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熙暖摸了摸下巴,好像還真是。

她訕訕一笑,''王爺,您不僅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,您也是夜國百姓的天,夜國百姓的守護戰神,心眼怎麼能這麼小呢,我這是真心誠意給您送水果呢,您不感激一下也就算了,怎麼還冤枉我,這些果子,我可是一顆顆親自洗過才送來的,瞧,我手都洗得起皺了。''

夜天祺看書的眼神,不經意間偷偷撇了過去。

可顧熙暖的手光光滑滑的,哪有半絲起皺的痕跡。

難道是他看太快了,冇看清?

''王爺,您就看在我那麼辛苦洗水果的份上,多少嘗一顆吧,來,你嚐嚐葡萄,很甜的。''

不等夜天祺回答,顧熙暖已經塞了一顆在他嘴裡,自己又摘了幾顆,調皮似的往空中一拋,再用自己的嘴接住。

''怎麼樣,甜吧。''

是挺甜的。

可是這些甜,也壓不住他心裡的火。

''來,再吃一顆。''

''顧熙暖,本王許你餵了嗎?''

''這裡又冇外人,裝什麼矜持。''

''你……''

顧熙暖忽然雙手合十,苦拉著一張臉,認錯道,''我錯了,王爺,以後冇有您的命令,我絕不往您嘴裡喂葡萄了,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,人家也隻不過是好心,想把最甜的葡萄分享給你嘛。''

即便明知道她是裝的,夜天祺還是看不得她那委屈巴巴的眼神。

尤其是她的那一句,想把最甜的葡萄分享給他。

夜天祺自己摘一顆葡萄,細細吃了起來。

顧熙暖見狀,趁機靠近他,賠笑道,''王爺,剛剛是我太沖動了,我不應該塞了那麼多女人給你,我保證以後絕不再犯,您消消氣。''

''知道錯了嗎?''

''知道了知道了,我錯得太離譜了。''

''錯在哪了?''夜天祺臉色稍稍好轉。

''錯在不應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給你塞美人。''

''還有呢。''夜天祺皺眉,嘴裡的葡萄忽然不甜了。

''還有,我以後隻會偷偷塞美人給你,絕對保證不會讓任何人知曉的。''

''砰……''夜天祺一拍桌子,臉色再次拉了起來。

顧熙暖莫名其妙被嚇了一跳,瞬間炸毛。

''夜天祺,你又抽什麼風?有病就趕緊去治。''

''你不把本王氣死,你是誓不罷休嗎?''混賬,她難道看不出,他隻對她感興趣嗎?

''現在是你在氣我,明著給你美人,你不要,暗著給你美人,你也不要,給你送個水果,你也生氣,那你想乾什麼?上天嗎?''

''本王隻想要你。''

說罷,夜天祺腰間一個用力,將顧熙暖撲倒,直接堵上她的嘴。

轟……

顧熙暖傻眼。

夜天祺也傻眼。

他們冇想到,再一次發生關密關係,是在這個時候。

顧熙暖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,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,''王爺,是不是隻要跟你發生了關係,你就會把羊皮古卷送給我。''

夜天祺蝶翅般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,至今反應不過來怎麼會親了顧熙暖。

顧熙暖卻以為他默認了。

她咬牙了。

罷了。

反正又不是跟一次跟他發生關係。

而且這個男人要身材有身材,要臉蛋有臉蛋,也不虧。

顧熙暖反守為攻,一邊抱著夜天祺,一邊加深纏綿熱文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