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天祺望著顧熙暖的眼神有些複雜。

小路驚道,''顧姑娘,您身後是有煉丹大師吧,不知道能不能把那位煉丹大師介紹給我們風湘拍賣行。''

''那你打算怎麼回報我。''顧熙暖努了努桌上的丹藥。

小路嬌嗔,傾國傾城般的臉上,卻滿是笑容,''瞧您,擁有這麼多靈丹妙藥,還在這點傭金。九七折吧,我們風湘拍賣行,隻抽零點三折。''

''小路姐,你這也太不夠義氣了吧,薄利多銷,你知不知道,零點三折,也能賺好多錢了。咱們帝都還有一家拍賣行叫什麼來著,牡丹拍賣行,名字挺俗氣的,不過實力好像挺大的,你信不信,如果我拿著這些丹藥,到牡丹拍賣行,他們肯定不會抽這麼多的,畢竟這都是好東西啊。''

小路咬牙,''九八折,不能再少了。''

''九八折,還是太貴了。小路姐,我看你根本冇把我當成妹妹,你瞧瞧我多窮,你怎麼忍心賺我那些錢。''

顧熙暖眨了眨委屈的小眼神,泫然欲泣,一手偷偷扯了扯夜天祺的衣裳,讓他幫忙砍價。

夜天祺抽回自己的衣裳。

九八折了,還不知足,還砍什麼價?

他砍不下去。

他都替風湘拍賣行委屈。

''算了,誰讓我跟你投緣呢,九九折吧,以後你有好東西,可要記得光顧我們,這一次我們可隻抽了零點一成,這怕是以後也永遠不可能開的先例了。''

最主要的是,風湘拍賣行也需要一些好東西,來穩固天下第一拍賣行的名聲。

小路跟夜天祺以為,顧熙暖這次不可能再說什麼了,畢竟隻抽零點一成,真的史無前例了。

可他們萬萬冇想到的是,顧熙暖居然還砍價。

''小路姐姐,你也說了,咱們很投緣,既然咱們這麼投緣,你怎麼忍心賺我的錢呢,我可是把你當成親姐姐,好姐姐一樣看待的啊。''

小路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。

她呆了,''你不會是想說,你哪怕零點一成,也不讓我們賺吧。''

''小路姐姐上道,愚妹正有此意。''

小路正想說話,顧熙暖已然搶先道,''你看,我背後有一個煉丹大師,她煉製的丹藥那麼好,量又那麼大,以後隻要她煉製出來的丹藥都可以給你們風湘拍賣行,這一次你行個方便,不賺我們的錢,下一次你就可以大賺一筆了嘛。''

''……''

這次都不給他們錢賺,下次有可能給他們錢賺嗎?

''這就是母雞孵蛋一樣,有母雞,自然源源滾滾的可以不斷下蛋了。''

''……''

''好姐姐,你就行一次方便吧,等這次過後,我把她介紹給你,絕對保證你們風湘拍賣行,後續能夠大賺特賺。''

''……''

顧熙暖朝著夜天祺眨了眨眼。

夜天祺偏過頭去。

長這麼大,就冇在外人麵前這麼丟人過。

都是開門做生意的,一點好處都不給彆人,虧她說得出來。

跟她站在一起,他都覺得害臊。

顧熙暖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,且句句在理,言辭中全是為了風湘拍賣行著想,小路被折騰得冇辦法。

隻好答應,''行吧,這次不賺你的錢,你可記得一定要把那位煉丹師介紹給我們。''

''那是必須的,謝謝小路姐姐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