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隆……

因為六長老的加入,天空都震了幾震。

天焚族的其他弟子也想加入戰場,溫少宜修長的手一擺,示意他們不可妄動。

旁邊有人議論道,''這天焚族跟玉族是不是有什麼仇怨呀,怎麼一見麵就打?''

''這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……''

聽到天焚族三個字,七長老立即酒醒。

''天焚族?天焚族在哪兒?''

七長老猛地抬頭,印入眼簾的是戴著蝴蝶麵具,溫潤如玉的溫少宜。

''哈,果然是天焚族的小雜碎。''

''你這個糟老頭子,你敢對我們少主無理。''

''小雜種,冇人教你尊老愛幼嗎?''

七長老環目掃了一圈演武場,在正在廝殺的六長老,百草長老,司空副族長,以及顧熙暖的身上停留了些許時間,這才玩笑不恭的說道。

''你為老不尊,也配得到我們的尊重,笑話。''

''啪啪啪……''

隻聽幾個巴掌清晰的響徹在演武場上,天焚族開口懟七長老的弟子臉上已然被扇了十幾巴掌,若非溫少宜看不下去,及時阻止,隻怕那弟子的臉都要被打爛。

饒是如此,他的牙齒也被打落了幾顆,可想而知,七長老下手有多重了。

不少人都震撼了。

他們都是高手,可他們竟然冇有看到七長老是如何出手的。

隻怕這七長老的武功,比起六長老要高上許多的吧。

七長老態度瀟脫不羈,雖在罵著天焚族的那位弟子,眼睛卻緊盯溫少宜。

''小雜種,平時缺德的事少做,免得哪天小命就玩完了,還有,記得尊老愛幼哦,不然下次掉的可就不一定是牙齒了。''

全場寂靜。

這老頭,指桑罵愧呢?

溫少宜可是天焚族的少主,而且他武功高強,與夜天祺,魔主並駕齊驅。

基本可以說打遍當世無敵手的。

他如此也太不給溫少宜麵子了吧。

顧熙暖一邊煉丹,一邊關注著這裡的一切。

她目光森寒,如千年寒冰。

她跟天焚族早晚有一戰,可卻不是現在,現在最要緊的是得到第一名,進入禁地,拿到星形鑰匙,找到龍珠。

眾人以為溫少宜會震怒,冇想到他卻謙和有禮的抱拳,態度甚是恭敬,''七長老教訓的是,晚輩記下了。''

''少主……''

天焚族的人義憤填膺。

玉族如此羞辱人,直接殺了他們就好,何必跟他們客套。

偏偏溫少宜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,隻是坐在他的位置上喝茶品茗,靜看煉丹師們煉丹。

七長老本來還想找點茬,看到溫少宜謙順的模樣,再看他們的族長顧熙暖一心煉丹,不管他們的閒事。

七長老想到他們查到的資訊,丹回穀的禁地有可以找到龍珠的星形鑰匙。

他壓下所有的不滿,尋了一個位置坐下。

他是好酒的,然而有天焚族在,縱然再好的美酒,他也喝不去了。

納蘭穀主鬆了口氣。

終於消停了。

這場丹藥共賞大會舉辦的還真是不容易。

''砰……''

地麵忽然被砸了一個巨大的深坑,足足有一米多深,也不知道是夜天祺與魔主留下的,還是天焚族與玉族留下的。

''砰砰砰……''

地麵又被砸了幾個深坑,每個坑依然足足都有一米多深。

遠處的雕梁畫棟的屋頂更是被連連掀飛,連殿門口的巨獅也在他們的掌力下化為粉末。

這是切磋武藝嗎?

這分明就是生死博殺好不好?

花綺羅扯了扯白錦的袖子,撐著下巴問道,''白錦姐姐,你說顧姐姐跟天焚族比較好,還是跟玉族比較好呢?''

白錦冇有說話,可看著天焚族的眼神,卻閃過一縷不善。

隻是這抹不善很快便消失了,快得讓人無法捕捉。

她語氣平淡,彷彿對此冇有絲毫興趣,''閒事勿管。''

''這怎麼會是閒事呢,顧姐姐跟哪邊關係比較好,綺羅就幫哪邊。''

''……''

白錦白了花綺羅一眼。

她是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們跟顧熙暖的關係嗎?

席沁懶散的拿起一麵小鏡子,照著臉上精緻的妝容,舉手投足間儘是渾然天成的嫵媚,她笑道,''納蘭穀主,丹回穀的丹藥共賞大會還是真是熱鬨,不僅可以欣賞到煉丹師如何煉丹,還可以欣賞到蓋世高手的巔峰對絕。''

納蘭穀主訕訕一笑,竟是無言以對。

他隻希望這些人手下留情一些,莫把他們丹回穀給拆了就好。

眾人看看正在煉丹的煉丹師們,又看看東北方向廝殺的夜天祺與魔主,再看看天焚族與玉族,隻覺得眼花繚亂。

這三處,無論哪一處都極為養眼,平日裡根本看不到的,他們恨不得全部儘攬眼中,不願錯過分毫。

隻是巔峰高手的對決太快了,快得他們根本看不清這些人是怎麼出招的。

''轟隆隆……''

隨著一座宮殿被催毀,納蘭穀主的心都快痛死了。

他怕這場戰鬥會殃及到其他人,隻能吩咐道,''來人,啟動隔絕大陣。''

所謂的隔絕大陣乃是在演武場的正中心設下一道屏障。

屏障外的一切武力都波及不到屏障裡的人。

這也是他們丹回穀的護穀大陣之一,一般不到丹回穀生死存亡之際,極少使用。

丹回穀也已經幾百年冇有用過了。

此次使用,竟然是怕他邀請來的人客人打得太凶殘,殃及到這裡的人。

說起來也著實可笑。

丹回穀的弟子依令,啟動陣法,在演武場的正中心佈下一塊透明的屏障。

陣法纔剛布上便有一團巨大的火球咻的一聲狠狠砸下。

火球很大,足足有一米大,攜著雷火之力。

眾人大駭。

這火球殺氣滾滾,來勢洶洶,一要是被砸到,小命豈不是冇了。

有些膽子小的人連忙起身躲了起來。

全場亂成一團。

連花綺羅也驚了。

''我去,這威力也太大了吧,白錦姐姐,這人的武功不比你差呀。''

驚懼中,好在陣法隔絕了,不然火球不知道得砸死多少人。

''轟隆隆……轟隆隆……''

又有幾個火球狠狠砸下。

眾人的心直打顫。

有人語氣顫抖的問道,''納蘭穀主,這陣法牢固嗎?''

''牢固,足足可以抵擋七階高手的連翻攻擊,放心吧。''

話才落,陣法顫了一顫,彷彿要被撕破一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