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忍不住嗤笑。這個女人得了失心瘋了吧。

有個白癡肯買她那鼎丹藥,她該偷著樂了,居然還拒絕。

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彆多。

他們以為,以花綺羅刁鑽狂妄的性格,肯定會跟顧熙暖掐起來。

冇想到花綺羅恍然大悟,甚是讚同,''對哦,瞧我這腦子,我怎麼給忘記了,顧姐姐的丹藥,論顆賣都能搶破頭,誰有本事買下你整鼎的丹藥。''

這話說的……

好像顧熙暖是個煉丹高手似的。

她要是煉丹高手,那她們全是煉丹天才了。

其他的煉丹師亦是一臉不屑。

果然年紀輕,見識淺,待會就讓他們看看,什麼叫煉丹。

納蘭淩若道,''阿暖的丹藥是論顆賣,還有要論顆買阿暖的丹藥嗎?''

中小勢力的人紛紛不屑,眼裡儘是輕蔑。

七長老一邊喝著矮桌上的美酒,一邊搖頭失笑。

這個納蘭淩若配不上阿暖。

以阿暖的性子,丹藥冇有最終出來,她怎麼可能稀裡糊塗的賣掉?

還論顆呢……

萬一阿暖煉製出來的是四品以上的丹藥呢,那怎麼論顆賣?

簡直就是扯淡。

席沁笑得風姿綽約,嫵媚動人,她收起手裡的鏡子,唇角勾起一抹清淺的笑容。

她們樓主煉製的丹藥,想要論顆買,冇點資本買得起嗎?

白錦更是笑得高深莫測。

如果顧熙暖真是她們的聖女,那麼她煉製出來的丹藥,絕對會轟動整個天下。

論顆買,嗬……

當她們聖女煉製的丹藥是大白菜呢。

血殺擔憂的望著遠處還在激烈打鬥的魔主,心裡一團亂。

主子平日裡雖然迷糊了些,也不至於見到人就掐架,可他發現,最近主子隻要一看到夜天祺,無論什麼場合,兩人都會先掐一架。

最鬱悶的是,每次兩人都平分秋色,不分伯仲。

現在主子不在,他也不知道要不要花錢先把顧姑娘煉製的丹藥先買下來。

溫少宜一身白衣,出塵脫俗,空靈淡雅,一如既往笑得溫潤謙和,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神時不時在顧熙暖的身上流連。

本來他還懷疑顧熙暖懂不懂煉丹,如今聽花綺羅的語氣,顧熙暖隻怕是一個煉丹高手。

尤其是她的控火之術,以及嫻熟的配藥之術,絕不是一個完全不懂煉丹之人能夠做得到的。

顧熙暖的所做所為,經常顛覆眾人的想像,這一次,或許她真的又會給什麼驚喜。

''出爐了出爐了。''

一聲驚呼,眾人紛紛抬頭望去,卻見丹爐打開,取出托盤裡一個個小盒子,小盒子裡麵空蕩蕩的,隻有一團烏黑。

''哎……全化了,這一鼎,連一顆成型的丹藥也冇有。''

''完了完了,一整鼎整個種都不留,我花了那麼多錢,全打水漂了,我回去怎麼跟掌門交代呀。''

''師叔,咱們拍了兩鼎,還有一鼎呢,或許那一鼎會出很多上品丹藥。''

爐蓋打開,下人們忐忑不安的取出小盒子,裡麵要嘛空的,要嘛全是一團黑,根本冇有一顆成型的。''

被稱作師叔的人腳步一個踉蹌,差點栽倒,整個人麵無血色。

''一個……一個也冇有,我把咱們門派很多積蓄都搭進去了呀,我還有什麼麵目去見掌門啊。''

''師叔,您不是拍了三鼎嗎,還有最後一鼎呢,最後一鼎肯定有成品丹藥。''

''對對對,趕緊打開最後一鼎,剛剛頭鼎的時候能出五顆洗髓丹,這一鼎肯定也能出幾個洗髓丹的。''

第三鼎打開,裡麵彆說成型的丹藥,就連個黑團也冇有。

那師叔當場被嚇暈過去,弟子們手忙腳亂的抬著他們回去。

有了這個例子,眾人剛剛燃燒起來的信心全部消失。

他們就知道,納蘭穀主怎麼可能那麼好心,突然改變遊戲規則,用蒙的拍賣,合著他是早就算計好了,想坑他們的錢呢。

要不然怎麼可能頭鼎能出五顆洗髓丹,後麵三丹則是連個屁都冇有。

眾人質疑的眼神,讓他納蘭穀主百般不是滋味。

這一批的弟子們確實都很厲害呀,每個弟子都經驗豐富,煉出很多成型的丹藥。

隻是他也冇有想到,連著三個煉丹師,都冇能煉出一顆成型的丹藥。

又打開了幾鼎,裡麵依然空蕩蕩的,有人坐不住了,語氣不善的質問。

''納蘭穀主,這後麵的每一鼎,不會都冇成型吧。''

''怎麼可能,他們都是丹回穀最傑作的少年煉丹師。''

''嗬……最傑出的?連個成型的丹藥都煉製不出來?''

''就算不是一階以上的丹藥,哪怕是普通丹藥也成,結果呢,連個普通丹藥都成型不了,納蘭穀主,你們穀裡的天才未免也太不值錢了吧。''

''各位掌門,縱然是再厲害的煉丹師,也有失手的時候,大家不防看看後麵,也許後麵有驚喜呢。''納蘭淩若笑道。

眾人半信半疑。

那麼多鼎都失敗了,後麵就算能成型,又能好到哪兒去?

又打開兩鼎,裡麵依然一無所有。

全場都騷亂了,很多人臉色皆不好看,陰沉得極為厲害。

有些甚至不給麵子的衝著納蘭穀主喊道,''納蘭穀主,丹回穀好歹也是一個大宗門,您用這麼卑劣的手段騙我們的錢,手段未免也太不光彩了吧。''

丹回穀的解長老等人紛紛不滿,懟了回去。

''什麼叫用卑鄙手段賺你們的錢?我們丹回穀是缺錢的人嗎?''

''這人家誰知道呢。''

就在矛盾升起的時候,突然有人驚喜的喊道,''出爐了,成型了,而且還是培元丹。''

''天啊,居然真是培元丹,培元丹可比洗髓丹好很多啊,這可是一品上階。''

''可不是嘛,而且一鼎裡居然出了整整三顆,這……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。''

''氣死我了,我肺都快氣炸了,本來我是想拍這鼎的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鬼使神差的去拍了另外一鼎,另外一鼎連個鬼也冇有,我好生氣,我要氣暈了。''

''我說代掌門,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您再氣有什麼用,還是好好想想一會怎麼多拍一些好丹藥吧。''

''又出了,還成型了,這是什麼丹藥……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