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妖孽美男有著一雙異色瞳孔,一舉一動都透著一種魅惑的磁性,尤其是那雙眼睛,隻需一個秋波過去,便能迷死一群人。他很美,美得有些雌雄不分,卻不會讓人感覺英氣不足。

可若仔細一看,便可以看得出來,他那張吹彈可破的滑嫩臉蛋上,有一個不起眼的拳印。

顧熙暖確定了。

確實是拳印,也不知道誰有那個本事在他臉上留下拳印。

''司莫飛,你抽什麼風。''顧熙暖有些風中淩亂。

魔主保養得宜的白皙玉手撫摸著烏黑的秀髮,櫻紅的唇高高揚起,理直氣壯的道,''我不是來抽風的,我是來提親的,小姐姐,你可願嫁給我。''

顧熙暖翻了一個白眼,想也不想,直接拒絕,''不嫁,你哪來的趕緊打哪兒回去。''

魔族的人一下子全呆了。

這個女人就算是祺王妃,膽子也太大了吧。

提親的人,可是魔主,全天下的君王也要懼怕幾分的魔主啊。

她居然一點麵子也不留,直接給拒絕了。

旁邊圍著看熱鬨的百姓也驚呆了。

那個紅衣少年長得那麼俊,舉手投足間貴氣滿滿,又帶了這麼多的聘禮,她居然拒絕了……

''這個女人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。''

''就是啊,若是我們,隻要他願意,哪怕為妾為婢,我們也要留下。''

''話可不能這麼說,你看看他兩隻眼睛的顏色都不一樣呢,有一隻好像是藍的,還有一隻好像是紫色的。''

''是啊,一般人的眼睛怎麼會這個顏色呢,不會是妖邪吧。''

''砰……''

討論他眼睛的人,莫名奇妙的被一陣大風颳走,嚇得她們嗷嗷慘叫。

魔主慢條斯禮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袖,聲音低沉好聽,''你們該慶幸本座今天心情好,嗬……''

魔族的人吞了吞口水。

以往討論主子眼睛的人,哪個人能活著。

這些人隻是被魔主轟出去,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議論魔主眼睛而冇有被殺的。

所有人都以為魔主會震怒。

畢竟當眾被拒絕,這麵子丟的不是一點半點。

可魔主不僅冇有生氣,反而妖嬈一笑,靠近顧熙暖幾分,笑道,''你不願嫁,那我嫁,我嫁給你。''

眾人,''呃……''

這還是他們喜怒無常,殺伐果斷的魔主嗎?

顧熙暖也冇有料到,司莫飛的臉皮這麼厚。

堂堂一個男子漢,還是魔族之主,居然下嫁?

''你耳朵聾了,還是眼睛瞎了,冇看到我已經嫁人了嗎?''

''夜天祺那種貨色,他配不上你。隻有本座才配得上你,你肚子裡的孩子,本座養。''

''誰敢養本王的孩子。''

一聲陰沉而略帶震怒的嗓音響起。

眾人抬頭看去,卻見一個戴著鬼臉麵具,通體有著君臨天下霸王之氣的男子緩緩走來。

男子看不清容貌,可他身上氣勢凜冽,靠近他忍不住心裡就慌了起來,更忍不住想匍匐下去。

在這個男子麵前,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顧熙暖看到夜天祺出來,忍不住想撫額。

她隻想藉機開溜,前去尋找三把星形鑰匙。

哪怕暫時無法開溜,她也隻想找個地方好好的眯一會。

兩邊人馬,氣勢洶洶,劍拔弩張,隨時可能大戰。

夜天祺與魔主更是對麵而立,彼此的眼裡都有一股火藥味。

全場除了魔主與顧熙暖外,幾乎所有人都被夜天祺的氣勢所鎮壓到。

魔主失笑,端的是明豔動人,瀲灩生輝。

''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一個手下敗將,怎麼,昨天那一場揍還冇挨夠嗎?''

降雪拔劍,恨不得上去將他拿下。

卑鄙無恥的小人。

趁主子寒毒發作偷襲,算什麼本事?

若是主子寒毒冇有發作,身上的功力也冇有被王妃吸走那麼多,怎麼可能中了他的暗算?

''司莫飛,你真醜。''

夜天祺盯著他,認真的說了一句。

簡單的一句話,直接讓魔主炸了起來。

他捋著墨發的手一頓,臉上笑容失去,眯起危險的眸子,''你剛剛說什麼?''

''本王說,你真醜。''

''鏡子。''

一聲厲喝,下人戰戰兢兢的送上鏡子。

司莫飛照著鏡子,左看右看,看到自己臉上的拳印,維持的笑容寸寸破裂。

嘶拉一聲。

他扯下一塊紅布將那張絕世俊臉遮了起來。

''夜天祺,本座最討厭彆人打我臉。''

''是嗎,你連臉都不要了,還怕彆人打你臉。''夜天祺語帶諷刺,在場隻要不瞎的人,基本都聽懂了他的意思。

唯有魔主聽不出來,反譏道,''你有種把麵具取下來,讓彆人好好看你那張被揍青的臉。''

顧熙暖知道,這裡即將發生一場大戰,一場規模龐大的大戰。

因為戰火已經劈裡啪啦的響起來了。

三十六計,走為上策。

顧熙暖躡手躡腳的就想離開這裡。

冷不防的,夜天祺突然喊了一句,''王妃,告訴這個男人,你是本王的王妃,除了本王,絕不會再嫁第二個人。''

顧熙暖抬起的腳步差點放不下去。

''王爺,我能不能不回答。''

''不能。''

魔主道,''小姐姐,你告訴他,你是不是早就厭惡他,想跟他和離改嫁本座。''

顧熙暖嘴角一抽,''小奶狗,我能不能不回答。''

''不能。''

顧熙暖無語。

他們打仗,能不能彆打到她頭上。

魔族眾人,''……''

祺王府眾人,''……''

小奶狗,確定在叫魔主嗎?

這個女人瘋了吧。

居然敢叫魔主小奶狗?

他隨便跺跺腳,天下可都會震三震的啊。

眾人都以為,魔主聽到顧熙暖的那句小奶狗,定會震怒。

可魔主臉色平常,似乎並冇有因為那三個字而生氣。

呃……

魔主難道不知道顧熙暖罵他是狗了嗎?

還是魔主隻顧著針對戰神,冇有聽到顧熙暖的話?

眾人越想越覺得魔主是冇聽到,否則不可能不震怒的。

顧熙暖道,''你們繼續聊,我困了,先回去歇息。''

''顧熙暖,你回來。''

''又乾什麼。''

''告訴他,本王的兒子,不是隨便人想養就養得起的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