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那個戰神忒不是東西,他自己咽不下一口氣,想對付天焚族,卻把我們修羅門總部的位置透露給天焚族,引得天焚族無數高手齊上陣,對咱們修羅門,還好咱們修羅門剛好換了總部位置,門裡留下的人並不多,不然咱們非得損失慘重。''

小路白了金強一眼,''你這個大老粗,想的都是些什麼。如果我冇有猜測,應該是戰神查到咱們都撤出了總部,所以故意引天焚族的人到修羅門,他自己則埋伏好了一切,與咱們裡應外合,把天焚族的人全部一網打儘。''

''那也是他胡亂泄露修羅門總部的位置呀,這次天焚族是損失慘重,幾乎死傷殆儘,那萬一這一次,他冇有跟咱們裡應外合,咱們豈不是要大出血了?''

''咱們應該反思,堂堂修羅門總部的位置,竟然讓夜天祺查到了,連撤出總部的消失,也實被人查到了。''

小路此言出來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連金強也沉默了。

確實是他們大意了,被人查出總部所在,竟然還不知道,如果對方有滅他們之心,隻怕他們早就被滅了。

最恐怖的是,他們行事一向謹慎,至今不知道夜天祺是如何知道他們的行蹤的。

又或者……

天網閣,就是夜天祺的勢力之一?

''主子,屬下有過,屬下往後一定注意,絕不讓任何人知道修羅門總部的位置。''

''錯,應該讓他們知道。''

''啊……''

眾人一怔,不明白樓主什麼意思?

顧熙暖殷紅的嘴角揚起一抹算計的微笑,舉手投足間,霸氣凜然。

''經過上一次大戰,天焚族的人,想必也知道修羅門換了總部位置,隻是戰神利用修羅門圍剿他們罷了。那如果訊息再透露出去一次呢,你們覺得,天焚族是相信,又或者不相信?''

''這個可就難搞了,第一次上當受騙,第二次肯定想報複回來,但是萬一又是陷阱呢?可更大的可能,夜天祺已經用過此計了,斷然不可能再用一次,所以,天焚族有很大的可能,還是會試一下。''金強道。

''不是很大可能,而是一定會。''小路忽然深呼吸一口氣,有些震驚的看向顧熙暖,繼續說道。

''天焚族這次死了那麼多人,還被拔了那麼多勢力,加上跟修羅門仇深似海,隻要有一絲機會,他們都會試一試的。''

張雲嬌點點頭,''我也覺得天焚族的人會試一試,畢竟他們一直想屠儘我們修羅門,隻是苦於找不到修羅門的勢力所在罷了,這次雖然是吃了夜天祺的虧,可是之前天焚族也冇少吃咱們的虧,種種事情發生在一起,他們可能會把對夜天祺的恨,一併加諸在修羅門身上。''

顧熙暖滿意的看著他們。

跟聰明的人說話,就是輕鬆。

''知道該怎麼做了吧。''

''主子放心,我們一定會把訊息透露出去,且透露得讓他們摸不著頭腦,也定然會讓他們再大出血一次的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