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納蘭穀主怕眾人再起爭執,趕緊勸道,''這隻是第一批的開胃菜,一會我們丹回穀的長老會再次當眾煉丹,所煉出的丹藥,會進行拍賣,價高者得。''

全場議論紛紛。

''我就說嘛,丹回穀這次聲勢浩大的搞了一個什麼丹藥共賞大會,怎麼可能隻是讓我們來看一些小輩小打小鬨,原來重頭戲在後頭呢。''

''丹回穀的長老都是煉丹高手,整個天下基本無人比肩,他們已經鮮少親自煉製丹藥了,一旦他們出馬,這次肯定能夠出很多的丹藥。''

''那可不是。哎,這次丹回穀總算冇白來。''

''就算被幾位蓋世強者嚇到,也值得了。''

話才落,隔絕大陣又晃了幾晃,嚇得他們心裡再次一震。

''納蘭穀主,不知這五顆洗髓丹現在是如何處置?若是這五顆洗髓丹想出的話,不如賣給我們吧。''

''你們千裡迢迢來到我們丹回穀,舟車勞頓,還要讓你們……嗯……擔驚受怕,老夫心裡甚是愧疚。''

納蘭穀主說著,抬頭往上方一看,天焚族與玉族的人不知道打到哪兒去了,夜天祺與魔主依然打得難捨難分。

眾人都不是傻子,一下子就明白納蘭穀主所說愧疚是什麼意思了。

納蘭穀主接著道,''所以,這五顆洗髓丹便擊鼓傳花,傳到哪兒,便由誰所得,權當丹回穀給各位賠罪了。''

中小勢力的人喜不自勝。

這樣更好,萬一花傳到他們手裡,他們還可以免費白得一顆洗髓丹。

丹回穀弟子開始擊鼓,由天焚族與玉族為首,兩邊同時進行擊鼓傳花。

''咚咚咚……''

兩朵花傳到不同的兩箇中小勢力手裡,把他們興奮的大笑不停。

顧熙暖隻覺得悲哀,這些人啊,一顆小小的洗髓丹就能樂成這樣,不知道該說可悲還是可笑。

那些洗髓丹送給她,她都覺得礙地方。

''咚咚咚……''

第三朵花傳了一圈後,傳到了花綺羅手裡。

花綺羅有些嫌棄的道,''不就是一顆洗髓丹嘛,塞牙縫都不夠,能乾些什麼?''

第四朵花傳到地獄穀的手裡,地獄穀臉上還掛著璀璨的微笑,一直跟邊上的各大門派炫耀,冷不防花綺羅那句話出來,地獄穀的人都很尷尬,隻能訕訕笑了,拿著洗髓丹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
他們得了一顆洗髓丹就高興成這樣,偏偏冰族的人不屑一顧,兩相對比起來,搞得好像他們地獄穀很寒酸似的。

眾人紛紛羨慕的看向冰族。

得了便宜還賣乖,洗髓丹可是能讓武道九層的進入一階,在外麵即便有錢也很難買到的。

冰族到底是世家大族,連洗髓丹也看不上。

卻見花綺羅往後一扔,態度慵懶散漫,渾然不把洗髓丹當回事,隻是拍拍手,饒有興趣的看著顧熙暖煉丹。

坐在花綺羅後麵的人,不少門派弟子紛紛跑去搶。

就連一派之主也想去,隻是礙於身份,不好意思前去跟弟子哄搶罷了。

白錦一邊喝茶,一邊提醒,''小綺兒,這是丹回穀,切莫任性。''

花綺羅扮了一個鬼臉,笑道,''好嘛好嘛,綺羅知道了,我乖乖看著比賽就是。''

花綺羅這麼一搞,納蘭穀主臉上有些掛不住,第五顆髓洗丹傳也不是,不傳也不是。

納蘭淩若使了一個眼色,擊鼓的人瞬間會意,鼓聲咚咚咚的敲了起來。

眾人眼巴巴的想著花傳到自己眼前的時候,鼓聲停掉。

偏偏他們想要的人得不到。

不想要的人卻再次得到了那朵紅花。

花綺羅望著自己手裡的那朵花,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天真道,''納蘭穀主,我看起來很寒酸嗎?''

''呃……冰族是隱世大族,誰敢說你們寒酸?''

''那你們乾嘛總把紅花傳給我?我不缺洗髓丹啊。''

納蘭淩若撫額,瞪了擊鼓的人一眼。

擊鼓的人甚是委屈,他隻是隨便擊的,真冇想到鼓聲停下的時候,紅花傳到冰族手裡。

白錦抱拳,笑得優雅大方,冷豔脫俗,''白錦代綺羅謝過納蘭穀主,納蘭穀主有心了。''

''嗬嗬……不客氣。''

花綺羅烏溜溜的大眼睛裡充滿了疑惑,壓低聲音問道,''白錦姐姐,可是我們要洗髓丹做什麼,我們冰族的洗髓丹堆得都冇地兒放了呀。''

她聲音雖小,在場的人都是高手,自然也都聽到了她的話。

眾人倒抽一口涼氣。

洗髓丹堆得都冇地方放了?

真的假的?

那可是洗髓丹,多少大門大派都想得到的。

如果她說的是真的,冰族得多豪啊?

這牛皮太大了,眾人幾乎都不相信。

唯有玉族,天焚族,天下第一樓,魔族等人用探究的眼神思考著花綺羅的話。

冰族……

難道冰族也有頂尖的煉丹師?

白錦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瞪了花綺羅一眼。

花綺羅懊惱的捂住嘴巴。

來演武場之前,白姐姐千交代萬囑咐,讓她不要亂說話,她一急又給忘記了。

眼看眾人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,花綺羅將洗髓丹隨手一扔,乖巧的看著煉丹師煉丹,絕口不再說話。

眾人又是一頓哄搶。

各大勢力紛紛睜大眼睛,爭相拍買還未出爐的爐鼎。

不少鼎都拍出了天價,唯有顧熙暖的無人問津。

花綺羅一拍桌子,怒道,''這些人什麼眼光,怎麼就冇有人買顧姐姐煉製的那一鼎呢,他們眼睛都瞎了嗎?''

她嗓門一向都大,這句話更是把全場的人都給罵了進去。

席沁捂嘴嫵媚的笑道,''白聖使,你家綺羅小妹妹還真是率真可愛,讓人看了都開心。''

本來有人想對花綺羅發難。

看到天下第一樓跟他們關係又好,隻能強忍著不滿。

太囂張,太狂妄了,就算冰族勢力再大,也不能這樣汙辱人吧。

花綺羅豪情萬丈的說道,''顧姐姐,他們不買你的丹藥,我買,你說我多少錢買合適呢?要不,你開個價,無論你說多少,我都買。''

顧熙暖連正眼都冇看她一眼,懶懶道,''隻怕你買不起呀。''

''笑話,我們冰族有什麼是買不起的,你隻管開就好了。''

''不賣,再多都不賣。''

''啊……可是他們的都有人買了。''

''我的丹藥,不論鼎賣,隻論顆賣,等出爐再說吧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