她怕萬一真按著哭聲尋去,自己會在這座禁地裡徹底迷路。

隻能強忍心中的疑惑,繼續往前。

就在她幾近絕望的時候,顧熙暖終於走了出來。

這是一座巨大的石台。

石台上有一把巨大的利劍,利劍劍鞘半開,劍尖朝上,彷彿要把天穹儘數捅破,還未靠近便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凶煞之氣充斥周圍。

利劍的正中間有九根碗口粗大的鐵鏈,由上而下傾瀉而來,每根鐵鏈上都有密密麻麻的符文,每一符文傳承千年,還是栩栩生輝,氣勢駭人。

顧熙暖有一種感覺。

這九根鐵鏈上的符文絕不簡單,因為符文不僅閃著金光,還會移動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