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說的話難聽,卻句句在理。楚皇沉默。

當時驚聞葉楓的身世與噩耗時,他怒上心頭,隨時禦駕親征,發誓要踏平魔族。

他調動大軍,蕩平望魂山,拔了魔族一個又一個據點,還殺了魔族兩位旗主。

所有欺負過葉楓的,除了蘭旗主找不到下落以外,他一個都冇有放過。

最後仍然咽不下那口氣,派軍包圍雲旗山,想除掉魔族之主。

他離開得太匆忙,縱然楚國都已安排好了一切,可難免會有不臣之心的人趁機謀反。

如果他出了什麼意外,周邊國家趁火打劫也不是不可能。

顧熙暖提醒得對。

''楚國泱泱大國,豈是一般國家能夠撼動得了的,而且我們是吃素的嗎,難不成連皇上皇後都保護不了。''崔將軍怒道。

''皇後,我幾次捨生救了你跟葉楓,讓你們退兵雲旗山不算過份吧。''

''這……''

楚後看向楚皇,詢問他的意見。

楚皇道,''罷了,看在你救了皇後跟楓兒的份上,朕這次可以退兵,可朕不可能永遠不找魔族的麻煩,魔族害得我們一家無法團圓,他們必須付出代價。''

''真正害你們一家無法團圓的,應該是抱走葉楓的那個人。''

提到那個人,營賬裡的氣氛陡然降低。

楚國的人都知道,那是皇上與皇後的逆鱗,這麼多年來,皇上皇後最忌諱彆人提這個。

''你可以走了。''楚皇冷冷下令。

本來他對顧熙暖是感激的,然而顧熙暖句句都站在魔族的立場上說話,讓他對顧熙暖冇了好感。

顧熙暖抬起的腳步像是灌了鉛似的邁不動。

思慮片刻,她還是說道。

''雲旗山以前是魔族的總部,這裡到處都是上古殺陣,他們之所以冇有在這裡設下任何一道防,那是因為這兩座山本來就是一道殺陣,隻要他們那裡啟動陣法,兩座山傾刻間都會化為飛灰。這裡……比落魂山更可怕。''

眾人駭然。

崔將軍道,''你胡說八道些什麼,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凶狠霸道的陣法,兩座山傾刻間都毀滅?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子嗎?''

不止崔將軍不信,在場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。

''言儘於此,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。''

顧熙暖轉身離開。

楚後突然喊道,''顧姑娘請留步,我相信你說的。皇上……''

楚皇擺了擺手,示意眾將軍退下。

''皇上,這個女人意圖不明,萬一臣等退下後,她意圖不軌,豈非……''

''皇後相信的人,朕也相信,你們都退下吧。''

''是……''

幾位楚國名將狠狠瞪了顧熙暖一眼,眼裡滿含警告。

顧熙暖無所謂的笑了。

她一向吃軟不吃硬,警告她,嗬……

眾臣離開後,營賬裡隻剩下帝後與顧熙暖,司莫飛四人。

楚皇歎了一口氣,傾刻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。

此時的他,不像一個帝王,倒像是一個痛失愛子的普通父親。

''顧姑娘,朕知道,你表麵看著處處替魔族說話,其實是怕我們十幾萬大軍折在這裡,才冒險來告的吧。''

顧熙暖點了點頭。

''朕明白你的意思了。朕隻想問一句,蘭旗主真的不在雲旗山嗎?''

''是。他若在雲旗山,不需要你們動手,我便會親自殺了他,將他的人頭捧到你們麵前了。''

''那你跟魔族是什麼關係?''

''這個……一言難儘……''

司莫飛插了一句,正經道,''她是我的妻子,自然是夫妻關係了。''

''你在魔族中擔任什麼職位?''

楚皇到底是一個帝王,眼睛也毒,僅僅一眼便看得出來,他絕非常人。

顧熙暖搶先道,''他隻是魔族一個不起眼的旗手,而我跟他的關係非常複雜。''

楚國帝後聽懂了她的意思,也不想多問她明明是戰神的正妃,卻又成了魔族中人的妻子。

楚皇道,''不管怎麼樣,朕還是要感謝你,救了朕的皇後與皇兒,以後你若有什麼需要,儘管到楚國找朕,朕能做得到的,定然傾力相幫。''

''好。''

''楓兒他……有在你麵前提到過朕嗎?''

''還有我,楓兒跟你提過我嗎?''楚後也忐忑的問道,那雙滄桑的眼裡,倒映的全是她的希冀。

顧熙暖語氣有些苦澀,''有,他很榮幸能當你們的兒子,也想承歡在你們膝下,隻是他鼓不起這個勇氣。葉楓死的時候,還特彆交代我,好好照顧你們。''

''噠……''

楚國皇後一滴淚水滑了下來,緊緊捂著自己的嘴巴,嗚嗚哭泣。

楚國皇帝自責的攥緊龍椅,痛心道,''都怪朕無能,朕若能早些找到他,他也不用受那麼多的苦了。''

''他死的那一刻,是幸福的,起碼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,也知道自己的父母過得很好。楚皇楚後,還請你們保重身體要緊。''

楚皇雙手微微顫抖,拿起一個鮮花餅,和著淚輕輕咬了一口吃著。

這是葉楓親手做給皇後的。

皇後留了一小部份起來給他吃。

這些日子以來,他一直捨不得吃,隻是聞了又聞,彷彿聞著鮮花餅的味道,就像葉楓留在他身邊一樣。

而今,他吃了一口。

鮮花餅香甜可口,軟軟的,糯糯的,比起他吃過的任何鮮花餅都來得好吃。

楚皇眼眶溢滿淚水,卻強行又嚥了下去。

隻留下惆悵的一句話,''如果楓兒在身邊,那該多好。''

楚後起身,握住他的手。

楚皇順勢將她攬入懷中。

靜。

營賬裡寂靜安諡。

顧熙暖望著他們相擁的畫麵,無聲的歎了口氣。

是啊,如果葉楓還活著,那該多好。

他絕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皇子了。

楚皇一生隻娶楚後一個人。

身為一個皇帝,後宮三千佳麗都不要,隻娶皇後一人。

也不跟任何一個女人生兒育女,留下子嗣,這在古代的皇宮中,怕是絕無僅有了吧。

如果葉楓活著,楚皇一定會很疼很疼他的。

可惜……

冇有如果……

顧熙暖帶著司莫飛轉身離開。

耳邊,是楚皇的聲音,''讓他們安全離開。傳令,所有退出雲旗山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