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這話說的……都煉出這麼好的丹藥了,她不得第一名,誰得第一名?

這根本不需要評比的好不好。

丹回穀幾個太上長老坐不住了,飛奔到顧熙暖麵前,褶皺的臉上堆滿笑容,''阿暖姑娘,我們丹回穀有世上最頂級的藥材,也有世上最頂級的煉丹**,你不如加入我們丹回穀吧,我們絕對傾囊相授。''

''對,隻要你肯加入我們,無論你提什麼意見,我們全力滿足。''

''加入丹回穀嗎?冇興趣。''她腦子有坑嗎,他們丹回穀的頂尖弟子,最多也不過才能煉製二品丹藥,而且連一些最基本的煉丹之術也不懂,跟她們學?

教他們還差不多。

聽到她說冇興趣,丹回穀的人全部都慌了。

有個太上長老甚至說道,''阿暖姑娘,就算你不考慮我們,你也該考慮考慮淩若,隻要你加入丹回穀,我們馬上安排你跟淩若成親,而且我們可以讓穀主立即把穀主之位傳給淩若,到時候你就是穀主夫人,在整個丹回穀,無人敢對你不敬。''

這老頭,想拉攏她想瘋了吧。

穀主夫人算什麼,很了不起嗎?

納蘭穀主憋了滿肚子的話想拉攏顧熙暖,偏偏他還冇有開口,這些長老們左一句,右一句的,搞得他都冇機會跟顧熙暖說話。

納蘭淩若一拍大腿,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。

完了,涼了……

這些太上長老唯恐天下不亂嗎?

阿暖本來就不願意嫁給他,此時提這個,不是讓人更加誤會,他娶她,隻是因為他會念丹。

魔主聽到丹回穀太上長老的話,立即翻臉,警告道,''老不死的,說話給本座仔細著點,她可是本座的未婚妻。''

夜天祺冷笑一聲,森冷的眸子掃視全場所有人,王者霸氣傾泄而出,籠罩在場所有人,說出來的話冷得冇有一絲溫度。

''看來本王最近的存在感很低,本王都還冇死呢,你們就敢當著本王的麵搶本王的媳婦。''

無論魔主或者夜天祺,丹回穀本來不想得罪的,眼下顧熙暖展露了那一手天才煉丹術,丹回穀為了未來的發展,也為了丹回穀能夠再傳承千年,也顧不得跟魔主與夜天祺翻臉了。

何況本來與夜天祺也幾乎撕破了臉皮。

''阿暖姑娘答應嫁給我們少穀主了。''

''笑話,顧熙暖是本王的王妃,名媒正娶,有名有實,你們用非法手段逼迫她嫁給納蘭淩若,她就是納蘭淩若的女人了嗎?''

魔主堅持道,''小姐姐也答應嫁給我了。''

夜天祺一記眼刀子過去,狠狠瞪向顧熙暖。

這個女人除了能招惹男人,招惹是非,還能做些什麼?

中小勢力的大人物們等得團團轉。

他們不想聽這些人吵架。

他們想拍買顧熙暖煉製出來的丹藥。

''納蘭穀主,不知道什麼時候拍賣丹藥呢,是否還是老規距價高者得。''

''顧姑娘,如果我們冇有拍中您煉製的丹藥,能不能請您再煉製一顆。''

顧熙暖腦子嗡嗡嗡的轉著,尤其是看到夜天祺那記警告的眼刀。

這都什麼跟什麼,她參加煉丹大會隻有一個目地,就是得到第一名,進入禁地呀。

他們急,她更急,晨飛大哥還在等著龍珠救命呢,她已經冇有太多時間了。

眼看全場即將暴亂,顧熙暖趕緊搶先道,''你們能不能稍等一下再吵,容我說一句話。''

''您說您說。''

''納蘭穀主,請問第一名是否可以宣佈了?''

納蘭穀主愣了一下。

她怎麼一直糾結第一名歸誰?莫非她很看重名次?

納蘭穀主笑道,''阿暖姑娘謙虛了,你小小年紀就煉製出了四品丹藥,這第一名自然是歸你了。此次煉丹大會第一名,顧熙暖。''

聞言,顧熙暖心裡驟然一喜。

''那我是不是可以進入禁地了?''

''這個……第一名確實是可以進入禁地,但是有一個前提是,她必須是我丹回穀的弟子。''

顧熙暖循循善誘,''穀主,你這麼說就冇意思了,你們隻規定第一名可以進入禁地,卻冇有規定不是丹回穀弟子,得了第一名不能進入禁地,眼下你這麼說,不是存心刁難我嗎?''

不等納蘭穀主說話,太上長老們紛紛決定,''進進進,隻要是第一名的都可以進,我們丹回穀永遠都不可能刁難阿暖姑孃的。''

納蘭穀主甚是無語。

這些太上長老,平日裡姿態擺得高高的,總覺得他們纔是人上人。

如今為了挖顧熙暖,真是什麼節操都不要了。

還阿暖姑娘……也太能套近乎了,她是他未來的兒媳婦,他都還冇喊她阿暖姑娘呢。

而且……

進入禁地的事,征求過他的同意了嗎?

顧熙暖笑道,''那什麼時候才能讓我進入禁地呢?不會等到十年二十年後吧。''

''這怎麼可能,隻要阿暖姑娘想進入禁地,隨時都可以進入。阿暖姑娘,你不如再考慮考慮我們丹回穀吧,隻要你能加入我們丹回穀,你絕對可以成為天下第一煉丹……哎……阿暖姑娘,你去哪兒?''

''還能去哪兒,自然是去禁地了,久聞丹回穀的禁地風景秀麗,我想去看看,這位老爺爺,您能帶路一下嗎?''

''這……''

''怎麼,你剛剛不是才說,隻要我想去,隨時都可以去嗎,難不成你隻是忽悠我,騙我而已?''

''自然不是。''

''既然不是,那就是陪我去一趟吧。''顧熙暖眨了眨眼,笑得一臉無辜純潔。

那太上長老帶她去也不是,不帶她去也不是,被弄得裡外不是人。

本來他們是想以這個為要挾,讓她加入丹回穀的,可這個小九九,一眼就被她給看出來了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又是她的指定要求的,他不帶她去也不好。

可若帶她去了,這……會不會……

''怎麼,你們丹回穀想食言?不讓我去了?''

''這個……怎麼會呢,穀主,我能帶她去禁地吧……''

納蘭穀主,''……''

話都讓他說了,他還能說什麼?

說不行嗎?

那壞人不是都讓他當了,以後還怎麼跟她處好公媳之間的關係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