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太醫診一下,本王比較放心。''

''看到那些老頭,我就心煩,不想看。''顧熙暖將頭扭向一邊。

''好,那就不看了,如果你哪兒不舒服就說。''

''好,我現在餓了。''

''本王餵你喝粥。''

''好。''

候在一邊的下人紛紛傻眼了。

王爺前幾天不是還跟王妃大吵一架,他被王妃整得這麼慘,這才過了幾天,王爺又對王妃這麼好了?

他們以為,王妃炸了王府那麼多地方,連暖閣都給炸了,王爺是來找王妃算賬的。

冇想到……

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他們根本無法相信,堂堂戰神王爺,居然如此寵妻無度。

秋兒看著夜天祺一口一口溫柔的喂著顧熙暖,忍不住鬆了口氣。

還好王爺冇有生氣。小姐跟王爺應該是和好了吧。

''王爺,我前幾天那麼對你,你不生氣了嗎?''顧熙暖抬起清澈無辜的大眼睛,眨巴眨巴的看著他。

看到顧熙暖的眼神,夜天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。

他是生氣,可再多的氣,也不及失去她來得痛苦。

想到太醫說,她有心病,且心情很鬱結。

夜天祺猜測,是不是她後悔了,隻是抹不開麵子道歉,才用這種方式逼他現身。

如果是這樣,夜天祺心疼了。

''過去的事就算了,以後不可再胡鬨了。''

''好,我聽你的。''顧熙暖眼神微微一斂,把所有的想法儘皆掩藏在心底。

''你這些日子都煉了什麼丹藥,又或者有什麼奇遇,怎麼功力提升如此迅速?''

顧熙暖眼神一閃,不願聊起這個話題,''隨便煉了幾顆普通的丹藥罷了,我哪懂什麼煉丹術。至於功力提升,我也不清楚。''

夜天祺不是傻子,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她在逃避問題。

他提醒道,''欲速則不達,有時候功力提升太快,也不是什麼好事。''

顧熙暖垂眸,雙手緊緊握緊。

功力提升快嗎?

她感覺太慢了。

欲速則不達嗎?

她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,玉族的子民,還在等著她,等著她集齊七顆龍珠。

''王爺,上次風湘拍賣行不是說,還有一場拍賣會要舉行嗎?現在雖然已經過了時間,我還想再去看看,你能陪我去嗎?''

''風湘拍賣行取了拍賣,具體時間待定,所以那場拍賣會還冇有正式舉行。''

顧熙暖一喜。

直覺告訴她,風湘拍賣行拍出來的東西或許還有龍珠的下落。

而且她煉了那麼多丹藥,砸了那麼多錢,差點把自己的一條命都搭進去了,總要進去賺一筆錢來拍自己想要的東西吧。

她撒嬌道,''那你陪我去好不好?''

夜天祺本想拒絕,讓她好好在府裡養好身體,可話到嘴邊,卻變成了,''好。''

''謝謝王爺,你真好。''

顧熙暖冷不防的握住他的胳膊,將自己的臉蹭在她的胳膊上。

夜天祺心頭浮起一抹喜悅。

他喜歡顧熙暖依賴他的樣子。

''告訴我,你要羊皮古卷做什麼?我要聽實話。''

''就算我說了,你也不會送給我。''

顧熙暖的話纔剛剛落下,夜天祺已經拿出羊皮古卷放在她麵前。

''送給你。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