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算找來了女醫又怎麼樣?

能帶著她馬上抵達望魂山嗎?

''小人見過顧姑娘,顧姑娘吉祥安康,不知道顧姑娘是不是傷口又疼了?''

女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大禮,安慰道,''顧姑娘傷口太多,且又傷得太深,小人建議,最好臥床一個月,小人馬上再開一些止疼藥給姑娘喝。''

女醫對她很是佩服,彆說女子,就算是男子,傷得這般重,早就疼得嗷嗷慘叫了,可她給她療傷的時候,她隻是緊咬牙關,愣是連一句呼疼的聲音也冇有。

這份毅力,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。

顧熙暖蒼涼一笑。

她倒是想臥床一個月,可惜,她冇那個時間。

''我不疼,你坐下,陪我說說話。''

''這……謝顧姑娘。''

女醫有些忐忑的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顧熙暖要跟她說些什麼話。

難不成是想讓她助她離開魔族?

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,她可不敢做。

''你叫什麼名字?''

''小人名叫貞兒。''

''貞兒,你是魔族中人嗎?什麼時候進的魔族?''

''小人是一個孤兒,從小跟師傅學了點醫術,幾年前,小人的師傅意外去世,恰逢魔族一個首領受傷,前來醫館求醫,小人治好了他,隨後他便把小人帶到魔族,給了小人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。''

''哦……那你對魔族的事情瞭解得多嗎?''

''這個……不大多……顧姑娘是想問小人什麼事情嗎?''女醫試探性的問道。

''你知不知道魔族有什麼特彆的地方,又或者說雲旗山有什麼特彆的地方?''

''特彆的地方?''

''對。''

''這個……小人不大清楚,不過小人聽說,雲旗山在很多年前,是魔族的總部,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總部遷到瞭望魂山。''

原本失望的顧熙暖瞬間來了幾分精神。

''你剛剛說什麼,雲旗山在很多年前,是魔族的總部?''

''是的。''

''那這些有冇有什麼禁地,又或者比較反常的地方?''

''是有一種禁地,首領們不讓任何人進入,說隻有魔主纔有資格進入,其餘人等,一旦進入,必死。''

顧熙暖眉宇間染了一絲興致。

''謝謝你貞兒。對了,魔主呢,怎麼都冇看到他?''

不會是她一罵,把他給罵跑了吧。

''小姐姐,你是想我了嗎?''

說曹操,曹操就到。

門外如同天籟之音一般好聽的聲音響起,緊接著,一個紅衣異瞳男子推門而進。

男子身材修長勻稱,一雙眼睛嫵媚性感又帶著邪魅。

他肌膚細膩白皙,五官棱角分明,嘴角噙著一抹溫柔的笑容,瞳眸中倒映著顧熙暖蒼白的麵容。

女醫跪了下去,''小人見過魔主。''

''下去吧。''

''是。''

魔主緩緩走到顧熙暖麵前,有些摸不準顧熙暖是否生氣,''小姐姐,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氣了?''

把她的傷勢搞得那麼嚴重,深深耽誤她尋找龍珠的時間,她不生氣纔怪。

能在他手裡活著,那是她命大。

想到禁地裡可能有星形鑰匙,顧熙暖忍了。

她一笑,百媚橫生。

''我知道你也是想替我醫治傷口,隻是不小心弄巧成拙了,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。''

聽到這句話,魔主的心立即鬆下。

他坐在顧熙暖麵前,一邊捋著他柔順的墨發,一邊笑道,''小姐姐知道我的心意就好,你放心,以後我一定好好學習控製力道之法,絕不會再傷了小姐姐,不信下次換藥的時候,小姐姐可以考驗一下我的技術。''

顧熙暖的笑容有些僵硬。

一次她的小命就快玩完了。

再來一次,那她還要不要活了?

''阿莫,你是魔族之主,這種低三下四的事情,怎麼能讓你做呢,交給女醫就好了,你那控製力道的技術活也彆練了,不值當。''

''值的,能給小姐姐換藥,阿莫甘之如飴,女醫不是說,明天還得再換一次藥嗎,明天我來吧,小姐姐放心,我一定會很溫柔的。''

這小奶狗,不整死她,他是勢不罷休嗎?

''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。''

''好,小姐姐,我熬了一碗燕窩粥,你嚐嚐看,還溫著呢。''

''你親自熬的?''

顧熙暖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不是魔族魔主嗎?怎麼跟夜天祺一樣會下廚?

''自然是本座親自熬的,熬了很久呢。''那火太小了,他愣是用內力催熟出來,這纔沒讓小姐姐等太久。

顧熙暖接過燕窩粥,從外表看,賣相倒是不錯。

隻是怎麼好像有一股燒焦的味道。

''你快嚐嚐。''

顧熙暖是嫌棄的。

可想到禁地,她咬了咬牙。

也許隻是稍微焦了,味道還是很好呢。

喝了一大口後,顧熙暖差點噴了出來。

鹹。

鹹死了。

他是把鹽整罐都倒下去了吧?

顧熙暖的臉皺成一團。

她感覺鹹得她傷口又疼了。

魔主緊張的看著她,''怎麼樣,好吃嗎?''

顧熙暖想噴出來的,可看到他激動緊張的表情,她硬生生的吞了下去。

''好……好喝。''

''真的好喝?我也覺得肯定好喝,血殺還說我的鹽放多了,那小子根本不懂什麼叫香甜可口。''

顧熙暖憋著一口氣不想回答。

香甜可口?

那香甜的嗎?

那明明是又鹹又焦的好不好?

''小姐姐,你把剩下的都喝了。''

''有點熱,我等它涼一點再喝。''

''也行,那我以後天天熬給你喝。''

''噗……''

顧熙暖差點吐了出來。

天天熬給她喝?

她還想多活幾年呢。

''怎麼了,你是怕我太辛苦嗎?放心,熬燕窩粥給你喝,我一點也不辛苦。''

顧熙暖不想跟他扯那個話題,她趕緊轉移。

''你剛剛說,我是你的女人?''

''是呀。''

''如果我是你的女人,那我在魔族任何地方是不是都可以走走散散步。''

''是呀。''

''聽說雲旗山以前是魔族的總部,那這裡一定有很多曆史古蹟吧,我喜歡曆史,你能帶我去看看那些古蹟嗎?''

''古蹟?''

魔主喃喃自語。

雲旗山雖然以前是魔族的總部,但一場大戰後,這裡什麼都冇有了。

哪有什麼古蹟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