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是重點嗎?

重點是,他不離開書房,她怎麼找羊皮古卷?

眼看夜天祺動作熟練的收拾著書房,顧熙暖惆悵一歎,雙手撐著下巴,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的轉著。

''王爺,我睡不著,想在這裡賞會月,你先回去歇息吧。''

''那本王陪你賞月。''

''……''

夜天祺解下外披,體貼的披在她身上。

顧熙暖咬牙道,''王爺,你明天不用上朝嗎?''

''不上了,就陪你了。''

''這怎麼能行呢,如今夜國與華國大戰,你身為戰神,應該以國家為重,就算皇上再怎麼對不起你,你也得考慮考慮一下百姓是不是,我建議你趕緊回去歇息,明天好精神抖擻,容光煥發的去上朝。''

''放心吧,華國吞不了夜國。''夜天祺眼神一冷,很快又消失無蹤。

''所以你是故意讓皇上頭疼,到時候不得不來求你。''

''阿暖,國家大事,你不必管。''

誰願意管了。

有夜天祺跟肖老將軍在,華國能打得進來纔怪了。

''對了,肖老將軍跟肖雨軒他們呢?''

夜天祺身上的溫度冷了幾分,似乎不願談及這個話題,隻是隨口說了一句,''肖老將軍下獄的時候,肖雨軒不在府裡,如今在逃吧。''

這個女人,剛剛纔說自己不會再勾三搭四,拈花惹草,現在又想肖雨軒了。

''皇上不會拿肖老將軍怎麼樣吧?''

''若本王冇有猜錯,不出三日,皇上便會放出肖老將軍,以全家為威脅,要求肖老將軍出戰華國。''因為朝廷已無將可用。

那個安國公也不過是酒囊飯袋。

''哦……''

''你在外奔波那麼多天,想必也冇有好好歇息過,本王陪你回房歇息吧。''

''不用。''

''你一直推諉,莫不是……''

''王爺,您想哪兒去了,我隻是肚子餓了,您也知道,孕婦特彆容易餓。''

''想吃什麼,本王讓人去做。''

''下人做的我不想吃,我想吃王爺親自做的。''

門外的清風聽得直抹汗。

王爺親自做?

開什麼玩笑。

主子是什麼身份,怎麼可能做飯給她吃。

卻見夜天祺沉吟了一下,問道,''你想吃什麼。''

''魚粥,想吃魚粥,要你親自殺魚,親自煮,這樣纔有愛的味道,幸福的味道。''

''好,你在這裡等一下,本王馬上去煮。''夜天祺細細品味著那句,愛的味道,幸福的味道。

顧熙暖長長鬆了一口氣。

總算把這尊魔頭哄出去了。

''王爺,清風降雪兩人我看著忒討厭,讓他們也下去,我自己在這裡賞賞月,看看書,不想被這兩個傻缺打擾。''

清風降雪臉色難看。

他們哪裡傻了?

當他們喜歡伺候她呢。

而且……就算他們守在外麵,冇她的命令,也不可能去打擾她呀。

夜天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顧熙暖,下令讓清風降雪離開。

''乖乖等我,我很快回來。''

''快去吧快去吧。''晚些回來更好。

確定夜天祺離開後,顧熙暖長長撥出一口濁氣,開始在書房翻箱倒櫃的尋找著羊皮古卷。

,co

te

t_

um-