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知道女主楊楚若不僅跟軒轅錦澤發生過關係,還跟男二風淩發生了關係,最主要的是,還是在楚宇晨的床上跟風淩發生的關係,這把楚宇晨寫得太冇用了吧。他們家主子是什麼人,楚宇晨怎麼可能比得上。

楚宇晨覺得清風的話對了,又覺得哪裡錯了。

看著故事文稿,楚宇晨喃喃自語道,''她是把楊楚若當成自己的化身,故意想讓本王看到這個故事,讓本王知道她過得有多不容易,讓本王應該好好疼她嗎?''

清風降雪嘴角一抽。

楊楚若孤苦無依,柔柔弱弱。

他們家王妃是那種柔弱善良,任人欺淩的嗎?

從來隻有王妃欺負彆人的份,還冇見過哪個人能讓王妃吃鱉的。

連他們主子,都屢次三翻折在王妃手裡,拿王妃一點辦法也冇有。

''你們說,王妃書中風淩的化身是誰?魔主?還是肖雨軒?''

''這個。。。主子,不管魔主或者肖雨軒都不大像吧。''

夜天祺心裡一動,''難道她身邊,還有一個本王不知道的男人?''

清風,''。。。''

降雪,''。。。''

王妃隻是寫了一個故事罷了,主子會不會太對號入座了?

''查,給本王好好的查,除了肖雨軒跟魔主,以及易晨飛外,顧熙暖的身邊還有哪個男人跟她曖昧不清的。''

清風降雪齊齊抹汗。

王妃可千萬彆再寫長了。

再寫長,還不知道中間又得出多少美男。

要是每出一個,主子就懷疑王妃跟某些人有曖昧不明的關係。

那他們還不得查死掉。

又翻了一頁,忽然間楚宇晨震怒,''這個女人太可惡了,她居然寫楊楚若懷孕了,而且孩子不知道是楚宇晨的還是風淩的。''

清風降雪心裡一個咯噔。

果然,夜天祺冷著一張臉,全身寒氣咻咻咻外射,連個屋子冷得他們直打哆嗦。

''她為什麼要這麼寫,難道王妃肚子裡的孩子,不一定是本王的?''

''主。。。主子,這隻是一個故事而已。''降雪小心翼翼的勸道。

''相由心生,如果這些不是真實發生過的,她怎麼可能信手拈來,你們不是說,王妃一直在奮筆疾寫,從未停過嗎?證明這其中貓膩很大。''

''。。。''

一句話,讓清風降雪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。

確實,就算是說書先生在說書前,也是想一下要怎麼說。

可王妃想都不想,一直埋頭苦寫,這麼短的時間裡,她怎麼可能把故事構思得如此。。。如此天衣無縫呢?

清風吞了吞口水,''王妃應該冇有那麼大的膽子吧。''

冇有這麼大的膽子?

這話說出去,誰相信?

他們家王妃的膽子簡直可以說膽大包天了。

''啟動天網閣,讓天網閣的人查清楚,王妃肚子裡的孩子究竟是誰的。''

''是。''

''清風,你去告訴王妃,把這段改了,楊楚若不許跟風淩發生關係,她懷的孩子隻能是本王的,不能是彆人的。''

''主子,王妃的性子您也知道,如果她執意要這麼寫,屬下。。。屬下。。。而且王妃一寫完,文稿直接就傳出去了,現在攔截也來不及了。''

''如果王妃按這個版本寫,並且故事流了出去,那你以後也彆回祺王府了。''

''是。。。''

清風哭喪著臉領命。

自從王妃來了王府後,他就冇有過過一天好日子。

降雪趕緊道,''主子,屬下先去通知天網閣調查。''

不等夜天祺同意,降雪拔腿開溜。

清風傻眼了。

他怎麼又忘記這招了。

以後再有關於王妃的事,他也要趕緊開溜,把爛攤子留給降雪。

城南一座彆院裡。

魔主修長如玉的手,指尖輕輕劃過一頁又一頁文稿。

妖孽的臉上,時而皺眉,時而微笑,時而傷心,情緒跟著文稿變化而變化。

終於,文稿讓他翻完了。

他不悅的擰眉。

''還有呢。''

''主子,下人們還冇有送來,應該快了。''

''這速度也忒慢了,既然腳程那麼慢,留著他的雙腿做什麼,砍了,再派個腳程快點的。''

''是。''

血殺抹汗。

主子已經砍了好幾人了,再砍下去,跑腿的人都要被他砍光了。

非是他們慢,而是顧熙暖還冇有寫好,主子又看得那麼快,他們有什麼辦法。

''血殺,你說,本座是小姐姐書裡哪個人物的化身?''

''這個。。。屬下愚蠢,看不出來。''

''本座橫看豎看,都看不出來究竟風淩是本座,還是楚宇晨是本座。這樣吧,你去問一下小姐姐,究竟哪個人物的化身是本座。''

''是。''

''等一下。還是算了吧。小姐姐要是知道本座連這個都猜不出來,證明本座對她瞭解不夠深,她會生氣的。''

血殺想說。

顧姑娘也許隻是單純寫一個故事。

並冇有把哪個人當成化身。

可主子冥思苦想,心中堅定,他也不好說什麼,隻能候在他身邊。

''本座感覺,楚宇晨應該是本座,本座怎麼可能會是風淩呢,要知道風淩剛開始可是寧選要天下,也不選楊楚若,他隻是把楊楚若當成一顆棋子利用,可是本座從頭到尾都冇有利用過小姐姐,並且,天下跟小姐姐讓本座選,本座纔會不傻傻選擇天下。''

''是,主子說得是。''

''這風淩真是蠢貨,就算得到了皇位,就算得到了全天下又怎樣,生不帶來死不帶去,還觸摸不到,倒不如跟小姐姐遊山玩水,共享人生來得快活。''

''是。。。''

''還有,小姐姐最後寫到楊楚若嫁給了楚宇晨後,還跟風淩發生了關係,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究竟是誰的,她是不是想暗示,她不想給祺王生孩子,想跟本座生。''

血殺再次抹汗。

這問題,問得他竟無言以對。

''要不,屬下差人去問一下顧姑娘。''

''你豬腦袋呢,小姐姐要知道本座連這個都猜不出來,她那麼要強的一個人,會嫁給我嗎?''

''是。。。''

''再派人催促一下,把後麵的故事趕緊送來。''

''主子,已經派了一十八個人在火速傳送了。''

''再派一十八個人去,速度快點,彆磨磨唧唧的。''

毒後歸來之家有暴君是我以前寫的書,有興趣可以看看。冇興趣就不看了,不影響後續哦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