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訕訕一笑,''怎麼會呢,他們有妻室,有子嗣尚且都留在這裡讀書,我又冇子嗣,還有理由不好好學習。上官夫子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寫出最好最感動人心的故事。''

''如此最好,那本夫子拭目以待。''

''遵命,保證完成任務。''

上官楚收起白玉步搖,用一塊布蓋起,他能明顯感受到,顧熙暖眼裡帶著貪婪,帶著堅定,彷彿勢在必得。

他之所以會這麼做,一來是想把步搖送給顧熙暖,卻苦無理由。

二來,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寫出什麼動人肺腑的故事,是不是跟她的童年有關。

這節課,所有人都在埋頭苦思,想著要怎麼寫,才能感動人心。

尤其是顧初雲,這是他唯一一次接近上官楚的,她不想白白放棄。

顧熙暖提筆,幾乎冇有任何思考,一筆一畫不斷的寫著,彷彿肚子裡有無數的故事可以溢於紙上。

看到顧熙暖的表現,顧初雲更急了,可越急,她越是寫不好,腦子亂轟轟的。

''你們看,顧熙暖寫得也太快了吧。''

''就是啊,好像完全都不用想一樣,劈裡啪啦就寫了一大堆。''

''她該不會在亂塗亂寫吧,哪有人寫故事都不用想的,哪怕是水,也得想一想吧。''

''這誰知道呢,顧三小姐已經不是以前的草包顧三小姐了,也許她真的出口成章,出手成詩呢。''

''哎呀,我說你們管她做什麼,咱們也趕緊寫吧,免得被她占了頭籌。''

''也是,咱們趕緊寫吧寫吧。''

一節課下來。

鈴聲響起,宣告結束。

上官夫子道,''時間到,你們都寫得怎麼樣。''

''夫子,能不能再給一些時間,我還冇有寫完。''

''夫子,我也冇有寫完。''

''夫子,這時間太少了,不管怎麼寫,都無法吸引人心。''

''顧熙暖,你呢。''上官楚問向顧熙暖。

顧熙暖搖了搖頭,''時間確實少了一些,不過夫子不是說了嗎,有半個月的時間,你再給我一堂課的時間,我就可以寫好了。''

眾人寫的故事,全部分發出去。

所有人交叉著看。

眾人看到顧熙暖那個故事時,不由全部怔住了。

題目是,毒後歸來之家有暴君,第一章便是女主被慘虐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