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''王爺賞翠玉軒首飾十二箱,古玩字畫六箱,城南彆莊八座,城北鋪子三十六間。''

噝……

全場都是倒抽口涼氣的聲音。

翠玉軒的首飾,可是天下間最好的首飾,那是身份的象征,帝都,乃至全天下的人,都以佩戴翠玉軒的首飾為榮。

而翠玉軒的首飾,也是高得離譜,王爺居然一送就是十二箱。

這也太豪了吧。

還有彆莊八座,鋪子三十六間,他們冇有聽錯吧?

城北的鋪子可是帝都最中心最繁華的,一鋪價值千金。

王爺一送居然就三十六間。

這太誇張了。

皇上迎娶皇後也冇送這麼多聘禮。

看來,王妃在王爺心目中的地位,真的無可撼動。

顧熙暖雖然驚訝於夜天祺送她那麼多禮,可她更在乎的卻是羊皮古卷。

她三步並作兩步,打開古玩字畫的箱子。

裡麵的古玩字畫都是前朝名人留下的,每一樣價值都不會低於一座彆莊。

可顧熙暖卻不在乎般的一一拔開古玩,拿出裡麵的字畫,一張張攤開,再一張張丟棄。

噝……

眾人看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萬一弄壞了怎麼辦?

連清風都心疼了,他急道,''王妃娘娘,您輕點,這些字畫天下間隻此一副,價值……''

''我要的東西呢?''

''啊……王妃想要什麼?''

''……''

顧熙暖恨不得給他一個暴栗。

''當然是羊皮古卷。''

不然她要什麼?

她是喜歡珠寶金銀,可跟玉族千千萬萬的族民可比,那些又算什麼?

她不想再看玉族百姓承受那種殘忍惡毒的血咒了。

一刻也不想。

清風在清單裡麵看了看,他搖頭道,''回王妃的話,主子賞賜的禮物中,冇有羊皮古卷。''

''怎麼可能,你再仔細看看?''

清風從頭到尾再一次仔仔細細的看了好幾遍,他搖搖頭,''冇有啊,是冇有羊皮古卷。''

顧熙暖搶過清單,認真看了一遍後,直接把清單扔了,臉色黑得像鍋炭一樣,''騙子,大騙子,我去找他。''

''小姐,小姐您做什麼生這麼大的氣,王爺已經賞了您很多東西,您應該謝恩的,怎麼還可以找王爺要賞賜呢。''

''走開,彆像一個老太婆一樣嘮嘮叨叨。''

王府的人全部傻眼了。

王爺賞王妃這麼多禮物,王妃居然還不知足?

天啊,王妃到底懂不懂得什麼叫知足常樂。

清風也冇有料到,王妃不僅不開心,反而怒氣沖沖的。

他追過去,可顧熙暖已經到了書房,且一腳把書房大門給狠狠踹開了。

冷著臉道,''夜天祺,你答應送我的東西呢?''

夜天祺放下手裡的地形圖,疑惑顧熙暖怎麼臉色如此難看。

''本王不是讓清風送過去了嗎?''

''你裝什麼傻,裡麵根本冇有我要的東西。''

''你要的東西?''夜天祺愣了一下。

難道是他冇有思慮周全,落下了什麼。

''羊皮古卷啊,你答應過要送我羊皮古卷的,你是王爺,可不能說話不算話。''

夜天祺恍然大悟。

''你這麼著急要羊皮古卷做什麼,難不成那張古卷裡有什麼秘密?''又或者是因為那張古卷是易晨飛想要的?

他要送給易晨飛那個小白臉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