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天祺伸手,攔住小路柔媚無骨般的身子,讓她與顧熙暖保持距離。

小路嬌嗔道,''顧姑娘,瞧瞧您夫君,對您可真好,羨慕死小路了,什麼時候您也給小路介紹一打這樣的夫君。''

顧熙暖挑眉。

介紹一打夫君?

這不是現代用語嗎?小路怎麼也會說這話?

是湊巧,還是……?

顧熙暖越過夜天祺,朝著小路眨了眨媚眼,笑道,''小路姐姐,要不,我把我夫君送給你?''

''彆彆彆,小路還想多活幾年呢,這美色,我可無福消失。''

旁邊的人紛紛驚訝,那兩人戴麵具的人究竟是誰,居然能讓風湘賣行的當家小路如此另眼相待,還親自接待。

澤王也來了,他在雅間裡,將底下的一切都看在眼裡。

僅僅隻是第一眼,他便認出了顧熙暖,那風華絕代的身材,除了顧熙暖也冇有彆人了。

隻是身邊戴著麵具的男人,是祺王?

祺王一般戴的麵具不是鬼臉麵具?今天怎麼換了?

再看他完好無損的雙腿,以及霸氣尊貴的氣質,澤王心頭是滋味。

顧熙暖消失了那麼久,也不知道去了哪兒,如今卻突然出現在這裡?

難道她也是聽到訊息,風湘拍賣行有大型拍賣會,才聞訊過來的?

多日不見,她的眉宇間,似乎穩重多了,笑容也有了一絲蒼桑。

難不成,她在祺王府過得不好?

澤王想過去跟她打個招呼,腳步卻像灌了鉛似的邁不動。

顧初雲出來了,她眼神複雜深邃,也不知道有冇有認出顧熙暖。

能看得出來的便是,她的眼神比以前犀利了很多。

''兩位,這裡人多眼雜,不如隨我到三樓。''小路笑道。

''好啊。''顧熙暖一口答應。

也冇注意到,三樓一般是請外人進去的。

隻有風湘拍賣行的當家纔可以進去,可現在,他們卻請她們進去了。

拍賣行裡再一次震驚了。

''這兩人,莫不是比戰神王爺他們還有錢?居然讓小路親自領到三樓?''

''我看有可能,當時戰神王爺跟王妃,也冇有資格被請進三樓。''

''難不成是拍賣行的大老闆?''

''這不可能吧,風湘拍賣行的老闆,至今不是不知道是誰嗎?''

夜天祺不語,隻是跟著她們上了三樓。

心裡則不斷尋思風湘拍賣行把他們請進三樓有什麼含義。

顧初雲的眼裡閃過一絲嫉妒,強烈的嫉妒。

三樓雅間裡。

顧熙暖一邊品著香茶,一邊壞笑,''小路姐姐,這次你們有什麼好東西要拍賣啊,事先說明,東西一定要好哦,不好下次我可不來了。''

''瞧您說的,我們風湘拍賣行,要嘛不拍,拍了可都是精品,保管您喜歡。''

''是嗎,我有一些東西,你們拍賣行能幫忙拍出去嗎?''

''哦……什麼東西?''

不止小路,夜天祺也偏頭過去,想看看她手裡有什麼好東西。

夜天祺可冇忘記,第五顆龍珠,就是在她手裡弄丟的,雖然那顆龍珠基本落入玉族之手無疑了。

顧熙暖看了看夜天祺,似乎有所顧忌,不知道是不是想到夜天祺對她的好以及包容。

顧熙暖晃了晃手,從空間戒指裡取出一整桌的藥瓶。

藥瓶未開,屋子裡便散發著一股濃鬱的靈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