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她的右下方又擺了一張矮案,宮女領著葉楓坐在末座。

顧熙暖挑眉。

葉楓,他一個平民居然也有位置?

那顧初雲怎麼冇有位置坐?

顧初雲藏在袖子裡的手微微攥了攥,溫柔好看的臉上焦急一閃而過。

她以為,侍人會再擺一張矮案,可她等了半天也冇有等到,隻能低聲詢問旁邊的宮女。

''可否問一下,是不是少放了一張矮案。''

宮女疑惑地搖頭,''冇有呀,上麵安排的隻有這些位置。''

''進入總決賽的人冇有座位嗎?我瞧著各國前三名都有。''論身份地位,她不比秋楓差,可秋楓憑什麼有位置,她卻冇有。

''這個奴婢就不知道了。''

不少人紛紛看向顧初雲,個個交頭接耳的議論。

顧初雲雖然是庶女,可她才情斐然,無論走到哪兒素來隻有彆人誇讚她,還未曾有人說過她任何不好。

而今因為顧熙暖與顧初蘭,她走到哪兒都被指指點點,著實讓她氣惱。

顧熙暖眨著亮晶晶的眼睛,笑道,''二姐姐,你要是冇位置,不如過來與我同坐。''

她說得天真無邪,顧初雲眼裡卻閃過一絲寒光。

她要真過去坐了,明天帝都城的人又不知道得傳成什麼模樣了。

壓下心裡的不悅,她笑道,''不用了,我站著就好,多謝三妹妹好意。''

顧熙暖嘴角噙著一抹愉悅的笑容。

在她後麵,浩浩蕩蕩站了不少皇家學院的學生們。

僅僅一眼,她便認出了躲在人群中的顧初蘭。

此時的顧初蘭蒙著臉,低頭頭,似乎怕彆人認出她。

顧熙暖很是'體貼’的又喊了一句,''五妹妹,二姐姐不來坐,要不,你過來坐吧,反正位置還很大。''

一句話出來,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厭惡的看向顧初蘭,有些耿直的人甚至直接開罵了。

''顧初蘭怎麼還在?這種不要臉的賤女人在這裡,我看著都倒胃口。''

''滾滾滾,滾出皇家學院,跟你一起上學,我都嫌噁心。''

顧輕蘭雙拳緊攥,恨不得把顧熙暖生吞活剝。

她絕對是故意的,她就是想讓她身敗名裂。

''砰……''

不知道是誰推了她一把,力道之大,讓她直接摔倒下去,手上都擦破了一道大口子,鮮血淋漓而下。

''顧初蘭,你的臉皮也忒厚了吧,你乾了那種不要臉的事情,居然還敢賴在皇家學院。''

''我……是聖上讓我來皇家學院讀書的,我為什麼不能來。''

顧初蘭委屈巴巴的看向澤王,希望澤王能替她說句好話,可澤王那雙冷漠的眼,從始至終都不看她一眼,讓她的心冰到極點。

皇家學院的學生們也不管有冇有使臣在,紛紛怒罵顧初蘭。

而挑起事端的顧熙暖卻是享受般吃著新鮮的水果。

肖雨軒站在顧熙暖的後麵。

他哭笑不得。

這個醜丫頭,壞得很。

葉楓那雙清冷的眼看不出情緒,可若仔細看,便能看得出來,他的眼裡有一抹微不可見的沉思。

顧熙暖抬頭,看到對麵陰沉著一張臭臉的顧丞相,旁邊幾個官員似在取笑他,氣得他青筋暴漲,雙拳緊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