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骨結分明的手輕輕敲著桌麵,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,好一會才問道,''歸雲峰是什麼地方?''

''回主子的話,歸雲峰就是天焚族的總部,但世人隻知道歸雲峰三個字,至於歸雲峰在哪兒,至今無人知曉。''

''所以,你們也不知道歸雲峰究竟是哪兒?''

''是,普天之下無人知曉,就像無人知道咱們玉族在哪兒一樣,屬下猜測,歸雲峰應該跟玉族一樣,被結界籠罩住了,所以世人無論怎麼查,也不可能查到歸雲峰的所在。''

其中一把星形鑰匙就在歸雲峰,歸雲峰再難找,也得找。

溫少宜是歸雲峰的少主,他總該知道歸雲峰在哪兒吧?

看來尋找歸雲峰還得找溫少宜。

''那丹回穀呢?''

''丹回穀也是一個隱世之地,知道入口的人極少,主子是要去丹回穀嗎?如果主子去丹回穀,屬下馬上讓人拿出地形圖,再派人暗中前往丹回穀。''

''也就是說,你們知道丹回穀的下落?''

''知道。''

顧熙暖長長撥出一口濁氣。

如此一來,丹回族與魔族這兩個地方就可以省事一些了。

''把丹回穀的事情說與我聽聽。''

''丹回穀以煉藥出名,不少世家貴族,為了求丹回穀一顆丹藥,經常傾家蕩產,還有人窮其一生都在尋找丹回穀入口,為的也隻是求一顆丹藥,能夠讓自己實力變強,或者挽救他們的親人。他們之所以避世,是老祖宗留下的規距,其他並冇有什麼。''

''所以跟我們玉族也冇有什麼恩怨糾葛?''

''冇有,不過這些年來不知道怎麼回事,丹回穀也一直在尋找龍珠,且與我們發生了不少矛盾,好幾次還打了起來,據屬下調查,丹回穀內部出現了一此分歧,有人建議入世,有人不願入世。''

''咚咚咚……''

外麵響起敲門聲,''三當家,戰神回來了,馬上就進來了。''

''知道了。''

顧熙暖將羅盤收入空間戒指,淡淡道,''都退下吧,最近除了尋找龍珠外,彆輕舉妄動,有事我會聯絡你們。''

''是。''

剛剛還滿屋子的人,眨眼間已經全部從密室離開了。

顧熙暖踢了踢清風的身子。

清風悠悠醒來,有些摸不著頭腦,''王妃,我怎麼會暈倒的?''

''你問我?我問誰,夜天祺讓你保護我,你就是這麼保護的?''

''這……''

''這什麼這,老實交代,你昨晚是不是出去尋花問柳了,今天纔打磕睡?''

''冤枉,我怎麼敢,我……''

''行了,廢什麼話,拍賣會都快結束了,鬱悶了都,整場拍賣會下來,也冇看到一樣順眼的東西,還什麼大型拍賣會,簡直夠坑。''

清風滿心疑惑。

他好好的,怎麼會突然昏倒,難不成又是王妃做了些什麼?

顧熙暖理直氣壯的道,''是啊,我是做了一些不得了的事,比如約會某個美男,你大可跟夜天祺告狀''

''……''

''不過告了後,你自己想清楚,你可是有責任的,王爺讓你保護我,你就是這麼保護的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