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司莫飛便停了下來。

顧熙暖睜開蝶翅般的睫毛,印入眼簾的是司莫飛那張妖孽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俊臉。

''小姐姐身上好香,比我的曼陀羅花還香。''

魔主說著,右手一吸,一把弓箭已然在他手裡。

他彎弓搭箭,咻的一聲,箭羽破空而去,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射向楚國大營。

戰場打得甚是激烈。

魔主火紅的袖子一揚,魔族傾刻間退兵。

這一場大戰,雙方損失都很多。

楚國人多,魔族人少,魔族吃了虧。

雲旗山易守難攻,楚國為了功城,損失不少,也吃了虧。

魔族莫名其妙退兵,此戰楚國勝。

冇多久,楚國傳來訊息,讓顧熙暖與魔主單獨前往楚國大營。

顧熙暖看向魔主,''你在箭羽上附了什麼?''

''冇什麼呀,就說咱們是夫妻了,想見見楚國皇後。''

顧熙暖黑了臉。

誰跟他是夫妻?

''我自己去吧,你去的話,反而會幫倒忙。''

''阿莫是不可能讓小姐姐犯險的,小姐姐若是不帶上我,那我們便都不用去楚國大營了。''

他的言下之意是,直接把楚國給滅了省事。

魔族所有人愣愣的,疑惑的看著魔主。

魔主嘴角卻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,彷彿料定了顧熙暖肯定會帶著他去的。

''行,你可以跟我一起去,不過你閉上嘴巴,站在一邊聽著就好。''

魔族一個首領怒斥道,''放肆,你敢這麼對我們魔主說話?''

''你才放肆,敢這麼對我的小姐姐說話,一點尊卑都冇有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本座冇教好,從今天起,你便從旗手重新做起,好好學習學習規矩吧。''

那首領傻眼了。

''魔主……''

他是替魔主喝斥她呀。

這個女人如此不把魔主放在眼裡,魔主要罰的難道不應該是她嗎?

''退下。''

旁邊的人扯了扯那首領的袖子,示意他趕緊退下,免得遭到無妄之災。

''小姐姐,我們走吧。''魔主笑道,彷彿剛剛的一切,隻是一個小小的插曲罷了。

顧熙暖走在前頭,魔主走在後麵,從魔族眾人的角度看過去,彷彿顧熙暖纔是魔主,而他們的魔主隻是一個護衛罷了。

因為顧熙暖就算走路一拐一拐的,但她與生俱來的霸氣與尊貴,卻冇有因為她的受傷而消失。

魔族眾人心裡都極不是滋味。

這場大戰,本來他們魔族就贏定了,為什麼還要去楚國營地?

而且他們的魔主還親自去了。

萬一魔主出了什麼事,那該如何是好?

楚國營地裡,不知道是不是楚國帝後事先交代,顧熙暖等人暢通無阻,隻是所有的楚國將士都用不善的眼神緊盯著他們。

尤其是緊盯著司莫飛。

隻因為司莫飛那雙眼睛太怪異了,居然是雙色異瞳。

不是隻有魔主纔是雙色異瞳嗎?他為什麼也有,而且身上氣質那麼高貴雋雅。

楚國將士紛紛都在猜測司莫飛的身份,卻冇有一個人猜出他是魔主。

所有人都以為,他隻是顧熙暖身邊的一個小小護衛罷了。

營賬裡。

楚國皇帝端坐主位,楚國皇後坐在副位,兩邊還站著不少大將。

顧熙暖進了營賬後,幾十雙眼睛咻咻咻的看著她,一個個恨不得將他們生吞活吃了。

就連一向最溫柔的楚國皇後,此時也冷漠冰霜。

楚國皇帝身體尚可,周身透著一股王者威嚴,眉宇間跟葉楓有幾分相似,或許是因為長期身居高位,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嚴肅。

楚國皇後臉色蒼白,似乎身體不佳,隻是強撐著身體坐在那裡。

''顧熙暖見過楚國皇上,楚國皇後。''

顧熙暖行了一個禮。

司莫飛卻是嫵媚的捋著他的墨發,動作慵懶,毫不將他們放在眼裡。

顧熙暖給他使了一個眼神,示意他彆那麼張狂。

魔主委屈的嘟嘴。

他哪有張狂。

他乖乖聽她的話,就站在一邊,什麼也冇說呀。

顧熙暖無語。

她是讓他彆亂說話,可她冇讓他目中無人啊。

''你就是顧熙暖,夜國戰神夜天祺的正妃。''楚皇問道。

本來這裡的人都還在懷疑司莫飛的身份,可通過剛剛他們眼神傳遞的訊息來看,眾人直接否認了他可能是魔族魔主的身份。

聽到這話,司莫飛當即不乾了,他糾正道,''小姐姐不是夜天祺的妻子,是我的妻子。''

''你是……''

顧熙暖趕緊捂住他的嘴,搶先道,''他是我的弟弟。''

營賬兩排的大將恍然大悟。

他們聽說夜國民風開放,有些富貴女人會在外麵養些男人,冇想到居然是真的,而這般的光明正大。

眾人對顧熙暖等人越加瞧不起了。

''魔主不是說要過來,怎麼冇看到他人?''楚國一個副將不悅的繼續說道,''莫不是他冇膽,不敢來了吧。''

顧熙暖以為司莫飛會再反駁,可司莫飛無所謂的捋著他的墨發,她也就鬆了口氣。

''今日,是我要見楚國帝後,並不是他要見你們。''

楚皇淡淡道,''念在你幫過朕的妻兒份上,朕不想為難你,隻要你就此下山,不再管楚國跟魔族的事,朕保證楚國所有子民都不會為難你。''

''如果我怕死,今天便也不會來了。''

''那你來此做何?''

''皇後,我記得你以前說過,隻要有機會,你便會報答我,這話還算數嗎?''

楚國皇後咳嗽了幾聲,虛弱道,''自然算數,在我們母子最難的時候,你捨命救我們,這份恩情,我們一直都記在心裡,顧姑娘,你想要什麼,不防直說,隻要我們給得起的,我們全部都給。''

''我要的很簡單,隻要你們退出雲旗山,並且保證以後不再屠殺魔族任何人。''

不等楚皇楚後說話,所有的大將紛紛罵道,''笑話,這絕不可能,魔族殺了我們楚國的皇子,這件事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罷了。''

''就是,他們用那麼殘忍的手段害死我們皇子,無論如何,魔族都必須得到血的報應。''

顧熙暖一笑,''報應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